「台灣職業足球夢」之44 揭開日本女足傳奇故事(上)

·6 分鐘 (閱讀時間)

前言

要落實「台灣職業足球夢」,必須先承認現在我們的紮根,看似有點樣子卻虛有其表,而職業化卻存在著「假象」;國家隊在亞洲仍無力突破「基本門檻」,女足亞洲五強實力擋在我們前面,男足還無力衝破「亞洲20強」行列,我們憑啥向國人炫耀今天足球的驕傲?

 

本系列前16篇的前言,中華足協改組很快兩週年過去了,從國民政府遷台開拓足球發展逾70年了,發哥直指我們努力追趕未必要求遠取經,東亞鄰近最成功的日本足球崛起之道,足以讓我們翻身而起。因此第17篇開始,再揭「東瀛足球可怕秘笈」,發哥用心一篇篇切入揭開了日本足球今天成功之道,足為我們體育界不僅是足球,甚至也足為其他運動推展之借鏡,只要用心看肯虛心學習討教人家長處,道理盡在其中。

 

本系列隨疫情警戒也跟著暫休了三個月之後,現在開始恢復繼續連載:

 

揭開日本女足傳奇故事(上)

 

2011年7月18日在德國女足世界盃上,日本女足連克女足世界的歐美皇后德國及美國兩強,打破男、女足世界盃歐美壟斷的霸業,成為首支奪得冠軍的亞洲國家。她們神奇般幫助自己的祖國提前39年實現了奪取世界冠軍的大夢,也為世人揭開另一段日本女足的傳奇故事。

 

一、日本女足的成功來自對足球之熱愛

 

在世界女足奪冠之後,日本女足的別稱「大和撫子」開始在世界女子足壇中流行起來。「撫子」是一種耐旱花,生命力極強,也形容女性堅毅頑強的精神,如今,「撫子」開得燦爛、開得耀眼,以致於很難相信她們其實生長在一片貧瘠的土地上。

 

日本女足捧起了世界盃獎盃時,並沒有多少人瞭解,這群姑娘大多數都是業餘或是半職業球員,不少人甚至都要靠打工來維持生計。甚至奪冠的獎金也不到日本男足的十分之一,她們踢球的目的其實很簡單:愛足球。卻就是這份愛才讓她們有堅持的動力。

 

日本女足隊員輝煌背後,卻是生活拮据,她們參與足球,並非是為了錢而是單純的愛好,更是一種對足球的堅持執著。

 

日本專欄作家加藤嘉一在回憶日本青少年足球發展的時候曾經表示:絕大多數的孩子剛開始踢球時,其動力首先是為了鍛煉身體,培養毅力,學會與他人相處,並尋找學習之外的樂趣。孩子們不會被家長逼著踢球,而純粹出於自願。正如加藤所描述,現在已經成長為日本女足國腳的姑娘們,在她們小時候,也是因為對足球單純的熱愛,才走上這條道路的。

 

二、日本女足從敗在中華女將腳下成長

 

早在上個世紀的七十年代後期,日本女足開始投入亞洲競賽,但當年她們一直是中華女足的腳下敗將,在八十年代後期中國大陸女足強勢崛起,取代昔日中華木蘭女足在亞洲一姐的地位,也一直壓制著日本女足無法出頭,然而,「大和撫子」正是在兩岸華人女將腳下成長,蛻變成今天的兩岸女足一直攀不上去的女足世界頂峰。

 

中華木蘭女足與日本女足對陣始於1977年的亞洲女足賽,日本還不是我們的爭冠對手,0比7慘敗中華女足腳下,在那前後12年間的雙方交戰史上,中華連贏日本六場不敗,直到90年北京亞運才首次敗給日本後,有整整十年時間,我們未再贏過日本,在那十年裡唯有在爭取1991年女足世界盃資格時,與日本踢平外,其他各場均敗陣。

 

1989年中華女足隊從大洋洲重返亞洲賽場後,在亞洲女足壇除了當時新興的大陸女足外,其他的亞洲女足列強都還無法擊敗我們,但邁入90年代,日、韓已超前取勝我們,歷經整整十年的教訓,直到1999年亞洲盃那一回,新一批的中華女將終於雪恥成功,面對擁有澤穗希在陣的新日本隊,仍以2比0獲勝,因而重返了亞洲女足雙強地位。

 

在1999年那一年之前的十年裡,中華隊逢日本未能再贏球,幾次重要戰役均遭日本阻於亞洲三強內的希望,1998年亞運會如此,1997年亞洲女足賽也如此,並且雙方交手中華隊已連續七次均輸給日本,十年的陰霾壓得中華女將在國際戰場成績消沉,1999年那一戰的雪恥,大快中華女足。不過,木蘭戰績卻曇花一現,隨後又陷入長期敗在日本腳下的窘境,尤其在2008年的亞洲賽,更踢出歷來輸日本女足最慘的0比11難堪戰果。

 

1999年正值中國大陸女足的全盛時期,她們在那一年的的女足世界盃中,首次闖進冠軍決賽,與東道主美國踢平,最後飲恨在「PK戰」而屈居第二名,並且那一年中國大陸女足在亞洲盃創下「七連霸」,同時該隊連亞運在內正好奪第十個亞洲大賽冠軍。不過隨後中國女足也逐漸勢弱,因為北韓追上來取而代之,近幾年也被日本及澳洲女足超前。

 

如今看到日本女足稱后世界,在亞洲開展較早,並搶先風光前30年的兩岸女足隊,卻同陷低谷,中國大陸在2011年首次無緣女足世界盃,而中華木蘭軍更慘,別說想進軍世界盃大門,光是在亞洲地區競賽,繼2010年首次無緣踢進亞洲女足賽八強會內賽之後,2011年又在奧運女足亞洲會外賽的第一階段分組資格賽便出局。隨後繼續在2013年的亞女足資格賽以及2015年的亞洲區奧運會外賽,依然無緣踢進亞洲區的會內賽。

 

兩岸女足共同的缺陷,在於足運領導者只看短線,從不用心開發人才的養成,中國女足隊說只能從400人中挑國腳,而2011年帶中華木蘭隊被淘汰的教練朱文彬更說,我們只能從100人中選女國腳,而日本可從3萬人中挑女國腳,這只是最現實的一面而已,還有台灣的足球領導者一直沒有找出大企業長期養成女足隊,否則1999那一年抓住重返亞洲第二的契機,我們早在2003年那屆便可望成功再踢進女足世界盃的大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