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能封城嗎?來看看澳洲墨爾本是怎麼封的

·9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目前疫情進入社區感染階段,許多人認為應該要提升防疫強度,例如採取「封城」的作法來圍堵病毒。我想從一個在墨爾本(澳洲的維多利亞州)經歷過四次封城的人,來說說看我對台灣目前疫情的看法。

口罩和酒精防疫是不夠的

我相信台灣在過去一年半的成果,絕對是全世界有目共睹,但那份成果是建立在邊境防控上,而不是在應對社區感染上。我們必須承認,台灣在社區防疫出現破口,而這個破口並不容易解決,我因此不太看好台灣這次疫情大爆發的發展。就這一兩周的疫情發展來看,我個人認為,如果不走四級封城,現有的三級警戒要讓社區感染的數量降到個位數或零的難度非常高。原因很簡單,英國變種的傳染性真的很誇張,絕非口罩和酒精就能應對,而是需要整套應對措施才有辦法應付。甚至,台灣有時候對於口罩防疫的理解過於神話,以為戴上口罩就完全沒事,這使得很多人忽略口罩和酒精之外的防疫措施。加上台灣政府和人民應對社區防疫的經驗幾乎是零,這些因素都使得控制社區感染困難重重。

當然,我可以理解四級封城的經濟代價巨大,這或許是當前政府遲遲不肯進一步升級封城的原因。在台灣,很多人大概很難理解,四級封城到底會是怎麼樣子,這邊分享一下我在墨爾本的經驗。就個人來說,在四級封城的狀況下,只有四大理由可以出門(採買、運動、照護和特許的工作,這次則多了第五個打疫苗的理由能出門),出門一律戴口罩,出去也只能在五公里範圍內,運動不能超過一小時(這次由5/27開始實行的第四度封城則是延長到兩小時),採買只能一個人去。之前最嚴格的時候,晚上八點之後就宵禁(設置宵禁的目的是為了讓警力有休息的時間)。

四級封城的實況

四級封城之下,外面的店也只有超市、藥局和加油站可以營業,餐飲業只能做外帶和外送,零售店只能做"Click and Collect",也就是線上訂購,實體店門口領貨。大部分的店面是不允許開放的,所以,想當然爾,健身房、美容院和酒吧等店面也都是不能開(賣酒的算例外,我沒辦法理解為什麼州政府認為賣酒是算是一種基本需求產業)。

除非特殊情況允許,工廠大部分都是停工。所有公司都是能在家工作的就在家工作,只有非常少數的職位(例如管server或做實驗的),在特許情況下,會派人一周去幾趟公司工作。醫療體系方面,大醫院限制人員進出,基本上不能隨便進出,也沒有家屬陪伴這回事,很多手術都暫時停擺;診所的話,除了掛號後會先篩過,醫生也會視情況,除非真的需要見到病人,一律跟病人用電話或視訊看診,拿藥也是電子處方箋,自己去附近的藥局拿藥。學校方面,大學全面線上化,高中以下也是走網課;幼兒園的話,最嚴格的時候,只允許「前線工作人員」能夠把小孩子送過去。所以,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是天天跟小孩待在家裡。

英國變種的傳染性真的很誇張,絕非口罩和酒精就能應對。(湯森路透)

封城期間,我在墨爾本看到許多行業應對疫情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創意和彈性,但也看到更多苦苦掙扎的人。一旦進入四級封城,很多難題會立刻浮現:關店的租金該由誰來付?無法營業或開工的話,收入該怎麼辦?沒有收入的話,該怎麼付房租、房貸和日常花費?(澳洲的大學則是面臨另一個問題:國際學生都來不了,現金流卡住該怎麼辦?)

更不用說,一旦讓大量的人在家工作,市區辦公大樓馬上空蕩蕩。有些公司發現大家都可以在家工作,那何必繼續付那麼高昂的辦公室租金?去年,墨爾本不少公司不是退租就是減少出租空間。閒置的辦公空間不只代表周邊的商店生意受損,也代表收租金的地主或開發商的現金流立即出現問題,這連帶會影響銀行的資產和營運。

清零也不能避免再次感染

如果台灣真的走向四級封城,代表類似的狀況會跟著發生,那麼,這樣巨大的經濟代價是台灣政府和人民負擔的了得嗎?墨爾本去年有整整111天都處在四級封城的狀況,這使得維多利亞州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經濟代價,維州政府和聯邦政府也舉了非常多的債設法穩住經濟。事實上,也真的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和那麼大的代價,才把感染人數一路從每日的七百多降到零。即使去年有辦法把社區感染人數降到零,還是無法避免後續再次出現的社區感染,今年二月份也才面臨第三次的五天封城,以及上周四(5/27)才宣布的第四次七天封城。因為知道根除社區感染的困難,我也才會認為,現階段的三級警戒要讓感染數字在一兩個月內降下來,難度非常高;但我也知道,四級警戒不是隨便喊喊就可以要大家配合。

以現有的三級警戒,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內,我們很難看到感染人數降到個位數或零,最可能的情況,是感染人數持續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之餘,看大家能不能在三級封城中找到某種防疫和生活之間的平衡。如果不走四級封城,目前唯一的解法就是用時間換取疫苗施打率的提升,看能不能想辦法在最短時間讓八成人民打到疫苗。(這也代表疫苗普及之前的損失沒辦法避免)

在四級封城的狀況下,墨爾本只有採買、運動、照護和特許的工作四大理由可以出門。(湯森路透)

不論政府要不要決定封城,既然已經走到社區感染和社區防控,就政府層面來說,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社區防疫也勢必會演變成一場長期戰。

首先就是增加篩檢能量,現有的PCR篩檢人數、儀器和篩檢站都不足;相較之下,維州的醫院都是用機器跑PCR,一天能做的檢測量非常高,以5月29日的結果來說,過去24小時能檢測56,624人。

再來就是建立起接觸史(contact tracing),這部分我倒沒那麼擔心,畢竟台灣已經在做。

第三個就是重新審視現有的境外隔離機制,不要再讓境外感染源有進入社區的機會。畢竟這次之所以發生破口,是之前減少空服人員的隔離天數且有人不守規定而導致,這部分的政策是否也該重新審視和調整?尤其是在執行與防漏方面。

強化安養院和醫院的防疫機制

第四是強化安養院和醫院的防疫機制。醫護人員、老人和慢性疾病患者是疫情控制最重要卻也最脆弱的環節,越能穩住這些人,就越有機會控制住疫情。維州去年疫情最嚴峻的時刻,就是疫情進入安養院,導致大量老人染病而死亡。加上封城的緣故,許多親友無法見上家人的最後一面,甚至連喪禮都難以舉行。至於醫療體系的部分,如同我之前所說,澳洲的醫療體系在這一年半的變化很快,大部分的人都無法輕易進出醫院,醫生也紛紛走向視訊診療(Telehealth)跟電子處方箋(e-prescription)。台灣的視訊診療才剛起步,以台灣民眾對醫療體系的過度使用,視訊診療的拓展固然需要時間,如何讓民眾適應和接受視訊診療,則是另一項難題。

醫護人員、老人和慢性疾病患者是疫情控制最重要卻也最脆弱的環節,越能穩住這些人,就越有機會控制住疫情。(攝影:陳愷巨)

第五則是建立諮商機制。封城封久了真的會讓人封出病來,澳洲這邊已經有不少例子是封城加劇了心理健康的惡化,許多人因為各式原因,最終選擇自殺。如果台灣能提早注意到疫情帶來的心理健康衝擊,並做好應對措施,那麼我們或許能拯救更多可能消逝的生命。

第六,除了心理健康的照護,還需要持續注意家暴的問題。過去一年多來,維州因為封城的緣故,讓大家都待在家裡。待在家裡固然讓很多家庭增進彼此的感情,但也有些家庭在家封久了,看對方越來越不順眼,吵吵鬧鬧就算了,出手相向不在少數,家暴數量也因此比以往還多。如果台灣也得面臨長時間的警戒,類似問題可能會發生。

最終,如同我之前反覆所說,疫情既然已經進入社區,那麼所有人都是潛在的被感染者。既然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沒有必要驚慌害怕,也沒有必要把台灣想像成恐怖的病毒世界,至少疫苗已經上市,只要堅持下去,總是打的到。在打到疫苗之前,減少接觸、勤洗手、做好接觸史的追縱(contact tracing),在維持社交距離的前提,時刻照顧自己、關心他人。

※作者為墨爾本大學政治學博士,現旅居墨爾本

更多上報內容:

市民自主封城奏效!萬華疫情稍穩 柯文哲憂另11區潛在感染源

馬來西亞宣布6/1起「全國封城」 開齋節加上變種病毒讓疫情燒不完

【自主封城片】全國三級警戒首週末 台北現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