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花醬 飄香揚名國際|玫瑰綻放金彩|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南投埔里,有一座食用玫瑰園,因為這裡的玫瑰花開四季,所以取名「玫開四度」。農場主人章思廣和郭恩綺是一對夫妻檔,原本只想以玫瑰花為食材,開餐廳圓夢,沒想到竟然種了一整座的玫瑰花園。20年來他們不用農藥、化肥或除草劑,剛種玫瑰的前三年,因為不諳植物特性,甚至完全沒有收入,也堅持走在有機栽培這條路。在疫情紛擾的2021年,他們參加全球最盛大的「世界柑橘類果醬大賽」,以柑橘、玫瑰和焦糖的組合,贏得一金、一銀、四銅的好成績。知名麵包師傅吳寶春,也以埔里玫瑰花為素材,拿下2010年法國麵包比賽世界大賽的金牌,玫瑰花的美好滋味,人生苦盡甘來的體會,帶您一起來感受。

新聞片段(2010.3.10)吳寶春說:「參加在法國舉行的世界盃麵包大賽,他以彰化的荔枝乾,埔里的玫瑰花瓣,再添加原住民小米酒,製作米釀荔香麵包,勇奪個人賽冠軍。」新聞片段(2010.3.10)食用玫瑰園主人郭恩綺說:「寶春師傅其實他來的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因為那時候,我們兩個幾乎都在田裡面,他是有跟我們說,他要去比賽,我們也不知道,要去參加什麼比賽,只知道是國外的比賽。」食用玫瑰園主人章思廣說:「食蚜蠅幼蟲回來吃飯,我們每天早上都會來摘花,我們主要種植的玫瑰花,是比較偏水果香味的。」

2001年章思廣和太太郭恩綺,將全部財產投入食用玫瑰的種。章思廣說:「像這個裡面有害蟲,這個是叫木蜂。通常看到的話,基本都來不及了,你看這個花被蟲吃了。被它咬過的地方,跟我們人體的組織一樣,有點像結痂,結痂的纖維質部分不好吃,澀味會比較重。」

修剪枝條,整理花園等等的田間操作,每天事情太多,似乎永遠做不完。章思廣說:「考慮到你的眼力,你要下刀如果下錯了,可能就會影響到收成。」起心動念,是因為想以玫瑰,作為餐廳賣點。郭恩綺說:「我們是想回來開餐廳,所以種了玫瑰花,後來因為錢都燒在玫瑰上面,就沒有錢可以開餐廳。」

餐廳沒開成,反倒種了一整園的玫瑰花,一頭栽進來,一晃眼過了20年。郭恩綺說:「20年後我覺得比較厲害的,是應用的師傅們。後來就想說,我們也其實不用開餐廳了,因為已經很多師傅在用了,就是變相實現我們開餐廳的夢想。」章思廣說:「而且更多元化,比我們當初想的更多。」

兩個門外漢,因為不農業操作,也堅持不用農藥和化學肥料,務農過程吃足苦頭。郭恩綺說:「我跟我爸那時候,吵架吵得滿嚴重的,因為我們剛種的時候,種得不好,爸媽總是會擔心,像我媽就來幫我除草。」

郭恩綺說:「玫瑰園,一般人印象就是用了很重的農藥,你要用哪個點,去說服客人可以安全吃,所以我們那時候決定,不要用農藥。看人家種田好像很輕鬆,都在田埂上面,走來走去而已,也沒幹嘛的感覺。所以我想就是東西種下去,就會活得很好,結果沒有。」

開始當農夫的頭三年,完全零收入,也讓他們一度懷疑人生。郭恩綺說:「那時候小朋友,還在唸小學,我們連一個學期,三千塊學費,我們都繳不出來。」章思廣說:「像這個是已經可以採,我們講11分開了。刀器會有所謂的鐵鏽,比較容易有病菌,但如果用折的話,對我們來講,它就是骨折而已。」

記者李婉婷說:「當年花園主人,從三、四百種市場上的品種來做篩選,最後挑選出這種,富含荔枝味道的玫瑰花,做大量栽培。20年過後,台灣玫瑰果醬,在國際競賽當中,大放異彩。」章思廣說:「當初設定的時候,就是要拿來做食品加工、做食用的,所以我們找的玫瑰花,是比較好吃的,我們並不是找觀賞好看的。」

20年來他們的日常生活,都以花園為重心,將玫瑰捧在手心。郭恩綺說:「我們兩個會有爭執,大概都是工作上面的。」憑著一股衝勁和傻勁,他們一路堅持下去。郭恩綺說:「20年前如果開一間餐廳,主題是用玫瑰花的話,我想會爆。其實有問過,可是沒有人願意幫我們種,因為一般都覺得,花拿來吃要幹嘛,病蟲害很多。我們如果希望,都不用藥的情況之下,對很多人來講,根本就是不切實際到一個極點。農業博士也勸我們不要種,那一年不知道為什麼,被下符之類的,我覺得是因為家裡面的反對,一定要做出個什麼東西來。」

20年後他們讓台灣玫瑰花鍍金,飄香國際。郭恩綺說:「英國一個很著名的柑橘果醬比賽,怎麼樣把它跟玫瑰花互相搭配不搶味。我當初大概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六罐三款口味寄過去,結果六罐都有得獎。」

回首過去,經歷的磨難與考驗,如今都成為豐收的甜美滋味。郭恩綺說:「那時候花多也賣不出去。」郭恩綺說:「對我們來講,乾燥是個難題。我們真的很天兵,有露天曬過,曬在堤防上面,用個布鋪在上面,可是回來之後,花全部不見了。」章思廣說:「全部都在溪谷裡面了,因為我們看人家,曬蘿蔔都這樣曬,浪漫的玫瑰河。」

花朵,因緣際會,成為麵包中的烘焙添加物,台灣玫瑰,首次在國際競賽露頭角。郭恩綺說:「也謝謝師傅他們對我們東西的肯定,在烘焙這塊,確實是因為寶春師傅的關係,烘焙業開始用這些食材,這是真的。在他之前,沒有人把玫瑰花,弄到烘焙裡面去。」

埔里在地的生吐司專賣店,將玫瑰普及化。烘焙師傅吳彥昌說:「能夠把好的食材,融入到各種可能性裡面,我希望好的東西,可以被大家看見,真正好的玫瑰花的味道,它就是這麼淡雅。」烘焙故事,有了更浪漫的色調,與驚豔味蕾。吳彥昌說:「雖然玫瑰園知名度已經很高了,但他也很希望,不管是餐飲業,或是其他行業,如果有用到他的東西,希望大家可以共好。」

吳彥昌說:「我自己本身是廚師,會有一種創意的想法,我把玫瑰花入到醬料裡面做菜,還有做一些糕點,全部都可以加進去。甚至咖啡,待會你們喝了,你們會很驚豔。」融合玫瑰花醬的拿鐵,濃郁奶香和玫瑰花,完美組合,曼妙起舞。吳彥昌說:「你沒看過說一對夫妻,每天就是在田裡,趴著跪著抓蟲除草,甚至忙到晚上11、12點才能回家。」郭恩綺說:「我們土法煉鋼用抓的,有的蟲是晚上才出來,就跟小朋友戴著頭燈,晚上9點到12點,在花園裡面抓蟲。我們兩個最瘋狂的時候,大概一天有18個小時在田裡面。」

2021年,他們終於以中台灣,埔里的山中美味,成功躍上國際。閃耀奪金的光芒背後,其實這家人,也歷經一場,生死交關的命運考驗。郭恩綺說:「那時候住院了兩個月,其實沒有預料到說,是那麼嚴重的病(大腸癌)。那時候只是覺得,有點不舒服,人家說得癌症會暴瘦什麼的,完全沒有,千萬不要相信這個。去看完醫生,當下就說,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要不要趁這時候去做。因為那時候判定,其實滿嚴重的,那時候是說大概一年,我跟他講說,一年那要不要就不要醫了,反正就剩一年,看要幹嘛就幹嘛。那時候小朋友還很小,他說我們的玫瑰,都還沒世界有名,妳怎麼可以放棄。因為我們當初,設定目標是要當世界有名的玫瑰園。」

玫瑰花園女主人郭恩綺,持續近五年的抗癌故事,非常勵志。郭恩綺說:「應該說沒有放棄的本錢,因為我覺得,如果我放棄的話,應該會被唸。他那時候說,要把我拖出來鞭屍,你看這個人多壞,那時候真的很嚴重。因為治療過程,真的真的非常痛苦,化療期間到去年為止,他把我養胖了20公斤,看多壞這個人。」>

情義相挺的的友人,是生命當中的貴人,也為花園女主人,鋪了一條健康回家的路。郭恩綺說:「沒有收入還負債,感謝一些好朋友,真的是非常無私。他們怕我硬拖著身體去田裡,有很好的朋友,直接匯錢進來,說這錢給你,你就去安靜的休養。」

玫瑰為餐點加分、為視覺添色,是嬌豔的配角,辛勤耕耘寫下的美麗扉頁,成為金牌加身的榮耀,證明堅持有代價,汗水沒白流。郭恩綺說:「認真做一件事情,就會得到滿多幫助的,尋求幫助的時候,那個念力,時間到就會出現。」

台灣果醬,在國際競賽奪金,寫下埔里玫瑰的浪漫詩篇。郭恩綺說:「送出去比賽前,我們兩個都一直開玩笑說,得獎我們要去英國玩,可惜疫情沒辦法去。為了可以飛去領獎,我們應該陸續會再繼續參加,看到時候可以去玩。」

朝著目標前進,他們20年種出一片玫瑰花園,他們無畏挑戰,堅持初衷,也將台灣味持續推向國際。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