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一個平行政府

政事觀察站

/范疇

台灣民間力量活絡,但官方政府卻無能定義問題、提供方向, 因此需要一個公民自發的「平行政府」機制,能將民間「發散式」的力量收斂匯總。

二○一九年,台灣最需要什麼?我認為,台灣最需要的是一個由社會自發的「平行政府」機制。台灣現在雖然意見混亂,相互攻訐的負面情緒彌漫社會,但我相信所有人之間,有一個共同認知:官方政府是無能定義核心問題、提供明確方向的。換句話說,政府的機能在台灣已經接近徹底失效了。政府收了稅,但實質上卻變成資源把持者;台灣還在運轉,靠的是民間的打拚動力,政府變成一種寄生性質、消耗資源,甚至是阻礙發展的機構。

過去二十年的選舉,藍綠輪番執政,已經證明了這問題無關藍綠,而是來自體制官府文化,什麼人進了這醬缸都會變成醬料。結論是有的,那就是來一場徹底的體制及文化翻轉;但每次觸及這結論時,各界精英都會說「不可行」,因為修憲空間已經被早年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共同綁死了。那麼,難道台灣就這樣一代一代地「後代被前代綁架」因果輪迴下去?

既然政府已喪失「動力引擎」角色,民間和社會就必須「自備引擎」,也就是這裡倡議的「平行政府」機制。民間平行政府雖沒有法律上的公權力,但是它可以通過選票、輿論、社會行動,迫使官方政府離開寄生蟲的角色,由害菌轉為益菌。此處簡單勾勒其機制如下:

台灣民間力量活絡,不缺乏人才、團體及企業資源。但由於官方政府無能定義問題、提供方向,民間力量呈現「發散式」的蔓生,缺少「收斂式」的機制,儘管活絡卻只能成點而不能成面,更談不上共識。

因此需要一個公民自發的「平行政府」機制,將民間「發散式」的力量進行「收斂式」的匯總。此機制的目標是:促生最大公約數、核心議題排序、提供解方、施壓官方政府及代議士。這樣,公民投票的邊界和序列就成形了,「平行政府」就構成了選舉及公投的有力施壓機制。

必須收斂至政策的核心議題,包括四個方向:民生重大議題經濟創富議題、與台灣利害相關的國際議題國安議題

結合社會分散力量,通過收斂機制,形成翻轉官方政府的實質力道,困不困難?我只能說,相對於官方政府不接地氣,台灣民間不缺人才、不缺錢、不缺問題的解方。但引擎點火剎那所需的推力,的確需要有心人。

 

更多今周刊文章:

人民幣、港幣與台灣荷包

更多論壇文章
美國進入「狩獵的季節」,但是中國不好惹
作繭自縛的英國脫歐 日不落帝國迴光返照
強盜與警察的兩岸一家親
那一年我獨排眾議,選擇了夜校
【虐童致死事件】重點在檢察官要用殺人罪起訴!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