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年燒毀「10座101大樓回收舊衣」 社會創新團隊實驗「袋我走」計劃

·6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一年燒毀「10座101大樓回收舊衣」  社會創新團隊實驗「袋我走」計劃【圖 / 菱傳媒】
台灣一年燒毀「10座101大樓回收舊衣」 社會創新團隊實驗「袋我走」計劃【圖 / 菱傳媒】

(記者許玲瑄/台北報導)環保署最新統計資料顯示,台灣的舊衣回收量逐年上升,十年間成長約1.3%,2020年舊衣回收量達到7萬8000多噸;但其中有3成的回收衣物共2萬3000多噸,最後仍是燃燒銷毀,並未回收再利用。而這些銷毀的衣物,疊起來約有10座101大樓高。

英國環境局(UKEA)曾發布一項比較袋子材質的資源消耗情況研究,紙袋需要被使用7次、不織布袋要使用26次、棉布袋則要使用327次,才能等於一個塑膠袋的碳排放量。由此可見,若環保袋不能循環使用,消耗的資源其實比塑膠袋多上百倍。

隆中向上教育基金會看見這個問題,於是思考如何減少舊衣垃圾和環保袋碳排放,推出SOGA STOP「袋我走」實驗計畫,向民眾募集1,200件牛仔褲後,與「零廢棄時裝 Story Wear」、台北市婦女新知協會「新知工坊」合作,將回收牛仔褲再製成1,100個購物袋,並建立遍布全台與離島的循環使用通路,以此達到減少2公噸碳排的目標。

愛心傘的概念 建立環保購物袋循環使用通路

談到計畫發想的初衷,隆中向上教育基金會策略營運長袁慧芬表示,「我們在思考怎麼停止購買、轉為借用」。

她回憶,團隊一開始觀察到,當人們忘記自備購物袋、或袋子不夠裝,就會再購買袋子,但卻不見得會重複使用,「我們想做一個讓消費者免費借用、自主歸還袋子的通路,就像愛心傘的概念,有需要時可以借走,之後再歸還」。

循環使用的概念確定了,那袋子怎麼做呢?SOGA STOP 看見布料生產的碳排放問題。

袁慧芬指出,若用全新的布料來生產購物袋,不見得比較環保,「因為從整個生產鏈的碳排放來看,棉質購物袋要重複使用上百次,才能等於一個塑膠袋的碳排量」,所以團隊決定向大家募集穿不到的牛仔褲,除了堅固耐用之外,牛仔褲的製作過程需耗費大量的水資源,同時排放出含有化學染劑的汙水,對環境造成負擔。

透過舊牛仔褲的回收,SOGA STOP 想展示如何用再生材質創造第二個環保生命、並建立循環通路,袁慧芬說,「希望經濟許可的店家可以和它的老客戶建立這樣的使用關係,不僅提供便利的服務,也減少購物袋不必要的使用和消耗」。

循環袋的製作過程也不馬虎,從設計、製作到最後的發貨,都與環保、弱勢關懷相關的社會企業合作,包括提供設計的環保時尚社會企業「零廢棄時裝 Story Wear」、進行回收褲加工的台北市婦女新知協會「新知工坊」、與循環包裝系統「PackAge+ 配客嘉」。

回收牛仔布製成的循環袋相當耐裝、耐用,在通路中可從A點免費借出、B點歸還。隆中向上教育基金會提供
回收牛仔布製成的循環袋相當耐裝、耐用,在通路中可從A點免費借出、B點歸還。隆中向上教育基金會提供

回收牛仔布製成的循環袋相當耐裝、耐用,在通路中可從A點免費借出、B點歸還。隆中向上教育基金會提供

回收加工成本不低 一千多個循環袋由13位弱勢婦女費時縫製

出乎意料的是,回收再加工的成本比全新製作還要高。袁慧芬分析,「只要是再生利用的東西,成本都不會比使用全新的原料便宜」,以循環袋為例,為了確保布品的清潔,募集到的褲子都要先清洗,再交給新知工坊的媽媽們手工拆解和縫製,「做一個袋子大概要2到3個小時」。

新知工坊是由台北市婦女新知協會,培力單親或中高齡社經弱勢共同創業的布藝工坊。專案經理張翠玲指出,循環袋共有13位婦女參與製作,若以一天工作8小時還計算,大約經過210個工作天,將1,200件牛仔褲拆解、再製成1,100個循環袋。

而牛仔褲的拆解、縫製也沒想像中輕鬆。張翠玲分享,淘汰不適用的回收褲後,最耗費心力的就是拆解剪裁,媽媽們小心翼翼的用美工刀將褲子上的配件(例如口袋、褲耳、扣子等)拆解,最後才是剪裁大片的布料,按照設計縫製。

「我覺得做這個很有意義」,張翠玲說,以往新知工坊只有利用庫存布製作商品,雖然本身也有環保實踐,但並沒有進一步發展,「基金會可以想到這件事情,讓減塑行動更實際,我覺得這點滿棒的」。

新知工坊的婦女使用美工刀,細心拆解回收的牛仔褲。新知工坊提供
新知工坊的婦女使用美工刀,細心拆解回收的牛仔褲。新知工坊提供

新知工坊的婦女使用美工刀,細心拆解回收的牛仔褲。新知工坊提供

目前僅零星使用 實驗計畫成效待觀察

SOGA STOP循環袋的通路遍布全台與離島,且幾乎都是具有環保概念的獨立商店,每間店約配給6個循環袋。

為何想與獨立商店合作?袁慧芬說,「連鎖或加盟體系的店家,應該都有責任、且有能力做自己的循環系統,但獨立的店家就比較沒有心力」。

新北永和的綠書店,為了實踐環保理念,只會被動提供消費者店內自行募集的回收紙袋,「但紙袋若用比較多次、或遇到雨天,就會有汰換的問題;我們也不希望客人一直去外面拿袋子,然後再回收給我們」,可重複使用的循環袋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店員Josh媽笑著說,循環袋剛送到店裡時,因為袋子很漂亮,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很多消費者眼睛為之一亮,問這個袋子能不能買,很想擁有」,Josh媽只能俏皮回應「不可以唷!」,但會藉機向客人解釋SOGA STOP循環袋計畫。

綠書店在櫃檯旁擺出循環袋供民眾借用,並張貼「袋我走」計畫宣傳海報。記者許玲瑄攝
綠書店在櫃檯旁擺出循環袋供民眾借用,並張貼「袋我走」計畫宣傳海報。記者許玲瑄攝

綠書店在櫃檯旁擺出循環袋供民眾借用,並張貼「袋我走」計畫宣傳海報。記者許玲瑄攝

書店客人多半會自備購物袋,所以目前循環袋只借出兩個,「我也在試驗他們下次會不會記得帶回來,想瞭解袋子再回收的狀態是怎樣」。

除了獨立店家外,循環袋也透過計畫共同合作企業「肯夢AVEDA」,進到各大百貨商場。記者實際到合作專櫃購物時,也詢問店家循環袋使用的狀況。

店員表示,記者為該店第一個使用者,循環袋的借用有明顯的區域差異,例如信義區的專櫃借出較多循環袋,也已有人歸還,多半是客人在品牌官網上看到相關資訊,主動詢問。

除了循環袋計畫外,SOGA STOP 也針對6大環保議題,包含減塑、糧食正義、綠色消費、水資源與生物多樣性,提出「Everyday Is Earth Day」 52 個愛地球行動提案,希望鼓勵民眾在一年的52週中,每週挑一個一定不會失敗的小行動,然後堅持做好它。


菱傳媒原始網址:台灣一年燒毀「10座101大樓回收舊衣」 社會創新團隊實驗「袋我走」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