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關係新局 舊愛與新歡之間

方恩格
·5 分鐘 (閱讀時間)

3月的最後一天,美國新任總統拜登政府上任後還不到100天,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女士邀請了川普任內的國務卿蓬佩奧到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雙橡園作客,這場會面再次激起了蔡政府是否在美國主要兩黨之間選了邊站的熱烈討論。 

專業的投資者皆知,在毫無保護機制下做出選擇是極其冒險的行為,所以有時候必須在投資時採取風險最低的避險策略。對蔡政府而言,在2020美國總統大選前幾個月任命蕭美琴為駐美代表,似乎是個實踐避險策略的一步好棋。 

民進黨與美國民主黨儘管在中國議題上抱持的論調不盡相同,但在婚姻平權、氣候變遷、基礎建設開支、稅收和死刑等諸多社會議題上立場不相近。而蕭美琴過去在國際間的進步派組織中擔任重要角色,美國民主黨也是這類國際組織的與會成員之一,所以在民主黨上任之前,台灣政府派出蕭美琴擔任駐美代表,便已替台美間的新合作關係立下了基礎。即便當初勝出的是川普,蕭美琴的駐美工作主要重點也就會是延續在川普執政的前4年所建立的台美關係。也就是美國總統當時不管是誰勝出,蕭美琴都會是蔡政府避險策略之下的首要駐美人選。 

常有人問到我對於蔡政府在美國大選時「押寶」或「選邊站」這些說法怎麼看。以下我就三個面向來討論回應這個問題: 

首先,在去年美國大選開跑前,在台灣不少親綠媒體大力宣揚川普而批評拜登,其中的報導內容是否經過事實查核以及評論之公正性,都有待商榷。 

其次,在美選結果定案之際,蔡政府執政團隊便迫切發表公開聲明,駁斥蔡政府押寶川普勝選一說,並強調蔡政府也有許多與拜登政府的友好來往紀錄,例如蔡英文早在2015年時就已會見過現在新任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筆者懷疑若並未有選邊站之實,有必要刻意出來強調自己跟另外一邊也很友好嗎? 

再者,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台灣政府熱烈迎來了時任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長阿札爾 、美國國務院主管經濟成長、能源與環境次卿柯拉克等人物。在美國大選後、川普政府任期結束前幾周,美國環保署署長惠勒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也分別有造訪台灣計畫但最後被取消,這些人物都是川普欽點任命的重要官員,這跟過去的台美之間官員往來的情況不盡相同。 

對蔡政府而言,將台灣變成川普政府官員退任後在亞洲的海湖莊園高級渡假村似乎也頗為合理。畢竟許多這些前任川普政府官員促進了對台武器銷售,也與台灣政府有許多高調的公開互動,加上他們的對中政策,讓蔡政府團隊在2020年的台灣大選中能大聲宣告自己開創了40年以來最良好的台美關係。 

鑑於蓬佩奧在這些決策中所扮演的角色,蕭美琴代表開口歡迎蓬佩奧訪台也似乎是理所當然。姑且不論蓬佩奧是否真的會在近期訪問台灣,若疫情平息,我們可以預期將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前川普政府官員訪問台灣。 

然而台灣這些看來禮數十足的舉動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這些台灣所親近的前川普政府官員已成了在野,現在的美國是由拜登政府執政。台灣應該將外交重點放在與美國新政府建立良好的溝通渠道與合作關係。此外,這些友台親台的前川普政府官員有許多人都在大力批評現任拜登政府,其隸屬的媒體或智庫對於拜登政府在對中、國防、社會議題等政策上諸多抨擊。 

所以台灣應該要擬好一套完整的避險策略,以強調蔡政府與拜登政府的共通價值做為主要溝通的核心。而在前任川普政府官員面前,台灣則應另闢一套策略。如蓬佩奧很可能會在2024年共和黨總統初選角逐總統大位,若到時川普不再參選,蓬佩奧的一舉一動也都會更加敏感,台灣該如何做出互動、在美國兩黨之間顧全大局,拉近與拜登政府的距離,又同時與前川普政府保持友好關係,需要謹慎研擬。 

(作者為美國共和黨海外部前亞太區主席,中文撰譯:古達圓)

更多相關新聞
蓬佩奧推文曬台灣鳳梨乾 外交部證實今年訪台機會大
吃官田鳳梨乾力挺 黃偉哲邀蓬佩奧訪台南
愛不釋手台灣鳳梨乾去哪買?陳亭妃:台南在地的
蓬佩奧下棋配台灣鳳梨乾 張博洋一句話讚爆
奧運制服是新疆棉做的?蓬佩奧怒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