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界公案 秦始皇生父之謎

文/王立群
旺報

編者按經過了六百年的努力,秦國最後終結混亂,一統中國,然而,十五年過後,秦國便退出歷史舞臺。

秦帝國的生命雖然短暫,但在這十五年的時間裡,秦始皇統一文字、度量衡,修建馳道與直道,改善南北運輸系統,修築萬里長城,千年來阻擋了遊牧民族的侵擾。他的高瞻遠矚,為歷代中國的文化、經濟發展,帶來許多正面的影響。

然而,成就了如此輝煌歷史的秦始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史上最有名的暴君?傳說太過真實,掩蓋了秦始皇其他建設的光茫,帝國的短暫,成為他洗不掉的污點。

讓帝國一夕之間退出歷史浪潮,何止一個原因,透過王立群教授的《秦始皇:從戰國到一統天下》詳盡地解讀這個龐大帝國的開始與結束,理清這些傳說的真實樣貌,一段最完整的秦國發展史,將浮現在眼前。

呂不韋到底久經人生歷練,他想到自己已經為異人破了家產,為了達到「立主定國」的目的,他懷著滿腔怨氣笑呵呵地說:可以,可以。於是,呂不韋拱手把自己如花似玉的愛姬獻給了異人。

秦莊襄王元年(西元前二四九年),在呂不韋和華陽夫人的合力運作下,異人終於登上了秦國國君的寶座,他就是秦莊襄王。然而三年以後,這位莊襄王便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個如日中天的秦國和年僅十三歲的兒子嬴政。當少年嬴政登上秦國政治舞臺時,關於他的質疑也接踵而至,這個異人在趙國邯鄲做質子時出生的孩子,身世撲朔迷離。他究竟是異人的兒子,還是呂不韋的兒子?這不僅成為秦國史上的難解之謎,也成為史學界的一樁公案,更成為兩千多年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那麼,為什麼秦始皇的身世會有這麼大的爭議?這個爭議因何而來?如何破解這個謎團?

在中國歷史上,顯貴者的身世大都記載得非常清晰,尤其是帝王的身世從來都是史家不曾忽略的重點,然而對於秦始皇,卻是一個例外。《史記》對秦始皇的生父記載前後不一,頗有矛盾之處。由此,千古一帝秦始皇的生父到底是誰,成為聚訟不已的焦點。但是,總括起來,不外乎兩種看法。

趙姬有身嫁異人?

異人被立為安國君的嫡嗣之後,與身為師傅的呂不韋關係日漸密切。有一天,在呂不韋的家中舉行一場盛大的家宴。雖然,這只是呂不韋與異人兩個人的盛宴,但是,大富商的家宴仍然十分有排場。

酒酣耳熱之後,家宴中的歌舞表演開始了。第一位出場的即是呂不韋的愛妾趙姬。趙姬是邯鄲著名的舞女,長得極其美貌,她是那種能讓男人看一眼就過目不忘的女人,而且,趙姬還有一身好才藝──善舞,其舞功之美可稱獨步邯鄲。有才藝的美女更容易得到男人的寵幸,她就是這樣一位才藝出眾的大美女。

異人一見趙姬,立時眼前一亮,不由暗中稱絕。呂不韋家中美女如雲,但異人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豔的女人,趙姬的一身絕世舞藝更讓異人看得目瞪口呆,熱血沸騰。

異人此時也顧不得身為嫡嗣的身分,迫不及待地向呂不韋敬了一杯酒,緊盯著呂不韋說,請將這位美人賞給我吧!

從異人異樣的眼光中,呂不韋早已看出異人的興奮,但是,他沒料到一位秦國太子的嫡嗣竟然如此大膽地向他奪愛。要知道,趙姬可是呂不韋的愛妾,而且,趙姬此時已經懷了他呂不韋的孩子。所以,一聽異人提出這種不情之請,呂不韋心中頓時大怒。

但是,呂不韋到底久經人生歷練,他想到自己已經為異人破了家產,為了達到「立主定國」的目的,他懷著滿腔怨氣笑呵呵地說:可以,可以。於是,呂不韋拱手把自己如花似玉的愛姬獻給了異人。

異人一聽,大喜若狂,立即擁著趙姬回到家中。

趙姬對異人隱瞞了自己已經懷孕的事實,跟著異人回到家中,備受寵愛。十二個月過後,趙姬生下一個男孩。因為這個男孩是正月出生,於是取名叫「政」。又由於異人與趙姬此時都生活在趙國,這個男孩被人稱做「趙政」,他就是中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秦始皇。這段記載出自司馬遷的《史記‧呂不韋列傳》,透露的信息量非常大。

第一,趙姬的身分。《史記‧呂不韋列傳》明確記載趙姬是「邯鄲絕好善舞者」,這就告訴我們趙姬是邯鄲一位極其美麗而善舞的女子,同時也是呂不韋的愛妾。

第二,異人奪愛。異人是在呂不韋的家宴上第一次見到趙姬的,而且一見鍾情,硬是從呂不韋手中奪走了趙姬。

但是,異人和趙姬的相見也是一大謎團。這次家宴相見,是呂不韋有意安排,還是呂不韋無意為之?

《史記》的記載是「見而說之,因起為壽,請之。呂不韋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乃遂獻其姬」。因文獻有「呂不韋怒」四字,可見,呂不韋並非心甘情願獻出趙姬。他對異人的投資是智力與金錢,目的是「立主定國」,並非要讓自己的兒子當國君。呂不韋有野心,但是,如果認為在異人還未當上太子之時,他的野心已經到了想讓自己的兒子當國君的程度,顯然有些太過了。

呂不韋假怒?設局?

也許有讀者會說呂不韋是假怒,但是,即使呂不韋是假怒,是設局、是下套,這裡也有兩個問題需要探討。

一是焉知性別。即使呂不韋有此野心,但是,懷孕的趙姬一定會生兒子嗎?呂不韋生活的戰國末年,那時還沒有超音波技術能夠檢測趙姬懷的是男是女。趙姬當時還能翩翩起舞,異人也未能看出她有孕在身,可證明趙姬與異人的相遇是在趙姬 W剛懷孕之時。醫學發達的今天,剛剛懷孕的女子,就算是超音波也難以檢測出胎兒的性別,更何況是兩千年前?所以,我認為,這次家宴顯然不可能是呂不韋有意安排的。這場名揚千古的邯鄲獻姬純屬一種巧合,不應看做是呂不韋的精心設計,反而應是異人奪愛。

二是風險太大。「立主定國」已經讓呂不韋獲利豐厚了,如果他還想把懷上自己孩子的趙姬獻給異人,一旦敗露,恐怕呂不韋就要徹底完蛋了,還談什麼「立主定國」?邯鄲獻姬的最大收益在於趙姬生了個男孩,因為這個男孩將來有權繼位為秦王,但如果生的是個女孩,呂不韋豈不是前功盡棄?呂不韋投資異人已經是冒險行為了,如果說他還想讓自己的兒子做秦王,肯定是腦子進水了。因此,趙姬再嫁異人,定非呂不韋之謀。

傳世的歷史文獻不可能將歷史的真實不偏不倚地記載下來。但是,《史記‧呂不韋列傳》對「秦始皇的生父是誰」這一事實,卻完完整整地記載下來了。(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