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族群對女性的仇視

Jana Höppner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左翼黨議會黨團主席安娜·赫爾姆(Anne Helm)經常在夜間收到恐嚇性電子郵件,威脅將判處她"死刑"。這些郵件常常以" NSU 2.0"的名義簽名,而NSU為右翼恐怖組織。雖然赫爾姆已經習慣了這類電子郵件的威脅,但是她說,盡管如此這種情況"總會令人感到不安"。她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必須去處理,這也是一件勞神的事情。

盡管有些郵件威脅將進行襲擊,但是赫爾姆絲毫不懼怕。

根據黑森州議會提供的數據,迄今赫爾姆以及其他個人和機構總共收到69封部分附有其個人數據的此類郵件。這些個人和機構包括代表受害者親屬向右翼恐怖組織NSU提起訴訟的律師伊爾迪茲(Seda Basay-Yildiz)和柏林表演藝術家拜伊達爾(Idil Baydar)。引人注意的是,絕大多數收件人是女性,郵件內容也充滿性別歧視。

危險的世界觀

左翼黨政治家赫爾姆因此估計對女性的仇視是右翼極端分子寫這些郵件的動機之一。這並不新鮮。2018年多倫多凶殺案案犯在作案之前就宣布,這將是"厭女(Incel)造反"的開始。 Incel是英文非自願(involuntary)與獨身(celibate)的一個復合詞,是部分年輕人的自我稱謂。這些人因找不到女友而非自願地沒有性生活並且獨居,因此對女性心生憎恨。親綠黨的海因裡希·伯爾基金會主席馮·巴爾根(Henning von Bargen)說:"這些Incel成員認為男性有擁有女性及其身體的基本權利。他們聲稱是女性剝奪了他們性生活的權利。"

在哈勒發生恐怖襲擊案時,被告施特凡·B也在一直聽著歧視女性的歌曲。2019年10月案發當天,他一邊聽著鄙視女性的音樂,並在自己上傳到網上的視頻中表示:"女權主義是導致西方出生率下降的罪魁禍首,是引發大規模移民的原因。"他還說,這些問題的根源是"猶太人"。

左翼黨政治家赫爾姆說,這聽起來"完全荒唐"。 "但是對於全球這一族群的人來說,這是合乎邏輯的結果。"他們認為婦女必須肩負起維護人類繁衍的職責,應該按照傳統多生孩子並且照顧孩子。與所有受到威脅的女性一樣,赫爾姆認為:"這一族群給女權運動帶來威脅。"

大男人主義

安托尼奧基金會的施皮克爾(Rachel Spicker)說:"反女權運動始終是極右翼思想的一部分。"這種極右翼思想認為女性應該溫柔賢惠,男人則具有"男子漢大丈夫"的氣魄,能夠"保護他們的妻兒老小和自己的國家。"這些反女權運動者也認為男性女性該扮演固有角色。如果婦女脫離了這種角色,她們常常就會遭到敵視。"

但是,反女權主義不僅僅是各種不同右翼潮流的共同點。馮·巴爾根(von Bargen)說,它也是"右翼思想升級"的一種催化劑。因為反女權運動反對開放社會,並限制基本權利和人權。 "許多人對此還沒有足夠的認識。"

尋找替罪羊

尤其是當男人陷入社會危機,工作和生活水平受到威脅時最容易受到這種影響。馮·巴爾根(von Bargen)說,顯然,為自己的不順找到可以歸咎的原因是一種安慰。在這種情況下,女權運動便成為替罪羊。

在互聯網上經常出現激進主義。在Reddit和4Chan等可公開訪問的網站上一度出現所謂的Incels論壇。現在雖已關閉,但仍可以在其他網站點上找到它們,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免費、匿名地訪問。幾乎每秒鐘都會出現要求女性做Incels"性奴隸"或者認為女人的智商只相當於兒童的帖文。

此外,一些網絡游戲也為年輕人激進主義的增長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正如女作家施瓦茨(Karolin Schwarz )在其"充滿仇恨的戰爭狂人"一書中所寫的那樣,右翼思想和對婦女的敵視在Twitch或Discord等游戲平台上肆意傳播。用戶以恐怖分子的名字命名。有色人種、猶太人和婦女受到侮辱。馮·巴爾根警告說:"這個現象很少受到虛擬世界的關注。"

提防連接紐帶

因此,社會學家巴爾根呼籲對這一問題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他說:"反女權主義通常不會受到當局的重視。尤其是人們並不認為這是位於右翼潮流與所謂的社會中間派之間的一個連接紐帶。"

左翼黨政治家赫爾姆(Anne Helm)已成為反女權主義者攻擊的目標,這是她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現在,她找到了如何對待威脅性電子郵件的辦法。她說:"我盡量擺脫它們與自己個人之間的聯系。我知道是我的政治立場以及我所從事的工作引起它們的攻擊。我努力讓自己意識到這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ana Höpp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