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只做半套的半套

徐勉生
中國時報

嘉義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殺害鐵路警察李承翰的鄭姓男子無罪,理由是鄭男患思覺失調症,不能辨識行為違法,引起社會譁然。尤其對比2016年3月28日殺害小燈泡的凶手王景玉被判無期徒刑,各界普遍質疑此項判決,檢方也立即表示抗告並提出上訴。但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表示:「蔡總統支持檢方依法上訴之決定」,這種說法卻令人無法苟同。

去年這起凶殺案發生後,蔡總統曾親自南下嘉義慰問李承翰家屬。蔡總統當時表示:「希望承翰是最後一個犧牲的警察」。蔡總統慰問家屬合情合理,但表態支持檢方上訴就有失分寸、畫錯了重點,有違國家元首的身分。

首先,身為國家元首,理應維持超然立場,尤其不應干預司法。誠如律師林智群所說,總統不應該針對司法個案表示意見,不管支持或反對。蔡總統直接對此案件表態,已經逾越了五權憲法的基本精神。

其次,總統任命國家文武百官,倘總統任命的官員行為失當,自有既定機制予以處理,而不是由總統直接評斷。總統支持檢方上訴就隱含對法官的不信任與不尊重,更有指導法官判案之嫌。試問,在蔡總統表態後,二審法官該如何審理?會不會有政治壓力?如果改判有罪,是否就落入「總統指示」的圈套?如果維持原判決,是否會因拂逆了總統旨意而被秋後算帳?

第三,就法論法,法官判決有憑有據。倘若判決不合社會觀感,理應凝聚社會共識,朝修訂《刑法》的方向著手,而不是要求法官在於法無據的情形下,根據民眾觀感做出法律判決。蔡總統捨棄檢討司法制度之途,直接支持上訴,是捨本逐末。

第四,小燈泡事件發生後,已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在其臉書上貼文稱:「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來把他們都補起來」。但蔡英文這4年執政已近尾聲,「社會安全網」的破洞仍未修補。

蔡總統執政後宣示要大力推動司法改革,然而,《刑法》既未適時修訂,社會安全網也未建立,如何維護基層員警的人身安全,加強防制精神疾病患者危害治安,才是蔡總統應該表態的重點事項,而不是追隨民風,人云亦云。(作者為大學特約講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