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好心肝的爛長官

·9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市好心肝診所涉特違法施打新冠疫苗,引起社會對特權人士、台北市政府管理不周的批評。(圖/北市府提供)
▲台北市好心肝診所涉特違法施打新冠疫苗,引起社會對特權人士、台北市政府管理不周的批評。(圖/北市府提供)

1931年九一八事變,接著日軍奪取錦州,全中國吵成一團,酸文人魯迅隨即寫了首《好東西歌》,諷刺當時政壇的虛矯:

南邊整天開大會,北邊忽地起烽煙,北人逃難南人嚷,請願打電鬧連天。還有你罵我來我罵你,說得自己蜜樣甜。文的笑道岳飛假,武的卻云秦檜奸。相罵聲中失土地,相罵聲中捐銅錢,失了土地捐過錢,喊聲罵聲也寂然。文的牙齒痛,武的上溫泉。後來知道誰也不是岳飛或秦檜,聲明誤解釋前嫌,大家都是好東西,終於聚首一堂來吸雪茄煙。

80年後,台灣抗疫作戰,完美複製重演當年劇本,只不過文的武的換成中央和地方。中華民國真是個完整保存兩千年中華帝國官僚文化道統的寶地,什麼腐爛劇本都能不斷重演。好心肝事件更加碼演示了「前方吃緊,後方緊吃」,「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的社會現實;以及官僚們「依法而不行政,道歉而不認錯,檢討而不改進,引咎而不辭職」的官場心法,與「口頭請辭=等待慰留」的潛規則。柯P黃P這對師徒,退休後應該可以去賣臭豆腐,所有人都臭到掩鼻疾走,他們卻還能貼文叫賣「中央才叫臭,咱們這叫香」。防災界研究半天黑天鵝、灰犀牛,卻從沒研究過,當長官們臉上移植了犀牛皮時,這狀況該怎麼處理?

其實這場好心肝危機會燒得這麼旺,那個火坑完全是柯P與黃P自己挖的。照媒體陸陸續續爆出來的內幕,柯P連續砲打中央疫苗不夠,後來卻發現其他縣市都打完了,台北市還剩一大堆,被媒體議員拿來抨擊。其實這事情講清楚就好了。台北市一天施打量約1萬2千劑,已是全國最高數量,但因為造冊會拖到時間,大型醫療院所也不甩台北市政府,柯P被罵急了,於是下嚴令訂KPI施打完畢,基層就只好調度沒打完疫苗給診所施打,而且睜眼閉眼打完就好,然後,然後就出事了。

這危機原本不該發生。台北市還有5千個基層醫護沒打,打不完挪出的疫苗交給公會施打不是皆大歡喜?台北市還有一大堆老人養護機構,想打疫苗衛生局卻不給打,說他們總部不在台北啦!不符1-3類規定啦!等等,多餘疫苗轉過去給老人和照護員打也沒人有話說。即使出了事,衛生局長黃P與市長柯P出面坦承自己決策錯誤,太過急躁,分配不當,監管不嚴,兩人跑前線盯業務,或黃P辭職止血,不開記者會一個禮拜,大概也就消風了。

問題就出在台北市爆開疫情以來,柯P除了前幾天衝前線顯示出他急診醫生的能耐,聲量一高就得意起來,開始砲打中央,砲AIT,砲疫苗,準備了一屋子汽油柴火,想要一舉燒化綠英女巫。等日本、美國疫苗到位,被小英切斷包圍,他還不服氣,不知撤退轉進,偏要死守已佔領陣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林靜儀PO出好心肝偷打疫苗當晚,柯粉出征罵林靜儀造假,第二天才發現爆料是真的。於是柯P與柯粉,好似史達林格勒被圍的德軍,被圈在自己挖好的坑裡動彈不得,隨便吐口口水都會招來一群砲彈,然後砲彈還打到自己原本準備燒女巫的汽油柴火,把自己整個屋子都給燒了,到現在還不知悔改,繼續散彈打鳥,亂砲疫苗,不知所云。

這是大局戰略錯誤,還有小局戰術問題,才造就這場悲劇,關鍵問題就是衛生局長黃世傑。黃P是個好人,但絕非戰將之才。當初柯P找他來當衛生局長,無非是想借重他在醫界輩份,去搞定台北市那些雄霸一方的醫療財團,但現實上,黃P有輩份卻沒份量,根本搞不定這些醫界山頭。而且還反過來,變成柯P也搞不定他老師黃P。

第一任時,那個「決策不公開但很透明」的北市府團隊,便傳出過一個笑話。某日會報完柯P氣呼呼對蔡壁如說:「你去跟你老師講⋯⋯」,蔡當場回:「他不也是你老師?!⋯⋯」雖說「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但小廟供了個廟公也搬不動的大菩薩,結果自然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這種叫不動下級的狀況,在平時也就算了,戰時卻一定會變成災難。理論上,柯P若是師長,黃P便是主力團團長,整個台北市政府,沒有人比他更有醫療專業,比他更懂衛生局業務。結果,跑前線快篩站幫修流程的,是學法律的副市長黃珊珊;晚上衝醫院擠病床的,是柯P自己。好心肝出事後,業管單位主管黃P記者會上一言不發,說明狀況的又是黃33,但非醫療專業的她也只能照衛生局提供的資料唸。等火燒大了,這位團長馬上甩鍋給副手,說衛生局內部分工,疫苗業務是由副局長吳正誠負責,自己僅有「督導不周」之責。

假設黃P說的都是真的,那他這個主官還真是好幹。據他自己說的和後來新聞、網路慢慢漏出來的說法拼湊,疫苗施打這個下階段主要工作,既不是黃P自己負責,甚至也不是吳副局長負責,甚至沒有組成一個足夠大的TEAM專責處理,而是交給一兩個中高階人員承辦。後來不知道是出了什麼狀況,只好由那個倒楣的股長接手,KPI一壓下來,就嚇到挫屎出事了。

柯P這個師長,以為他下完命令會有一團人馬衝出去,結果層層交辦,真的上前線的只有一兩個兵,連個像樣敢死隊都組不出來。黃P這種長官,凡事分工交辦,交完沒我的事,出事就讓督導他的長官去幫他說明他的業務疏失。這是那門子主力團長?那能算有肩膀的長官?那像個有責任感的部將?他根本像尊擺在神明廳裡的佛像,長官部屬都得來給他博杯求解,他只管擺根手指。

柯P則是最大咖的麻煩製造者,每天像個波多野結衣,準時抱著一支麥克風狂噴中央,疫苗不夠所以病毒壓不住,疫苗給了你又打不完。打不完又怕被人罵,於是亂改SOP,亂下KPI。北市府基層早有抱怨,可行的叫SOP,亂改就叫SOB。KPI在該府的中文翻譯叫作「柯P哀」,一哀就天下大亂。大軍作戰,依賴的是縝密計劃,協調進退,合理調度,一下快,一下慢,一下左,一下右,鐵定造成「三軍既惑且疑」,結果自然是「亂軍引勝」。

作為一個主將,柯P黃P都顯然是不合格的。黃P表現,一如《諾曼第大空降》裡的那個肉腳連長戴克,部隊死守前線,他說要去師部開會。全軍等他下令,他卻躲在牆腳發抖。自己單位出事,記者會一言不發。出面道歉,卻下甩副手,上推中央。內不能掌控業務,外不能擺平諸侯,平時沒有戰備部署,戰時沒有接戰能力,這種部將,柯P早該拔掉,卻應斷不斷,口頭請辭,居然還依例慰留。那這位師長是要自己下來代替團長帶隊衝鋒拼刺刀嗎?還是只會繼續PO文甩鍋疫苗不夠?你確定台北市的疫苗施打計劃沒有問題嗎?

拜託一下,這師徒二人,如果沒有真想認錯,那就不要道歉,否則更讓人想吐。大多數人沒有染疫,嗅覺仍然正常,別以為人們隔著螢幕聞不到你們那身「官僚臭」。如果你們自知沒有大軍作戰指揮能力,就學徐耀昌乖乖敦請中央派員指揮,點個雪茄煙,閃邊當個「好東西」,不要老在那裡壞事。

柯P的總統夢,到此應該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一個既不能擺平人,又不能搞定事的長官;每天開晨會,辦起事來卻「千萬將軍一個兵,滿天月亮一顆星」的主管;一個當連長衝前線還行,手掌八萬大軍卻打到進退失據的將軍,誰還敢把國家交給你?乖乖去台東鄉下找塊地,蓋間「柯總統診所」,過過乾癮,當個廣積陰德的偏鄉醫師,也許真的比較合適你。

欲望無窮自作孽,莫怪他人猛砸磚,柯P黃P,趕快回家洗洗睡了吧!別再想一把翻盤了,現在就算你閉嘴連跑七天前線,都已無法扭轉你的形象。大家對北市府唯一興趣,只剩那張千人施打名單,期待「公開透明」的完整公佈,誰鳥你記者會罵誰?!對台北市民而言,這樣的「好心肝」,起碼能為無聊宅居添點話題與樂趣,知道大難臨頭誰根本沒打算跟我們「同島一命」?也算是功德一件。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名家論壇》張銘祐/柯P「甩鍋」最佳範例
名家論壇》黃創夏/諷刺!「你OK,我先打」的同島一命
名家論壇》錢震宇/一個給不起人民生存權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