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疆維吾爾族女性的自白 「被關在再教育營兩年後,我的靈魂已死」

尚國強
·4 分鐘 (閱讀時間)

據《衛報》(The Guardian)揭露,一名新疆維吾爾族女性在流亡法國的10年後,突然接到一通來自家鄉克拉瑪依市石油公司的電話,要求她立刻遣返中國簽署一些文件。

然而,在接續兩年的時光裡,這名新疆維吾爾族女性都被困在名為「再教育營」的「學校」之中,接受著同族人的「愛國式洗腦」教育。

「他們告訴我,只要我認罪,我就可以盡早回家。但是被冠上子虛烏有的罪名、關了兩年後,我已身心俱疲。」她如是說道。

一切故事的緣起

根據報導,2016年11月,一通來自克拉瑪依市的電話在法國境內響起,要海蒂瓦吉(Gulbahar Haitiwaji)「回去」曾經任職的石油公司簽署一些離職文件、以及處理10年前那些尚未結清的薪資。

儘管倍感不安,在與丈夫Kerim討論過後,海蒂瓦吉還是決定回到故鄉一探究竟。

維族人與中國共產黨的衝突

海蒂瓦吉指出,自2009年烏魯木齊發生動亂、造成一共197人死亡後,專制主義在新疆的打壓就變得更加明顯了。她表示:「這是新疆地區近現代史中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爾後,中國共產黨開始將這些恐怖行為歸咎於族裔,通過指控維吾爾族家庭是激進伊斯蘭教和分裂主義的溫床,來合理化他們鎮壓政策的正當性。

2016年夏天,在維吾爾族人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長期鬥爭進行的如火如荼時,西藏前黨委書記陳全國被奉命調來新疆加強對人民的監控。自此,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急遽升級,成千上萬的人民被送往名為「再教育營」的「學校」。

克拉瑪依市的審問

狹小幽暗的房間中,照片裡一名身穿黑色外套、手持迷你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旗幟、微笑站在巴黎特羅卡德羅廣場(Place duTrocadéro)前的小女孩,被中國政府指控是恐怖分子──她是海蒂瓦吉的女兒。

維吾爾族婦女高舉東突厥斯坦國旗。(湯森路透)

「你認識她,對嗎?」

「是,她是我的女兒。」

「你女兒是恐怖分子!」

「她不是,她什麼都沒有做錯,她不是恐怖分子,我的丈夫也不是!」

海蒂瓦吉透露,這是2016年冬天,她被帶到審問室後的經過。她指出:「他們根本不在乎你的回答,你只能一味的否認,直到筋疲力盡為止;一旦你承認了罪行,他們就會變本加厲的對待你。」

維吾爾族婦女遭到中國武警包圍。(湯森路透)

變調的再教育營

海蒂瓦吉回憶:「審問還沒結束,隨之而來的是在克拉瑪依市5個月的牢房生活,以及令人感到恐懼的『學校』。」

「在學校裡,我們被命令要否認自己、拋棄自己的信念、批評自己的母語、侮辱自己的族群;而守衛總是時時刻刻注視著我們,使我們沒有辦法竊竊私語、擦拭嘴巴、甚至是打哈欠。我們害怕被指控為『伊斯蘭恐怖分子』。」她控訴。

如此,「學校」裡的學生變得更加沉默寡言,生活中僅剩下「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以及惱人的口哨聲。

澳洲智庫指出新疆有超過380座拘留中心。(圖片擷取自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網頁xjdp.aspi.org.au/map/?)

喪失了靈魂的人們

隨著時間流逝,無論是課堂上的「鸚鵡式教育」、還是變相的「軍事訓練」,都讓海蒂瓦吉感到疲憊。她說:「每天重複不斷授予的新知識催殘著我們的記憶,除了削弱了我們的批判能力之外,更帶走了我們腦海中僅存的一點對家人的思念。」

她感嘆道:「最後我甚至連自己都不認識了。我像個影子般,失去了靈魂」。

更多上報內容:

新疆強迫勞動最新證據 至少57萬維吾爾人被迫低薪採收棉花

中國打造大數據資料庫監控新疆居民 人權團體呼籲應立即關閉系統

新疆再教育營爆逼維吾爾穆斯林吃豬 獲釋者:2年過去仍受惡夢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