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問.診-新型無導線心律調節器Micra 胸口不用凸一塊

文╱廖英傑(彰基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工商時報【文╱廖英傑(彰基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心律調節器已經發明超過50年,造福許多心搏過緩的患者,並且延長房室傳導阻滯病患的生命。近年來無導線心律調節器問世,除了預防絕大部份的併發症發生,外觀上沒有皮下的電池,沒有導線的存在,而且也不會占用靜脈血管,經大型臨床試驗研究、上市後的觀察性研究,皆發現這款新型無導線心律調節器,對患者來說更加安全。

裝設快速僅需局部麻醉

裝置新型心律調節器過程全程僅局部麻醉,穿刺時右鼠蹊稍有疼痛感,術後約需平躺兩小時,隔天拆線即可出院返家休養。整體手術時間明顯比傳統節律器縮短,平均約為35分鐘,手術經驗豐富的醫師,甚至可輕易在半小時之內完成整個心律調節器置放的手術;筆者自2017年迄今,已成功置放20例新型無導線節律器。

其中一位病患陳先生,已經裝置傳統心律調節其長達約20年的時間,其間經歷更換電池、囊袋感染、電線損耗等併發症,電池也由左胸前轉移到右胸前。雖然所有併發症均處置妥當,但陳先生仍十分擔心將來發生感染的風險。此外陳先生平日日常活動量很大,覺得右胸前的電池對於其日常生活及運動有諸多不便,希望能將傳統的電池換成新型的無導線電池。

醫療團隊當日僅花費30分鐘便順利完成新型無導線心律調節器的裝置,隔日再移除傳統電池與電線,術後狀態良好,病患於第三日出院。陳先生出院時外觀上已經沒有電池的存在,自述終於擺脫20年的電池人生,宛如新生。

無導線心律調節器是心律調節器的一大革命,大幅避免了導線及囊袋相關的併發症,病人外觀上也與常人無異,不再有胸口上電池的印記。而臨床上最重要的是應用在曾經發生心律調節器感染、洗腎、或是靜脈阻塞,造成可用的靜脈受限的病患。目前裝置仍需一筆可觀的自費金額,然而在不久的將來,相信這類機器的使用勢必愈來愈廣泛,甚至成為心律調節器的主流。

廖英傑小檔案

◆現任:

◎彰基心臟血管內科主治醫師

◆學歷: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

◆經歷:

◎台中榮民總醫院內科部住院醫師

◎台中榮民總醫院心臟血管中心總醫師、研究醫師

◎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心臟科主治醫師、重症專責醫師

◎台北榮民總醫院電生理研究醫師

◎台中慈濟醫院心臟科主治醫師

◎台中榮民總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國立陽明大學部定講師

◎中華民國心臟學會副祕書長

◎中華民國心律學會副祕書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