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穢言 川普早晚須付代價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新年伊始才兩周,全國就為川普總統親痛仇快的荒誕言行,陷入每周一次唇槍舌劍的循環。國家安全、社會民生等重大議題討論,淹沒在口水雜聲喧譁中,根本難形成全民共識。上周新書「烈焰與怒火」揭露川普就職之初,白宮內鬥人事傾軋亂象,巴農高調批評川普家人和川普似乎不適任的內情。本周是川普在白宮開會口爆粗言,侮辱特定種族,暴露當今白宮主人是否真是種族歧視者。

事件起因是,川普邀請兩黨國會議員到白宮,討論讓「觸犯移民法規而應逐出境的夢想生,如何留在美國」的立法協商。民主黨為選票考量,全力要夢想生就地合法化,不但身分合法,還具有投票權,要單獨立法。共和黨本不贊成,認為沒有「犯法還可就地漂白」的立法。但川普認為此事可談,但要加上「撥款築牆、取消綠卡抽籤、終止鏈式移民」,與民主黨協商。民主黨主張加上讓其他移民保護令終止的無證移民,也納入「夢想生合法化」法案內。提議徹底激怒川普。

川普政府幾天前才終止26萬薩爾瓦多無證移民的暫時保護令,加上去年終止5萬多名海地無證移民保護令,共計30多萬無證移民。民主黨之意是乾脆趁這次為夢想生合法化,讓海地、薩爾瓦多無證移民也一併留在美國,就地合法化。提案讓川普完全不能接受。

夢想生因自幼被父母非法帶來美國,如今長大成人,意欲繼續留美,情理都可接受,川普選前選後都表支持。但薩國、海地移民當初是因母國地震,重大天災,美國施援手,讓美國境內的兩國民眾都可在簽證過期後,合法續留美境,工作維生,本非持久之計。如今議員為選票著想,打著「人道」旗幟,要求與夢想生混為一談,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共享合法化。

伎倆被川普識破,修養欠佳,永不吃虧的川普,立即爆發。他說,為什麼要接受這麼多來自「下三濫國家」(shithole courtries)的移民?為什麼不接受像挪威國家的移民,或對美國經濟有幫助的亞洲移民?「下三濫」是稍文雅的中文譯法,英文直譯就是「糞坑」國家。這個字極為粗暴,家長、教師絕不允許子女、學生口出此穢言,電視、廣播遇上此字都消音。

川普情急,口不擇言,用此穢詞,實在有辱總統之尊。無怪乎國內外群起撻伐,連聯合國、非洲聯盟都出面譴責,這個錯犯得太大。川普見觸犯眾怒,再發推文表示發言雖粗暴,但絕無穢言。當時在場坐鄰座的伊利諾州聯邦參議員杜賓,馬上表示他親耳聽到,要川普別抵賴。川普這次無法遁形,用穢詞形容黑皮膚國家,再隱喻挪威白人國家受歡迎,加上袒護上次與antifa極左分子暴力衝突的白人至上主義分子造成的印象,難怪主流媒體紛紛宣告「白宮主人是種族歧視者」。川普口不擇言,禍從口出,代價不小。

整個周末,全美媒體從紙媒、網路、電視到社媒平台,陷入上周「烈焰與怒火」一樣的激烈辯論口水中,除了親痛仇快的發洩式狂吼,喪失對國家安全、社會民生議題的重要討論。政治光譜上紅、藍立場已定,基本盤民意不會因川普言行而有大轉移,剩下的是電視公司賣廣告,大賺其錢。本來薩國與海地移民是否能包裹入法,雖有爭議,也可在國會殿堂商議辯論,現在卻完全掩蓋在總統穢言爭議風波中,真是移民社區的損失。

「烈焰與怒火」是外加,川普無法迴避;「下三濫」穢言則是川普自找的。中國古話「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川普似乎很「享受」這種「每周一劇」式聚焦下的舞台燈光,可是他表演再好(稅改讓人民多錢、公司多金、股市飛漲),喝采再多,一言一行都已被放大、再放大檢視批評,等到噓聲高過喝采聲,表演再好,也沒有票房,百姓下集就不簽約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