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11名兒童】敘利亞邊境城鎮爆炸釀46死 土耳其要庫德族部隊「負責」

李靖棠
·4 分鐘 (閱讀時間)

延燒多年仍未停歇的內戰,造成大批敘利亞人民被迫淪為難民,逃亡海外、躲避戰火,都只為了尋求一處安身立命之處。

如今面臨更大的病毒威脅,讓敘利亞暫時獲得寶貴的喘息時間,卻在29日被非政府組織曝光,當地發生嚴重的爆炸事故。

邊境城鎮發生嚴重死亡爆炸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報導,長年駐紮敘利亞的醫療團體「白頭盔」(White Helmets),日前在社群平台公佈一段影片,指稱位於敘國西北部邊境、一處名為「阿夫林」(Afrin)的城鎮,發生嚴重的油罐車爆炸事故。

由於爆炸地點位於城鎮鬧區,即便當地消防隊緊急感到並搶救,但在強大爆炸衝擊之下,依然造成46人不幸罹難,包含11名未成年兒童,另有50多人受到輕重傷。

爆炸案發生後、阿夫林當地消防隊緊急進行灌救。(圖片取自白頭盔臉書專頁)

土耳其咬定是由YPG發動

該地區目前是由土耳其「保護」,故當爆炸發生後第一時間,土耳其國防部隨即咬定,幕後黑手是庫德族的「人民保護部隊」(YPG),並透過推特公開譴責,認為YPG又一次將攻擊目標,鎖定在阿夫林無辜的百姓。但人民保護部隊也即刻駁斥,並否認他們與爆炸案有任何關聯。

對於這起嚴重悲劇,美國國務院也極力譴責兇手,並呼籲敘利亞全面停火,「當時有許多人為了準備齋戒月前往市場採買,據華府了解、爆炸中罹難的幾乎都是平民,還有許多孩童。如此邪惡的行為,無論是誰動手、都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土耳其與PKK多年仇恨

從事後處置上,很明顯地能看出,土耳其與人民保護部隊之間是對立的。

主要原因是,安卡拉將YPG視為他們長年厭惡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分支,工人黨為爭取民族自治和獨立,打從1984年起就持續進行革命,讓土耳其政府相當頭疼,甚至直接將他們列為「恐怖組織」。

全女性組成的「婦女保護力量」,也是隸屬於「人民保護部隊」一員。(湯森路透)

延燒8年難分難解的敘利亞內戰

二戰前本是法國「保護地」的敘利亞,於1944年自行宣佈獨立。1967年與以色列開戰後,邊境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遭到以軍佔領,讓時為國防部長的老阿塞德(Hafez al-Assad)有機可趁,於1970年發動政變,成為敘國實際統治家族至今。

臨危受命接下政權,卻讓敘利亞從此陷入長年內戰的阿塞德。(湯森路透)

後因長子巴西爾・阿塞德(Bassel al-Assad)意外驟逝,本業為眼科醫師的次子巴沙爾・阿塞德被從英國召回,並於2000年父親病逝後,接掌敘利亞大權到今天。卻因行事作風過於強勢與不信任,讓眾多遜尼派信徒的怒火愈燒愈旺。

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連環爆發後,許多城市從大規模抗爭演變為反抗軍,戰火捲入更複雜的國際關係,讓伊朗、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以色列等國也成為「關係人」之一,讓這把火始終無法熄滅。

而介入的外國勢力中,在幫忙剿滅伊斯蘭國同時,卻呈現支持政府或反對派的對立局面,極為複雜的排列組合,最終讓大批平民身受其害。加上雙方都不願退讓下,敘利亞的局面仍然屬於零和局面。

拉攏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的阿塞德政府,與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英、美和法等國支持的反對派勢力,似乎讓敘利亞重現當年冷戰期間的「代理人戰爭」。

達成停火協議後,俄羅斯與土耳其軍隊聯手進行巡邏任務。(湯森路透)

土耳其讓內戰更加複雜

當土耳其「取代」美軍在當地的角色,反倒讓敘利亞內戰更加混亂且複雜。

反對阿塞德政府的他們,雖然支持反抗軍、卻同時猜忌許多庫德族部隊;同時間在更高層級的考量上,土耳其選擇與阿塞德背後靠山之一的俄羅斯聯手,確保敘利亞維持穩定秩序,讓該地的地緣政治愈發棘手,也意味著將存在更多無法預期的不定時炸彈。

更多上報內容:

【確診破2萬】土耳其縮減敘利亞軍事部署 青壯公民每週可領5片免費口罩

「每10小時就有1名孩童喪命」 敘利亞10年內戰37萬人民喪生

敘利亞11歲桌球少女搶下東奧門票 將成奧運52年來最年輕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