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佩蓉觀點:雙「眼」看中國─誰能明白陶勇之傷與李文亮之死

吳佩蓉
風傳媒

2020年2月6日深夜,跨過7日清晨,許多人和我一樣徹夜未眠,緊盯著螢幕了解李文亮醫生的狀況。我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多看到國際媒體報導李文亮的死訊,隨即轉發在我的粉專,沒多久,中國微博的動態牆上刷了一長排的悲憤滿溢與哀慟莫名的貼文,其中幾則還是出自知名媒體高層的手筆。

「陽世少良哨,九天增妙音」、「為眾人抱薪者,今夜暴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以困阨於荊棘」,在追悼的同時,許多網民更呼籲中國政府手下留情,別「壓熱搜」、「刪帖」,多則貼文的點閱量和留言瞬間暴增,數以千、萬計。哀思的氣氛持續一個多鐘頭,接著情節出現翻轉,有消息宣稱李文亮仍在搶救中,有的網民開始祈求上蒼保佑好人,甚至願意折壽贈予李文亮。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陽世少良哨,九天增妙音」、「為眾人抱薪者,今夜暴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以困阨於荊棘」,在追悼李文亮的同時,許多網民更呼籲中國政府手下留情,別「壓熱搜」、「刪帖」。(吳佩蓉提供)

丞相,真的起風了?

如同「被搶救」好幾小時的李文亮,徹夜等待的網民終究「獲賜」了真相,武漢市中心醫院證實了李的死訊,排山倒海的指責如海嘯般湧向武漢、湖北及習近平政權。要求中國政府必須向李道歉。有那麼一瞬間,我心裡冒出,李文亮醫生的死,會不會催生中國真正的言論自由?和我有著相似念頭,卻驚懾政權恐遭網民口水吞噬的中國官員,火速頒布紅頭文書「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應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做全面調查」,試圖平息怒火,各平台的網路管理員趁機撲滅激進的熱搜火種。

中國政權非常識相地「體察民意」,將李文亮醫生從「造謠者」的身分,追認並加冕其「疫情吹哨人」的桂冠,默許民間各種悼念的舉措,他們終於「能」、「明白」,一只薄薄的「訓誡書」對政權穩定的危害程度甚於新型冠狀病毒。

「李醫生不愧是眼科醫生,他在最後一刻治好了許多人的眼睛!」有個中國網民下了這樣的評語。李文亮究竟是個怎樣的醫生呢?他出生於1985年,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畢業,從他過往發的微博,是個愛追劇、追星、也喜歡品嘗美食小吃,蒐羅電子產品的眼科醫生。當他發現隸屬的醫院出現疑似SARS症狀的患者,傳訊息向醫界同儕警示,沒料到引來當地公安找上門追究,說他在微信發表不屬實的言論。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公安機關希望你積極配合工作,聽從民警的規勸,至此終止違法行為。你能做到嗎?」、「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知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李文亮簽下了「能」、「明白」,繼續回到第一線崗位盡責為患者看診,未料數日後自己染上肺炎,得年34歲便撒手人寰,留下年邁的父母、一子與懷孕中的妻兒。李文亮醫生的死,真能讓中國人民看清中共政權的本質?只能留待時間去證明。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醫師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在官方的警告下,李文亮簽下了「能」、「明白」,繼續回到第一線崗位盡責為患者看診,未料數日後自己染上肺炎,得年34歲便撒手人寰。圖為李文亮去世相關微博貼文。(吳佩蓉提供)

事實上,就在今年1月20日,中國境內另一位「眼科」醫生之傷,亦喧騰一時。年僅39歲的眼科醫生陶勇,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36歲當上北京首都醫學大學的教授,並擔任朝陽醫院眼科的主任醫師。根據中媒《財新網》的報導,一名崔姓男子先前在朝陽醫院眼科接受手術治療,但術後出現嚴重併發症。陶勇出手接案,讓崔男的視力好轉。但崔男認定自己是「醫療疏失」受害者,怨恨之餘,持械闖入醫院尋找原執刀醫師未果,轉而砍殺看診中的陶勇,他身中多刀,急救後雖保住一命,但後腦顱骨與左手肌腱嚴重受傷,日後能否繼續行醫,尚在未定之天。

這幾年,中國的「醫鬧」事件四起(醫療糾紛衍生的亂象),諸如毆打醫務人員、在醫院故意設靈堂灑冥紙、言語暴力、恐嚇等「維權手段」層出不窮。去年12月24日,北京民航總醫院爆發殺醫事件,楊文醫生在急診室輪值時遭病患的兒子砍死,震驚社會。10月22日,甘肅省醫院一名42歲女醫生,也遭一名病患連砍20餘刀後致死。

中國的醫療資源與保險制度失衡,很多病患得靠借貸,甚至花費鉅資,卻得不到妥善的照護與治療,心生不滿,第一線醫護就成了出氣筒。上述的殺醫事件已非特例,於是,中國在去年底通過「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凡「擾亂醫療衛生機構執業場所秩序,威脅、危害醫療衛生人員人身安全,侵犯醫療衛生人員人格尊嚴」的行為,將受到拘留或罰款等行政處罰,構成犯罪的,將追究刑事責任,明確保護醫護免受暴力侵害。

兩位眼科醫生的死傷,透視了中國社會面臨的挑戰與難題。陶勇之傷,凸顯醫療糾紛對於醫病關係的危害日益嚴重,也讓醫護的人身安全獲得更廣泛的重視;而李文亮之死,無疑地更加意義不凡,他讓中國的言論自由權,「亮」起一線曙光。

當愈來愈多人民體認,爭取言論自由的呼聲,不僅只是少數人在意的「人權」,而是關乎自個兒的「人命」時,中共政權維穩的手段恐怕很難再稱心如意。希望「你們」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們」,如果「你們」固執己見,不知悔改,繼續進行違反人權的活動,甚至危害人命,「你們」將會受到人民的制裁,被收起的哨子會伺機再響,「你們」聽明白了嗎?

*作者為前促轉會副研究員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1738人的寶瓶星號為何只驗128人?學者大讚防疫人員邏輯「好聰明」
相關報導》 國軍支援口罩工廠卻傳「後備頂不住了」 國防部回應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