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不用說抱歉,妳為台灣做了一件好事

吳典蓉
風傳媒

什麼樣的人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記者及作家Christopher Hitchens在《異見者:致憤怒的青年世代》一書中介紹19世紀以來形形色色的異議者,他們沒有一定的意識形態,可能左也可能右,他們也不是出身特定的階層,貧富皆有,他們唯一共同的特質就是:勇氣;在民主激情年代的台灣,勇氣是什麼樣貌,我們終於看到了,吳佩蓉不是什麼名人,出了綠營助理圈,也許沒有多少人認識她,但她驚天一爆,重點不在重挫蔡政府,而在於讓人看到台灣民主還有一點機會。

民進黨執政以來 第一個自省聲音

最諷刺的是,如果過去那些敢於反抗威權的政治犯是他們那個世代的極少數,那麼,敢於發出異見者在當前台灣執政圈子更是稀有品種;這兩年來,我們看到的是,從毫無顧忌、走法律邊緣的清算黨產到通過大筆前瞻預算,民進黨都如入無人之境,國會監督形同虛設,司法一遇到執政黨戰略就自動退讓,更別說民進黨內還有絲毫自省的聲音,正因此,吳佩蓉孤單的異議第一聲,才會具有震懾政壇的能量。

對當權者唯唯諾諾也許是常態,但並非總是如此;就以當前美國為例,自川普上任以來,他對內破壞法制、對外傷害國際體系,共和黨大老多數噤聲,這也許是美國史上最黑暗的年代,但是在黑暗中仍有點點微弱星光,有不少和川普同陣營的人、以各種方式監督反制,為民主留下生機。剛去世的共和黨參議員馬侃,堅決投下反對票,維持了川普深惡痛決的歐式健保;美國前聯邦調查局長James  Comey拒絕效忠川普被革職,他以《更高的忠誠》一書表明心跡,效忠的是國家而不是黨派或個人;最近更令人意外的是美國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他向來對川普忠心耿耿,但在通俄門事件中,他不但拒絕中止調查,更反嗆川普,他領導的司法部絕不會受到政治考量的不當影響。

張天欽「東廠」若落實 台灣將不再是民主國家

如果說,美國公職人深知必須效忠國家而非黨派,台灣人為何身陷政黨迷障、反其道而行,國家認同之爭看來只是藉口,這一次吳佩蓉所揭露的,讓我們清楚的看到這點,第一、蔡政府宣稱提名跨藍綠的黃煌雄出任促轉會主委,意指未來任務不是清算鬥爭而是真相和解,但看來張天欽才是實權人物,當黃煌雄在記者會上還無法回應究竟要採南非模式還是東歐模式來處理轉型正義時,張天欽早已公開操作要求提出高度爭議的除垢法,打算清算前朝的司法、執法人員,黃煌雄和他其促轉委員形同樣板;第二、轉型正義要處理的主要是威權時代的程序不正義,張天欽竟然自比「東廠」,以過去刑求之地刻意引喻,這已是恐怖至極的人權大倒退,何有一絲絲促進轉型正義可言;第三、最嚴重的是,將轉型正義及促轉會作為打擊政敵的工具,這已牴觸民主規範的最底限,跨過這道深淵,台灣將淪為不民主國家!

這次的爆料令人嚇出一身冷汗,即使最悲觀的人也沒想到執政黨要員已淪落到這個地步!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即使善意打造的制度都可能走向地獄,更何況促轉會已成為某些人心中最惡意的東廠!

張天欽請辭只能短暫止血 民進黨還有更大的民主問題要解答

處理張天欽事件,民進黨府院黨明快果斷,但也只能短暫止血,因為,促轉會事件牽動的是更大的民主爭議,第一、促轉會名為獨立機關、為何如此輕易成為政黨鬥爭工具,如果沒有監督機制,未來如何取得人民的信任;第二、張天欽這樣的人如何成為促轉會副主委,事實上民進黨對他絕不陌生,他從陳水扁時代就擔任民進黨廉政委員,一直持續到蔡英文時代;是民進黨過去從未發現他的黨同伐異習性,還是民進黨與張臭味相投、習而不覺其臭,無論那一種,都不是張天欽閃電辭職可以釋疑的。這些爭議未解,轉型正義將只是浮花泡影,正如民進黨過去口口聲聲追求的理想,全部會瀕臨破產。

Christopher Hitchens在《異見者:致憤怒的青年世代》一書中如此形容「異議者」:「這是個高貴的稱號,它必須被贏取而非自稱,它意味著犧牲和風險,而非單指意見不和」;犧牲可以大到如左拉必須逃亡、最後病死他鄉;另一種犧牲則是被孤立、被抺黑、失去工作,其實同樣壯烈;吳佩蓉可能從來沒想過這些頭銜,她在踢爆之後的長文一再跟同事及朋友道歉,但她為自己的理念付出代價,至少讓台灣比昨天進步一點點,就如 Hitchens所說,她贏取了「異議者」這個光榮的頭銜。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