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既然選了人多的那條路,范雲還欠一個解釋

吳典蓉

已列入民進黨不分區安全名單的范雲,上周激烈對戰柯文哲,為民進黨力人出了一口惡氣,令他們驚艷無比;確實,范雲咄咄逼人的戰力,即使是最會打選戰的民進黨,也幾乎無人能出其右;然而,學運世代出身、長年支持社會民主、闗注女權運動的范雲,這次轉戰民進黨不分區,當打手就未免太屈就她了!

坦白說,范雲這次對戰柯文哲雖然火力十足,然而這卻是一場失焦的論辯,大家若還記得太陽花運動時期一場一場的審議式民主討論,就可以反證眼前這一場對戰只是讓台灣的政壇多了一場無意義的口水戰罷了。

今年各黨不分區名單可說是集怪象、亂象之大成,先不要說名單良窳,純就不分區這個制度而言,如郭台銘人馬分散次親民黨、民眾黨兩黨,國民黨和新黨竟可共享人選,再如范雲以社民黨創黨人列入民進黨不分區;針對這些亂象,從沈富雄到民進黨的同路人王浩宇等早有零零星星的批評,柯文哲20日接受專訪時也不忘品評一番,他當天說「時代力量被癱瘓一半」,「社民黨掛了-----斬首戰術」。

柯文哲自以為俏皮的品評,當天晚上卻迎來范雲強力的回擊,范雲不但引用大老林義雄「被不入流的人罵,是一種光榮!」極為嚴厲的語言來修理柯文哲,更提出柯文哲曾二席邀請她擔任副市長一事,反擊難道柯文哲當年不是也要收買她嗎?

接下來幾天就成為誰收買誰的大混戰,然而這裡有兩個盲點,第一、柯文哲第一時間並未提到收買,范雲第一時間的強力反擊因此顯得突兀。柯文哲說的「斬首戰術」雖然不中聽,但並未距離事實太遠,也是多數人的觀感,不管范雲認定提問的人多不入流 ,這都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第二、范雲和柯文哲目前對邀請擔任副市長一說各執一詞,然而,即使此事為真,受邀擔任副市長和出任不分區,兩者在政治意義上完全是不同層次的事。

柯文哲曾邀請民進黨籍的陳景峻擔任副市長、民進黨籍的李文英擔任副祕書長,但是兩人不但維持黨籍,李文英更是在民進黨提名自家台北市長候選人後立刻辭職,不管在職務中或離職後,他們都保持了相當的自主性,如果到市府工作就是被收買,恐怕陳景峻要第一個跳起來反駁;相反的,擔任政黨不分區完全是政黨政治的範疇,依選罷法必須入黨,不但要為黨的政策宣傳,而且只要黨做出決定、即使個人不同意都必須服從,這樣的關係以「收買」來形容太過,但是未來民進黨的所有政策,身為不分區立委的范雲不管同不同意都必須買單,自主性極低;也許范雲有自信也有意願去說服民進黨,她可能要先看看先行者尤美女挺同婚,而在黨內成為異類的下場。

如果台灣真的有所謂審議式民主討論的可能,范雲要回答的問題不是「收買」問題,而是選擇的問題;正如管碧玲所說,以范雲的能力早該到立法院擔任立委了,事實上2016民進黨情勢大好時,也有民進黨人士建議范雲不要在艱困選情,改到其他較有可能選區參選,可能就一舉當選了;但范雲仍堅持在大安區奮鬥,選擇人比較少的那條小徑,為何此刻要轉向?

范雲在臉書也做出解釋,中國對台灣步步進逼當然是主因,然而這個回應並未回答問題;畢竟,國民黨被打成傾中政黨、連民眾黨都被抹紅的狀況下,即使民進黨的人都不敢說社民黨、時代力量或基進黨、台聯是親中政黨,事實上,就統獨光譜而言,這幾個小黨都比民進黨更算是堅定台獨,坦白說,也具有尾巴搖狗的實力,這一次民進黨立院黨團趕在本會期末提出反滲透法,正是因為要與時力等小黨爭奪深綠票源;如果台灣主權真有失落的危機,小黨的競爭及監督可能更有效!

其實,范雲加入民進黨,最大的挑戰絕對不是統獨危機,而是她的社會民主理念;因為蔡政府是一個將減稅拿來自誇、當成政績的政黨,而不顧表面上的全民大減稅,卻是富人減的稅最多;這不但扭曲國家財政資源分配,長期也必然成為年輕人的負擔;過去,以獨左著稱的社民黨對此使不上力,范雲加入民進黨後,有可能使得上力、扭轉民進黨的不分貧富的民粹討好政策嗎?

台灣多數政黨都是千瘡百孔,許多人有一本難言的帳,又何必獨責范雲?然而,范雲的答案是重要的,因為她對年輕人而言有相當的示範意義,她鼓勵苗博雅繼續留在社民黨奮鬥,這個答案其實模稜兩可,對後繼者幫助不大;到底再走社民黨這條小徑還有沒有意義?年輕人再加入社民黨是不是走冤枉路,范雲的答案是有參考價值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誰是政黨最強吸票機?不分區好評影響力排行榜劉宥彤、范雲入圍前3,第1名竟是「他」
相關報導》 「理『柯』太太」火力十足!民進黨反擊柯文哲,范雲擔重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