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民進黨再度完全執政會發生什麼事?

吳典蓉

一切問題的根源是來自一個自恃沒有選舉壓力,獨斷決行、有如脫韁野馬的連任總统。許許多多人民的心中已生出莫名的恐懼,一個對權力極度傲慢、濫用權力的總统,未來四年可能走向威權體制復辟,讓台灣陷入民主獨裁的危機

這段話出自何人?看似擔心蔡英文連任的國民黨?其實,這段話是出自蔡英文,2012年馬英九連任總統,在就職前夕,卻因開放含瘦肉精的美牛進口、及油電雙漲,引發重大抗爭,當時已因敗選辭去黨職的蔡英文寫了一封信給馬英九,針對未來4年提出嚴厲的警告。

台灣人很健忘,「不是忘記就是害怕想起來」,否則,每一位政治人物都將面臨被自己的話語追上審判的時刻;如果沒有選舉壓力的連任總統就可能獨斷決行、有如脫韁野馬,那麼2012年和2020年的時空有何重大不同,蔡英文可以保證她連任後不會獨斷決行、有如脫韁野馬?

民進黨也有被自己話語追上的時刻,2008後馬政府完全執政,民進黨當時在國會及街頭發動強烈抗爭,矢言要推翻馬政府的「獨裁」政權,事隔多年,民進黨力推「國會過半、完全執政」時,卻渾然忘了當年的「獨裁說」,而美其名這才符合「責任政治」原則。

將當年完全執政的馬政府形容為獨裁政權,可說是刻意時空錯置,因為民選多數並非永久多數,若依民進黨當年邏輯,目前完全執政的蔡政府豈非也是獨裁政權?然而,這也不代表現在的「責任政治」說是合理的,蔡英文競選連任操盤手林錫耀反駁「藍綠不過半、第三勢力進國會」的說法指出,若兩黨不過半,小黨成為立法院可左右法案的關鍵力量,一旦法案政策出問題,無法向小黨咎責,違背民主責任政治原則。

事實上,對德國等歐洲國家都而言,聯合政府可說是常態,其間當然有爾虞我詐之處,小黨要不要加入聯合政府各有盤算,但是各政黨的主張相當清楚,而且必須立下承諾書,對於選民而言,這樣的程序可能比單一大黨口說無憑的承諾,更容易咎責。

權力制衡的監督機制才是民主的核心

更重要的是,林錫耀自己也承認,內閣制聯合內閣「如果執政失敗就是解體,各自訴求再次選舉,台灣這種半總統制的體制不能這樣搞。」半總統制在台灣被政治人物操作成總統制,總統制的原則是權力分立、互相制衡,美國建國諸賢制憲時,就擔心選出英國式的皇帝,因此賦予不同權力來源的國會相當大的權力,即使政治趨勢是總統的權力一再擴大,但是國會權力權威都不容忽視,2018年美國期中選舉時,美國自由派輿論多支持民主黨能拿下眾院,否則美國的民主恐禁不起川普的傷害;事實上正因為民主黨掌握國會,才能讓川普利用國家統帥掌握外交及國防戰略之便、要脅烏克蘭總統圖利他個人的大醜聞現形。

換句話說,在川普的任意摧殘下,美國由於有堅固的民主制衡、權力分立機制傳統,才能勉強維繫民主及保障個人權利,反觀台灣呢?已經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其實早就出現制衡崩壞的現象,隨便找就有案例,例如,前瞻建設沒有完整計畫就向立院提出預算案,在審議過程中又濫用一事不二議原則,不處理、不討論在野黨所提出的刪減議案,以便加速闖關;事後國民黨等在野黨向司法院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竟以聲請者中有人未參與表決、因此人數不符而不受理;為人民把關國家預算是國會議員的重要職責,但民進黨仗著多數剝奪在野黨討論的權利,同時,本應是權力制衡重要機制的司法院也棄械投降;最新的數字顯示,各縣市前瞻預算執行率,以北高二個在野直轄市最高,其他都低於4成,監督機制瓦解的後果很顯然是要全民承擔的。

另一個例子是沒收公投,民進黨只因為九合一大敗,擔心公投再成對手陣營的動員利器,竟然修法限制公投舉行時間,明定不得綁大選,讓公投實質無法過關;值得注意的是,綠營諸多公投的真實信徒,竟然無人置一詞,可以說,民進黨在濫用國會多數的同時,內部幾乎沒有監督反省機制。

沒收公投和前瞻預算輾壓闖關,只是民進黨政府這幾年來濫用國會多數的例子而已,多數時間蔡政府要員只要耍耍嘴皮及玩玩貼圖就可以過關;我們必須戒慎恐懼的是,當一個內外都喪失監督機制的民進黨再度完全執政時,會不會真如蔡英文當年預言的「獨斷決行、有如脫韁野馬,走上獨裁體制」?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韓國瑜選情急凍!游盈隆:蔡英文鹹魚飛上天,民進黨可能再度完全執政
相關報導》 國軍政戰將領異動告一段落!陳育琳成國防大學政戰學院60年來首位女院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