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當法律人為辣台妹拋棄專業

吳典蓉

知名歷史學家史奈德在《暴政》一書中總結了20世紀的幾個慘痛教訓,其中一個就是「勿忘專業倫理」,對納粹大屠殺曾深刻研究的史奈德指出,納粹的行刑隊中律師比例異常的高,當年這些專業人士(包括法律人、醫師、商人、行政官僚)如果遵守專業倫理、或至少不積極配合,納粹還能如入無人之境的大肆屠殺嗎?

談20世紀的慘痛教訓,當然是為了當代,《暴政》出版時正是美國總統川普當政、民主出現危機的時刻,民主的危機是全球現象,台灣則是兩面作戰,一方面我們必須面臨來自中國對國家主權的威脅,但在這個過程中,台灣民主也出現了《暴政》所說的許多現象,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法律人的角色。

來台殺人的香港嫌犯陳同佳日前傳出有意來台受審,府院高層態度前後丕變;陸委會一開始強勢表態沒有司法互助前提下,司法不處理陳同佳案,這形同無視先前士林地檢署所發布通緝,赤裸裸的以政治干預司法;既有陸委會代表高層祭出的尚方寶劍,黨政要員從行政院長、內政部長到民進黨立委口徑一致的痛批香港意圖,如蘇貞昌說的「香港人殺香港人,說要送來台灣,這很詭異」,內政部長徐國勇更說依「屬人主義」,陳同佳應該在香港接受審判;最尷尬的也許是法務部長,必須和陸委會同框支持香港優先審的主張。

荒謬的是,一干人等隔了一天全部翻案,陸委會改口「香港不審,我們來審」,並去函港府、要求派員赴港押解陳同佳。蘇貞昌也不再說這是「香港人殺香港人」,重現強悍作風的表示,「只要陳同佳一入境馬上逮捕」。

蔡政府這些法律人活生生為台灣示範了一次漢娜鄂蘭所形容的「換餐桌禮儀」,鄂蘭此文的背景是,納粹上台後,大家習以為常的道德規範一夕瓦解、有如「改變餐桌禮儀」那樣輕鬆隨易;如果說納粹時代「改變餐桌禮儀」的後果是慘絕人寰的悲劇,那蔡政府法律人的表現,到目前為止則是一場鬧劇,也許有人會認為,將這些行為與納粹相比未免太過,然而,當閣員動輒聞風改變標準而不顧法治及法律專業時,又如何能期待他們在更關鍵的時刻秉持專業倫理呢!

其實,蔡政府閣員放棄專業並非今日始,最明顯的就是蔡英文之前主動提出要訂定中共代理人法,該法從理念到執行都有問題,但第一時間行政立法兩院都無人敢有異議,這已不是專業倫理有虧,而是連基本常識都有問題!之後還是台商反彈,陸委會及立法院才趁機下了台階。

可以說,台灣政壇隨意「換餐桌禮儀」的大背景是,民進黨政府幾乎是蔡英文一人說了算,在野的國民黨是「敵人」,在野的時力被為不太聽話的小綠,黨外的監督力量在民進黨的恐中牌下全遭污名化;至於黨內,應該要監督行政部門的民進黨立委已是「應聲蟲」,而行政體系的閣員又喪失專業倫理;這樣的政治生態和納粹也許相差還遠,但是要走到現在全球很流行的「不自由的民主」,其實只有幾步之遙!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陳同佳投案「轉彎」衝擊?未來事件交易所:蔡英文與韓國瑜差距縮小為$3.2
相關報導》 談陳同佳案 陳水扁:不管什麼名義來台先抓起來繩之以法就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