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至少賴清德知道自己組的不是戰鬥內閣

吳典蓉專欄
風傳媒

賴清德才剛上台,台灣政壇出現4種截然不同的預測,第一種是賴清德成為綠營真正共主,蔡英文即將跛腳;另一種則是賴清德將成為蔡英文的替罪羊,2018為敗選下台;當然最好的可能是蔡賴成為利害共同體,齊力穩住民進黨政權,最壞的可能是賴清德救不了蔡英文、民進黨,最後連自己也陪葬。

賴清德保留定義自己的空間

4種不同的可能性殊難預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賴清德絕非被動被定位的諾諾之輩,最明顯的例子是,賴清德北上前,各大媒體都出現「賴清德組成戰鬥內閣」的說法,然而,賴清德在交接記者會中強調,新內閣「不是戰鬥內閣、選舉內閣,而是做實事內閣」,同時也致電及拜訪在野黨鞭,以實際行動反駁戰鬥內閣之說。包括賴清德一上台就改絃更張宣布軍公教調薪,此舉未必是安撫「敵營」,但至少不是綠營人士向來的主張。

當然,民進黨對賴內閣的績效導向很清楚,就是選舉結果定成敗,賴清德不想成為選舉內閣,恐怕由不得他,然而,公開否認戰鬥內閣的表態,仍然是有意義的,畢竟,如果賴內閣伊始就成為烽火內閣,則任何善意政策一推出都會在朝野惡鬥中灰飛煙滅,過去一年多的經驗可以證明,不到3分之1的席次的國民黨仍能有效杯葛議事,即使未能擋下法案,但至少可以讓執政黨沒有足夠的正當性。

蔡英文在宣布新閣記者會中交付7項任務,但即使賴清德保留「定義」賴內閣的空間,在雙首長制這場權力遊戲中,賴清德未必就是屈從蔡英文的執行長,但賴清德未成為蔡英文的替罪羊,仍然有民進黨根本的問題要面對,這也是選民評斷賴內閣的重要基準。

什麼是好政府:問責和政府治理同樣重要

就以美國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所提出的所謂好政府的條件,至少必須做到政府治理、法治與問責制度三大標準來看,先從問責制度談起,這是民主國家最基本的要件,然而,民進黨政府是否受到制衡監督,就以黨產條例及前瞻基礎建設的軌道建設而言,目前看來,即使在野黨抗爭,或社會提出不同意見,但民進黨多數是置之不理,這即使不算是獨斷獨行,但對於「選舉多數不見得就代表民主」這樣的理念看來,其實是有違背的。賴揆將來能否在總統府與民進黨之外,保留自主空間,納入在野黨及輿論影響決策的空間,將是其聲望能否維持不墜的關鍵。

再來,就政治治理而言,這可以分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執政能力,這是賴清德最關心的,也就是他所形容的實事內閣,「誠實面對產業轉型、投資障礙排除、一例一休衝擊、能源轉型挑戰、少子化高齡化所帶來社會危機、政府計劃管控,年改、司改、稅改給等社會關注議題,新內閣都會隨時擬訂策略,踏實解決問題,讓改革展效率,建設加速推動讓經濟得以進步發展。」

然而,賴清德的實事內閣一開始就可能踢到鐵板,就以排除投資障礙而言,產業憂心缺電危機,然而廢核是民進黨核心價值,再生能源遠水救不了近火,林全內閣無法處理的,賴清德內閣恐怕也很難提出神奇解方。

另外,賴揆在上台前就已一再高呼調整一例一休政策,這也許是產業界最樂見的,但是在呼應資方的同時,能否同時改善勞方的工作條件、至少讓勞方有談判的籌碼,這也是對賴內閣的考驗,否則,民進黨可能會被視為是一個背離勞工的政黨。

小心民進黨家產化 足以失掉政權

政治治理的另一個層面,是政治清明。福山形容政治制度起源,一開始是從家族到部落再到正黨國家,然而近來卻出現逆流,國家再退回家族,出現所謂的「新家產制」,國家公器成為個人或政黨爭相搶奪分配的資源;民進黨政府再度執政後,從台北農產中心、中油、金管會都是有人力人士爭奪的地盤,有權力角逐的人士當然都是綠營能人,其中以新潮流系最受矚目,大大小小位置都令其他派系眼紅;尷尬的是,賴清德正好是新潮流極力栽培的明星,未來賴清德不但要扺擋民進黨內要求分配的壓力,更難的是如何拒絕同派系的戰友。然而這樣的定力是最重要的一關,將國家做為私產,這是對選民大的背叛,也是選民最痛恨的,賴清德必須好好算一下,若為此失掉將來的大位,是否划算!


相關報導
「新潮流多數不贊成賴清德接閣揆」林濁水:陳菊是關鍵
出席綠營中執會說明公務員加薪 賴清德:盼解決薪資停滯問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