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誰讓吳音寧成為代罪羔羊

吳典蓉
風傳媒

以台灣人淺薄的記憶容易量,任何公共政策爭議,要能綿延兩週以上並非易事,而北農休市爭議之所以能夠春風吹又生,一大關鍵就是北農總經理吳音寧3月7日未出席董事長召集的記者會,反而晚間跟著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到批發市場,這件事無論吳音寧事後如何解釋,都坐實了她「看上不看下」不將董事會看在眼裡的表象,在蔡政府漸失人心之際,此舉更讓她成了蔡政府最典型的負面象徵。

吳音寧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蔡政府內有人無法維持空氣品質的承諾,有人無法落實勞工權益的保障,這些人也許一度成為眾怒對象,但都沒有像吳音寧這樣,火燒不退,為什麼?最簡單的原因是,吳音寧犯了常識性的錯誤,換句話說,她換了老嫗能解的錯誤,因為,任何稍稍在私人企業工作過的都可以了解,總經理身為專業經理人,對經營績效負責、對董事會負責、對公司可能出的大小意外負責,絕對不可能出了事就神隱,而且還無視董事會;她的態度羞辱了在職場日以繼夜、戰戰競競的上班族;也見證了民進黨懂得搶位置、卻完全忽視公司治理的心態。

吳音寧為何不肯出席記者會?據她的友人所說,是怕被當成替罪羔羊,他們無法理解的是,替罪羔羊有時就是負責任的一種方式。北農休市爭議鬧到今天,除了董事長陳景峻口頭請辭外,沒有人負起責任,北農14日甚至發聲明指吳音寧非常適任,這樣無法負責的狀態,又是誰造成的?或是說,這樣不必負責任的心態,又是從何而來?

舉世無雙的「總經理制」 蔡政府操控的最佳白手套

這要從民進黨自創、舉世無雙的的「總經理制」談起,北農官股(農委會加上台北市政府)約4成5,但民股達5成多,換句話說,民進黨政府並未掌握董事會多數,為了掌控北農,民進黨政府發明了所謂的「總經理制」,就是要跳過董事會、但又能掌握北農;民進黨政府去年就要以此一方式換掉北農總經理韓國瑜、搞得滿城風雨,終於逼退韓國瑜,換上吳音寧;結果證明所謂總經理制,竟成為漢娜鄂蘭形容的「無人之治」,一場休市爭議,不但沒人負責,而且是成為大家互推責任的最好藉口。

另一個「總經理制」的操作就發生在公廣集團的華視,陳郁秀才是公廣集團董事長選出的董事長,但她必須與蔡政府妥協,接受「上面」交下來的總經理郭建宏,最後董總鬧得不可開交,陳郁秀透過董事會解除郭建宏職務;其間恩怨外人難解,但值得質疑的是,既然是公廣集團,政黨或政府本來就不該介入,蔡政府有什麼理由非要安插人馬不可!

換句話說,蔡政府在有官股的公司搞「總經理制」,無疑是另類酬庸,更是政府黑手操控最穩當的方式。

吳音寧農運出身,自少即關心農民,她及友人想必無法接受「酬庸」這樣的指控,然而,「一方的正義對另一方卻恰好是酬庸」,唯有專業才可能建立共識基礎,當然,有人會反駁,韓國瑜又有什麼專業!只是這種你可以為何我不可以的態度,恰好印證民進黨就是分肥位子的政黨而已!

北農休市爭議,並非單一原因造成,但吳音寧現在獨自承擔罵名,蔡政府奇特的「總經理制」造成無人得以負責的狀況,是原因之一;更慘烈的是,各種痛責不會到吳音寧為止,因為她成了蔡政府的一個負面象徵,當民怨標的有了真實的面孔,沒有找到代罪羔羊是難以停止的。

相關報導
休市延燒人事 北農發聲明強調吳音寧適任
張斯綱觀點:吳音寧的兩百五十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