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美國兩黨都出手了 台灣對中共大外宣豈能狀況外

吳奕軍

針對中共大外宣滲透美國與盟邦等危機,2月13日美國跨黨派參議員聯手再度提出法案,要求政府加強反制。美國因應之道,可供台灣借鏡。

警惕中共大外宣已經是美國兩黨共識。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與民主黨參議員寇提茲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繼去年六月底,再度共同提出《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Counter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Act),要求政府制定策略,以抗衡中共在美國的影響力,尤其要保護華裔、維吾爾族和圖博(西藏)美籍人士避免遭受中共組織騷擾。

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兼任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共同主席,他表示必須釐清中共行動的範圍,才能有效打擊中共的政治影響力,而本法案如能通過,對美國人民、媒體、學術界與其它受影響之組織深具意義。

該法案強調,中共的政治影響力倚恃強權,滲透腐化民主國家,破壞民主制度與自由。法案也要求美國國務卿和國家情報主管組成跨部門小組,調查中共在美國及盟邦操縱媒體、傳播假消息、影響學術機構、經濟脅迫等活動,並向國會報告。

法案指出中共不僅利用假消息與脅迫,培養利於中共之意識形態,並且壓迫反對者,侵犯各國華僑與各族僑民之人權。

中共在美國及盟邦操縱媒體、傳播假消息、影響學術機構、經濟脅迫等活動,已引起美方高度重視。(美聯社)

去年六四曾提相關法案

2018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鎮壓屆滿29週年之際,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及民主黨眾議員卡普特(Marcy Kaptur)共同提出此《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草案,期以遏止中共滲透美國,這項法案另有多名眾議員支持。

該法案草案指出,中共利用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等制度,擴張意識形態,不擇手段影響政經精英、媒體輿論、公民社會、學者專家、僑居社區。

該草案也要求,美國政府在政策上應明確區分中共政權、中國人民、中華文化等等,據以制定更精準之策略,以因應中共大外宣積極滲透。此外,要求美國大學與社區經由中共資助的上百個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應註冊為「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

美國政府朝野當然知道許多組織是中共的外國代理人—直譯也就是駐外特務機構。若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該組織就必須對美國政府公布其與中共政府的關係、活動與資金往來。

另在參議院,去年六四之後,12位兩黨參議員共同指出過去4年有許多與中國有資金關係的美國媒體,已決定避免發表涉及中共貪腐之報導。

參議員們認為,以資金影響媒體只是冰山一角,其他尚包括以收購投資影響美國電影視產業、大量設立禁止違反中共意識形態的孔子學院,另於美國大學設立中共黨組織以監視中國學生與學者。

參議員們認為,雖然許多國家會在國際影響輿論,但是中國活動的本質遠遠超越其他國家的合法行動,「長期破壞自由民主,侵蝕美國盟友的力量,削弱民主國家反對中國的能力,取代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影響國際秩序的未來。」

參議員們強調,美國必須繼續支持自由而透明的資訊,確保獨立的民主體制不受影響,川普政府必須制定全方位的戰略以因應局勢。「如果沒有一套清晰的戰略來對抗,民主社會的獨立性面臨風險!」

去年6月28日,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以及民主黨參議員寇提茲馬斯托提出跨黨派法案,並且要求揭露中共在美國的政治影響力。去年6月這兩波提案因程序問題未能完成立法。

去年9月,美國政府反擊中共大外宣,要求中共黨媒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美國的分支機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這被視為是美國政府整頓境內中共大外宣的首度積極行動,並且揭示了持續整頓之趨勢。

中共大外宣緣由

去年5月我曾為文呼籲警惕中共大外宣,文中指出,擅長文宣戰的中共從2008年底開始研擬大外宣「戰略」,2009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重金投資收購西方主流媒體,強化國際政治公關。

中共研擬大外宣當時,正逢世界金融風暴,許多西方主流媒體損失慘重,中共認為是取得國際主流話語權之良機,趁機投資收購。

中共大外宣策略十年有成,引以為傲,包括政府單位、智庫、大學皆有大量研究之公開資訊。然而也許因為鋒芒太露,招致國際警惕。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即曾經深入研究,發表長達50頁戰略報告,指出中共將資訊作為武器,滲透大學、智庫、影視與新聞機構。

此外,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MERICS)發表研究報告提醒,「中共善用歐洲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對歐洲政經精英以及公民社會之影響激增,而民主自由社會卻欠缺警惕。」

另報告指出,中共以重金贊助影響國際媒體、智庫、學者與意見領袖,敬酒不吃者,則經由政府施壓、發動網軍攻擊、鬧場詆毀等等。此外,對不合作之外媒則取消記者證或拒發簽證;對合作態度良好者,則重金邀請、熱情招待。

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答詢立委表示「台灣人要自覺,對台灣最不友善的就是中國!」--誠哉斯言,例如中共大外宣在台灣肆虐已久,越演越烈。

中共對美國的大外宣與統戰滲透模式以及經濟攻勢,早已在台灣展開,可說是毫不避諱公然開戰。此時此刻,美國如何因應中共大外宣危機?台灣實應深入分析借鏡、據以積極執行。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Fridays聯名辣椒界傳奇Tabasco 11道火辣料理滿足你的「重口味」

【影片】迎接川金二會 河內瘋美朝元首髮型、印花T-sh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