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馬雲何必犯愚蠢的錯誤

吳奕軍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阿里巴巴「螞蟻集團」於11月3日晚間突然遭到上海證交所限令暫緩上市,使得這樁甚受國際矚目、原訂11月5日進行的史上最大公開上市案(IPO)戛然而止,當日阿里巴巴美股股價一度重挫9%,市值蒸發760億美元,迄今已經蒸發超過高達1806億美元,阿里巴巴元氣大傷。

更有甚者,許多市場專家評估,螞蟻集團要想重返上市募集鉅資,恐怕遙遙無期。原本螞蟻集團預計上市募資約350億美元,可望締造史上最大規模IPO紀錄,如今已成泡影。

回顧螞蟻集團籌備上市的過程,以及被限令暫緩上市的原因,皆有蹊蹺之處,令人不免懷疑實情恐怕不是表面所呈現的那麼簡單。

政治保送下的火速放行

許多分析指出,原訂5日於科創板上市的螞蟻集團,籌備過程顯然受到監管高層甚至重要政治派系積極支持,例如跑完所有註冊程序用不到兩個月,從8月25日遞交招股說明書到上海證交所原本9月18日通過上市,也只花25天,普遍被認為是「火速」放行,屬於特權急件。

根據流程,上海證交所上市委員會審核通過之後,將報送證監會同意註冊,隨後即可上市發行。

然而與其他案件相較,螞蟻集團上市案是否真是被「一路綠燈」、「火速放行」?

以7月16日在科創板上市的中國晶圓廠「中芯國際」為例,自上海證交所受理文件至審查通過,僅19天便完成所有流程,被媒體與業界喻為「神速通關」,創下上海證交所最速審核紀錄。

市場分析指出,中芯能夠神速通過審核,主因中芯已在香港掛牌,也曾經在紐約掛牌,上市十多年來中芯已經受到市場嚴格檢驗,加上中芯在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的關鍵戰略地位,並且約有六成股權來自中國政府支持的基金投資,擁有國企之「優勢」。

另一方面,台灣矽晶圓廠合晶曾於6月20日公告,持股約48%的子公司「上海合晶」已向上海證交所遞交A股科創板上市申請文件,經查迄今仍待審核;9月28日首家在科創板上市的台資企業上緯投控子公司「上緯新材」,去年12月27日申請,歷時長達9個月。

由上參考可見,螞蟻集團上市案審核通過時程,幾乎真是「中芯國際」等級的「火速放行」,隱然可見審核背後「保送上壘」的強大勢力。

然而在馬雲等螞蟻集團高層於11月2日被證監會、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等中國四大金融監管機構約談之後,3日晚間即被上海證交所以「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含糊理由限令暫緩上市。隨後,螞蟻集團主動宣布同步暫緩原已預定的港交所上市計畫。

中國四大金融監管機構約談馬雲等高管,被許多輿論指涉,主要跟馬雲於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以令當局難堪的語氣與辭句重砲抨擊中國金融系統與監管態度有關,甚至恐怕因此惹毛在視訊會場剛發表金融監管秩序演說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並且「上達」國家主席習近平,讓為此不悅的習近平親自決定終止螞蟻集團的IPO——此消息主要源自11月13日《華爾街日報》轉述中國官員說法。

中國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籌備上市的過程,以及被限令暫緩上市的原因,皆有蹊蹺之處。(湯森路透)

螞蟻集團上市腰斬疑雲待解

然而這點也相當詭異。身為中共黨員的馬雲,創建名滿天下的阿里巴巴集團20餘年以來,早已以長袖善舞、敏銳機伶、能言善道、逢迎當局著稱國際。如今身價超過400億美元(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而且從2018年已經是「被退休狀態」的馬雲,竟然在螞蟻集團上市前的重要場合關鍵時間「鋌而走險」,照著預備好的講稿,發表干犯中共當局以及金融同業眾怒的「狂言」,痛批監管系統扼殺金融創新導致「誰都幹不了什麼事」,指責「當前中國金融面臨的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並將中國的銀行比喻為「當舖」、「害了很多企業家」。

多年前身處事業高峰意興風發的馬雲,曾經「政治正確」地公開說過讓中共當局備感窩心的話,表示必要時可以把財富留給國家,例如「我今天這些所謂的財富根本不是我的,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不要貪戀權力,會惹出事的。」多年後卻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如此「大放厥詞」、「自毀前程」——如果馬雲的智力沒有隨著年齡退化,那就很可能是受到必須配合派系權鬥積極演出的極大政治壓力了。

無論如何,局外人在這場戲中戲也許只能霧裡看花,但如果是身為關心中國局勢與發展機會的投資人,就不能忽略螞蟻集團上市被腰斬這樁重要政治案例,絕對與表相所演的不一樣,而已經迅速表明要「擁抱監管」的螞蟻集團能否翻身,恐怕希望已經渺茫。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守護石虎的家園!家樂福友善石虎保育農作產地體驗之旅

美動保團體認證「影片無關瘦肉精」 國民黨辯:自行詳查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