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臺灣只有挨打的命?如何應對中共武統的聲音?

吳祚來
風傳媒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近日在緬甸聲稱:臺灣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嚴正重申,臺灣是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當然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臺灣外交部僅有聲明或抗議是遠遠不夠的,建議臺灣有關智庫或陸委會召開國際性的專題研討會,邀請國際法專家、現代史家、學者、政要與媒體人,就此進行專題討論,盡可能形成一份國際共識聲明或宣言,對中共領導人的無知妄言,不僅要抗議,也要有知識啟蒙,只有使其回歸常識,才能迷途知返。

搶佔道義制高點與國際話語權,與強化軍事防衛一樣重要,臺灣不能總是被置於被動挨打的地位。侵略臺灣要付出沉重代價,要付出怎樣的沉重代價,戰後如何賠償、戰爭發動者將受到國際法庭怎樣的審判,這些都應該通過國際性的論壇,給世界一個公開的說法,也是給試圖入侵者發出一個警示信號。武力威脅任何一個獨立政治體,都是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去年我們海外民主人士在臺灣參與紀念八九「六四」三十周年活動,受到蔡英文總統接見,當時我評價蔡總統的施政已由保守主義轉型到積極的保守主義。積極的保守主義就是敢於對大陸的滲透與統戰說不,敢於對一國兩制說不,而對中共發出的武統聲音,不僅要說「不」,更應該有積極的應對。而在戰略上積極關注與支持大陸民主化或政治轉型,也回避大陸政治事態與問題,因為只有大陸民主化自由化,才是對臺灣最大的利好。近期大陸發生的不明病毒造成的肺炎已傳遞到臺灣,非典型的病毒卻典型地說明這樣一個現實:臺灣無法回避大陸的各種影響,只有積極主動因應,才有正解。

一、「中華民國臺灣「的獨立性不應成為問題

臺灣總統蔡英文接受BBC採訪時表示,中國需要「面對現實」,向臺灣表示「尊重」。BBC報導說: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一直聲稱自己擁有臺灣主權,並且北京在必要時有權對台使用武力。蔡英文堅稱: 「我們不需要宣告自己是一個獨立國家,」「我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叫自己中華民國(臺灣)。」

蔡英文總統的表述太過溫和,面對大陸長期以來的「武統」聲音,應該有更強力的回擊,「武統「聲音不僅是對中華民國的侵犯,更是對臺灣人民的冒犯。一個政治體要悍然發動對另一個獨立政治體進行「武力統一」,國際社會對此不置一詞,文明世界顯然失去了應有的道義擔當,臺灣的歷史長期不是臺灣人民的主動選擇,而是其它國家、地區諸多歷史罪錯強加給臺灣人民的後果。

「中華民國主權在中國」的歷史合法性是大清朝廷和平移交的歷史成果,「中華民國在臺灣」的 「既實性」(既成事實的性質)則是二戰結束後形成的結果,而「中華民國臺灣」的當代政治合法性,則是「重建」的結果,即:民國政府在臺灣解嚴之後,實施民主憲政、尊重人權、實現黨派競選、民族和解而一步步實現的。相比之下,中共政權在大陸只有既實性,卻一直沒有重建現代政治的合法性(大陸仍然是黨主政治而非民主政治)。

從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提出的「中華民國在臺灣」到蔡英文總統提出的「中華民國臺灣」,我們可以看到明晰的演變脈絡:「中華民國在臺灣」還留有「光復大陸」的想像空間,因為中華民國仍然擁有對大陸行使主權的歷史合法性,而蔡英文減少了一個「在」字,更務實地讓臺灣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主體,無意於去「光復」或反攻大陸。有趣的是,大陸沒有看到今天臺灣領導人的和平善意,反而認為兩蔣時代的光復大陸更符合自己的政治需要。

蔡英文總統連任勝選後接受BBC訪問時說,「中國需要準備好面對現實」,「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連任勝選後接受BBC訪問時說,「中國需要準備好面對現實」,「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連任勝選後接受BBC訪問時說,「中國需要準備好面對現實」,「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總統府)

Image result for 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

為什麼大陸中共政權不喜歡和平共生而更喜歡「光復大陸「的戰爭呢?

因為只要中華民國保留通過戰爭方式「光復大陸」,那麼中共也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解放臺灣」,將兩岸戰爭變成國內戰爭,國際社會難以干預。一旦強調臺灣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性,中共對臺灣的侵略就不是內戰,而是國際性戰爭。

國際社會跟在中共後面念「一個中國」的四字經(以謀取經濟利益),看起來是一句大而無當的政治口頭禪,其實質是一個外交陷阱,它將中共政權對臺灣的侵犯當成一個中國的內部爭端,同時在國際社會窄化了臺灣的政治空間,也矮化了臺灣的主權地位。

二、臺灣已重建了政治合法性,大陸政權沒有

二戰結束後國共與民主黨派達成了「重慶共識」(《雙十協定》)之後,兩黨撕毀和平協定,不用選票卻用武力,決定對大陸的治權,這種武力征服方式無論是誰佔領了大陸,都不具當代政治的合法性,而大陸中共卻要將這種非法方式在七十年後再次強加給臺灣人民或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政權,顯然是沒有意識到,人類文明進程在二戰之後已發生了革命性的進步。即,主權在民,只有通過公民選票決定的政權,才具合法性。未經臺灣人民同意,任何外來勢力不可以改變臺灣現狀。

大陸政權至今沒有重建自己的當代政治合法性,而臺灣中華民國或國民黨政權通過解嚴還權於民,實現了政權的和平輪序,中華民國在臺灣已重建了合法性。這種當代意義上的合法性,決定了其主權獨立屬性,主權在民而不在黨派或政府。

中共政權真正的「合法性」最終應該由公開公正的公民投票來決定,中共政權一直沒有完成合法性的重建,將政權變成一黨專政的極權政治體制。

現在這個一黨專政國家卻要將已然重建合法性的臺灣中華民國變成自己治下的一個區域,不僅沒有合法性,更應該受到國際社會譴責與抗議。

國際社會不僅應該共同喝止大陸的武統威脅,更應該啟動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的程式,這既是保障臺灣的自由民主人權,也是還在中華民國在臺灣的一個公道。

二戰之後,西方大國對中華民國臺灣與其它因共產專政造成的國家民族分裂,採取了雙重標準:東德、西德各自主權獨立,得到聯合國承認,南北朝鮮在聯合國席位也得以確立,現在中華民國應該與大陸政權同時擁有在聯合國主權地位,中華民國臺灣重返聯合國在法理上應該沒有障礙。既便承認了兩個中國,或一邊一府的獨立主權,最終也不影響統一進程(如果兩岸人民願意),譬如東西德國,在民主憲政旗幟下,不是一樣完成了民族國家的統一?所以,無論國際社會還是大陸中共政權應該有充分的認知:中華民國臺灣的主權獨立性,並不影響兩岸是否統一。影響兩岸統一進程的,兩蔣時代是用共產主義一統中國,還是三民主義一統中國,而在現在的語境下,則是在兩岸政治文明達到契合時和平統一(聯邦制或借鑒其它模式),還是所謂的一國兩制(但這一模式在香港已然失敗)。

台灣總統選舉的結果,反映大多數選民對中國威權主義的憂慮。(林瑞慶攝)
台灣總統選舉的結果,反映大多數選民對中國威權主義的憂慮。(林瑞慶攝)

台灣總統選舉的結果,反映大多數選民對中國威權主義的憂慮。(林瑞慶攝)

三、大陸武統聲音是非法的

臺灣大選之後,習近平本人一時「無言以對」,但近日訪問緬甸時,卻公然聲言:臺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國台辦則借記者提問,談大陸民間「武統」聲音:民進黨倒行逆施逼出來的。

喜歡強調「初心」的習近平只要翻開歷史,就會發現臺灣民進黨與國民黨角力的選舉,正是當年中共在延安時代向中國國民黨強力要求的民主「進步」政治,全民普選、民主憲政、軍隊與司法獨立。只是臺灣民主進步黨幫延安的共產黨在臺灣實現了初心,真正實現了以選票方式,進行政權和平輪替,而武力推翻中國國民黨大陸政權的中共,則代替了當年執政黨的角色,在大陸實行真正的一黨獨裁,當年中共罵執政黨的話在大陸應驗:一黨獨裁,遍地是災。

回望歷史,我們發現臺灣中華民國實現了延安中共的「初心」,而中共正在扮演他們當年攻訐執政黨的獨裁角色。民主進步黨在臺灣,共產黨在大陸蛻變為「民主退步黨」,誰在倒行逆施,誰在符合歷史潮流還權於民,任何有正常心智的人,都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那為什麼大陸線民武統聲音開始強烈?一個原因是中共的謊言政治激發了愛國線民的「統一」熱情,另一個原因是,中共只允許愛國統一、武力統一的聲音出現在網路上,如果反對武力統一,就會被禁言甚至被有關部門拘審。

現在中共又出一招,就是借大陸「線民」的聲音,來責難臺灣政治現狀,使中共武統臺灣變得合理合法。

大陸似乎在構造一種邏輯:國民黨無論過去是想反攻大陸,還是現在想經營大陸,都沒有逼迫大陸想武統,現在線民的聲音起來了,是因為民進黨的臺灣主權獨立的主張,責任因此在臺灣執政黨一方。

當年中共武力打敗國民黨政權是為了「解放」大陸,而中共炮擊金門也不沒有受到國際法庭的懲罰與審判,那麼,中共武統臺灣哪怕造成的生靈塗炭,國際社會也會將武統當成中國的「家務事」?

毛澤東倒行逆施仍然是中共「偉大領袖「,所以習近平正在逆行進入新文革時代,毛澤東要解放臺灣,炮擊金門,沒有受到國際社會懲罰與追究罪責,所以,習近平也要如此仿效。在維護臺灣的歷史正義與主權安全方面,國際社會嚴重失責、失卻道義。

從中共的話語邏輯裡,我們可以看到,國際社會一直沒有正視歷史上中共的非法武統(大陸),現實中又高調武統臺灣,國際社會的失責也是重要因由。

中共還強調 「自古以來」臺灣屬於大陸,鄭成功「收復臺灣「符合歷史正義,大清佔領臺灣也是理所當然。史實果真如此?只要翻開臺灣史,會讓飽讀世界經典的習近平大吃一驚,臺灣原生態的本土政權是「大肚王國」(?—1732年),十七世紀初被荷蘭殖民者佔領(1624至1662),明末鄭成功所謂的「收復臺灣」完全是一個偽概念,因為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中原王朝在臺灣實施統治與建設,何來鄭氏「收復臺灣」之說?對臺灣人民來說,只是又一個外來軍事力量開始割據臺灣而已。只是因為大陸移民增加,鄭成功通過民族主義與一定的地方保護,有了一定的道義基礎。還沒有完成行政建設,臺灣即被滿清佔領,滿清1885年在臺灣建省,十年後因甲午戰爭失敗割讓給了日本(滿清建設臺灣省也不過十年時間)。二戰之後的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敗退臺灣,造成了對臺灣統治的「既實性」。如此說來,臺灣自本土的大肚王國終結之後,歷史上沒有一個政權建立了真正的「合法性」。至於中共所言的「自古以來「臺灣就屬於中國,更是一句笑談。

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合法性,直到解嚴之後,即政治民主憲政、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民族和解與轉型正義初步實現。

2019十一國慶大閱兵、解放軍。(美聯社)
2019十一國慶大閱兵、解放軍。(美聯社)

中共解放軍十一閱兵。(美聯社)

結語與建議:

在當下的許多語境中,臺灣主流社會把中共攻擊臺灣設置成可能,似乎主權獨立的臺灣只有挨打的命運,卻在解構其合法性方面,所言甚少,沒有形成主流聲音,更沒有發揮國際社會的聲音,來解構中共的話語霸權威脅。

總統蔡英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中共軍隊侵略臺灣,但會付出沉重代價。如果沿此話題進一步深入,應該邀請國際相關領域專家召開研討會,討論中共從毛時代開始的侵略對臺灣造成的損失,進行評估後聲索賠償,如果中共再一次侵犯臺灣,不僅將面臨巨額的戰爭賠償,決策者與指揮者還將面臨國際戰爭法庭的審判,臺灣也將永遠追究其個人罪責。

當中共不斷描述戰爭威脅與武統觀念之時,臺灣主流聲音不能順著它們的話風起舞,而應該予以強制反擊,更多的討論戰爭結束後,中共將面臨的國際制裁及審判,除了臺灣將會因戰爭而蒙受無妄之災,大陸數以萬計的年輕生命,也將成為炮灰,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所謂的「祖國統一」。國家統一或一統天下,都不是當代社會的核心價值,人權尊嚴與社會自由,才是核心價值。

有鑒如此,我提出建議如下:

增強政治話語的遊戲感消解大陸威權的冷酷與惡意、合縱日本與東南亞,連橫美歐,特別是主動與美國合作,拓展國際空間,主動要求與大陸領導人對話;積極謀劃重回聯合國之路;積極簽署兩岸和平條約;解構中共對臺灣的武統合法性;民間外交遊說國際社會;建立大陸政策智庫或專案研究針對大陸的國策;強調臺灣是文明世界的一員,比強調獨立於大陸,更有意義,因為臺灣自古以來就獨立於中國大陸;還有,敦促大陸中共還權於民,踐行自己的延安民主承諾,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大陸政權,才是對台海持續和平最好的保障。

*作者為獨立學者 專欄作家,現居美國洛杉磯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施威全觀點:國民黨應該提出以中華民國為前提的兩岸論述
相關報導》 風評:政黨靠民意滋養,國民黨不能被歷史綑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