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的紅與黑

胡勇
旺報

李文亮醫生因新冠肺炎不幸病逝,一夜之間引發大陸罕見的輿論海嘯。無數線民自發向這位武漢疫情的「吹哨人」致敬,從大陸國家衛健委到武漢市政府都表達了哀悼,從《南方週末》到《環球時報》均呼籲武漢當局撤銷訓誡並向李醫生道歉,大陸國家監察委亦在第一時間進駐武漢調查。但與此同時,一些嗅到輿論戰硝煙的人伺機而動,有的想把李文亮塑造成「反體制」的悲劇英雄,有的則貶損其「吹哨人」的價值。大陸輿論場的分裂與複雜由此可見一斑。

《南方週末》刊發題為〈哀悼李文亮,應給「吹哨人」正名〉的文章,指出「我們感謝李文亮醫生,因為他基於專業和善良發出的最早哨音。我們也必須銘記,由於那哨音未能得到及時傳播而讓社會付出的巨大代價」。雖然武漢市政府已正式發文哀悼李文亮,但作者認為「訓誡書猶在,『吹哨人』何以安息?人們還希望看到對李文亮等人的訓誡能得到糾正,讓付出了巨大代價的『吹哨人』能得到正名」。

市政府哀悼李文亮

連一向以維護官方正統著稱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表達了對武漢當局的憤慨。「武漢市的確欠對李文亮的一個道歉。武漢和湖北的主官們也欠對湖北和全國人民的一個鄭重道歉。武漢市的主要官員為什麼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間去慰問他,為什麼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對他的態度?我們的一方政府和官員們做錯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個歉鞠個躬,難道就這麼難嗎?」不僅如此,他還嚴厲警告大陸各地官員,「一旦工作出了差錯就應該及時糾正,虛心接受人民群眾的哪怕十分嚴厲的批評。人民群眾是惹不得的,誰惹了人民群眾,最終都會付出代價」。不過,他對李文亮沒有使用「吹哨人」的稱謂。

隨著外媒的大規模報導,輿情開始趨於複雜。胡錫進敏銳地察覺到,有些人開始把李文亮朝政治方向打扮,稱他是「為爭取自由而死」,試圖把他塑造成一個「反體制」的符號。而真實的李文亮其實是一名共產黨員,是一名普通醫務工作者,是一名工作和生活方式都很大眾化的人,他不是一名「政治反抗者」,更不是「頂著迫害壓力的反抗者」。一些自媒體也提醒公眾,警惕有人利用李文亮之死煽動大陸民眾反對當局。

輿情反映趨於複雜

如果說胡錫進的觀察屬於持中之論,那麼一些人千方百計貶斥李文亮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政治投機了。其中署名「師偉」的自媒體文章不僅否定李文亮是「吹哨人」,而且堅稱李文亮在微信群發出疫情提醒不合法,警方對他的處理恪盡職守而仁至義盡,沒有過錯,更無需道歉。在這位作者看來,李文亮不但對防疫幾乎沒有貢獻,而且他無視工作紀律的表現被人利用,營造出混亂的局面,客觀上干擾了防疫。甚至武漢市政府的哀悼也被他批為「被動防守,效果不好」。

最後,李文亮既不是英雄,也不是罪人,他只是一個向親朋好友吹哨的善良的普通人。他在第一時間被約談和訓誡,事實卻證明他是對的,他的染病而亡也因此成為大陸戰「疫」中迄今最悲壯的一幕。用大陸學者強舸的話說,我們懷念李醫生,因為他是普通人的代表。在圍繞李醫生之死的輿情中,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隨著大陸國家監察委介入調查,相信當局一定會還李醫生一個公道。(作者為大陸自由作家、大學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