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專欄:楊潔箎的表演是壓垮和中政策的最後臨門一腳

吾爾開希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指出中國已成為世界秩序的威脅,毋庸置疑!這是我自余茂春成為國務院中國顧問以來聽到最為明確的政治宣言。美國體現了無論哪個政黨執政都能對自由民主價值觀足夠堅持這一令人鼓舞的事實。

然而,二戰之後的世界秩序,是由美國主導建立的,從聯合國、到冷戰、到主權高於人權的不干涉主義,處處都有美國的痕跡。而這個國際秩序自身就有嚴重的缺陷,才會使國際間雖未出現這個格局努力避免的世界大戰,但對於區域戰爭、對於內戰、對於種族滅絕,常常束手無策。

究其主因,其實是兩三百年前建立的民主制度在資本與資訊爆炸的今天,已經遠遠無法應付複雜了成百上千倍的國際社會現實。資本的擴張,使得全球化之下的貧富懸殊程度日益嚴重,民主制度的開放性讓資本集團得以通過新聞媒體掌控政治,掌控外交政策,決定資本利益高於他國甚至本國人權。

當年美國制訂並引領全球奉行的對中柔軟的所謂交流政策(Engagement Policy)就是這樣一個產物。其實是四十多年來以「國家利益」為幌子的對特定資本集團圖利與經濟買票政策。終於在幾十年之後的今天,在感受到中共國這個怪獸成為全球秩序所試圖維護的世界現代文明的直接威脅之時,才願意承認當初的所謂誤判。

西方國家誤判中國

第一個誤判是以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必然養成龐大的中國中產階級,繼而自然催生公民社會與民主制度。這個誤判,我願暫且稱之為幼稚的一廂情願,但第二個誤判,就沒那麼純潔無辜了,那就是明知縱容姑息中共的結果會傷害中國人民的自由與人權,但相信不會對中國外的世界造成直接傷害,也就自私地聽之任之了。

當三十多年前,中共國在北京街頭屠殺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者,美國決定放中國一馬,基本上也迫使歐洲日本澳洲順水推舟跟著作出這個圖利資本的政策,當然,對於更加不為人知的西藏、維吾爾、法輪功、維權人士的迫害,也就合理地採取了表面譴責,但無實質性制裁,同時繼續深化貿易的姑息、縱容政策。

這一政策,滋養出了一個對世界經濟有著相當的發言權的鐵腕專制獨裁政權。這個政權不僅沒有走向公民社會與民主,還走向其反面,成為一個依靠現代科技與巨大國家資本,肆無忌憚地違反美國以及西方試圖處心積慮建立起來的「自由、尊重、和平」為核心價值的世界秩序。

當然,崛起中的中共國不致於愚蠢到將自己的專制統治手法直接推廣到全世界,起初也沒有那個能力,但在中國國內當然是無所不用其極。但這就引發了美國第二個誤判的後果——中國的倒行逆施傷害的真是只有中國人,不至於真切地傷害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嗎?

首先是維吾爾。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共國將上百萬本國國民驅入集中營,只因為民族、文化、語言與宗教的不同,這就首先從基本上震撼了那個國際秩序的核心價值。敏感的國際媒體民間團體的聲音,讓依靠選民獲取政治地位的西方政府面臨對其長年的中國政策前所未有的窘迫,完全無法自圓其說。

緊接著是香港,這個曾經是自由世界一環、一個重要和美麗環節的城市,在回歸中共國二十多年後,數以百萬計的市民不屈不撓地走上街頭,頑強抗爭。這讓對中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西方,就有點難以繼續鴕鳥心態了。

再來,讓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意識到經年的中國政策的徹底失敗,是新冠肺炎的全球肆虐,以及中國在這過程中的表現——隱瞞、壓制異議與吹哨、掐住防疫生產供應鏈、疫苗外交、撒幣以挾多國及國際組織。這些就是多年的綏靖政策的直接結果,養虎為患,而這患是自己的家人朋友鄉土所受的直接痛楚。

中共缺乏民主國家的調整機制

當然還有中國在一帶一路的擴張霸權,操弄人民幣匯率,盜取西方科技智慧資產,建立市場壁壘等等等等諸多方面,讓西方意識到這個壯大的經濟體實際上根本不會遵守自由民主陣營幾十年汲汲營營所建立並以此長期成長的世界秩序。

可此時的中共國,也已經騎上了權力膨脹、貪得無厭、缺乏民主國家的調整機制,以及多年民族主義宣傳的老虎背上,上的去,難下來。習近平與王毅應該也知道外交部的戰狼發言人其實是把中國在與西方對立的高台下面放火搧風,給自己添麻煩的幾個瘋子,但我相信中共國並沒有調整他們調子的機制和勇氣。

這幾個瘋子口口聲聲西方敵對勢力「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殊不知他們的言論也傷害了美國人民、加拿大人民、歐洲、日本乃至整個自由世界人民的感情,而這些國家是民主國家,人民的感情會變成選票,會變成調整這些國際中國政策的重要力量。

中共的順手牌打完了

雖然看到了中國的威脅,也讓西方國家經歷這兩年維吾爾、香港以及新冠肺炎,讓這些民主國家有了中國政策必須調整的急迫意識,但畢竟長年的綏靖政策使他們深陷中國市場與貿易的泥淖中難以自拔,面臨極高的調整門檻,這些戰狼們卻一直逼迫美國外交政策領域的主和派走向對立。這些主和派必須要讓決策高層忽略那幾個發言人,而那幾位的瘋狂也成了一個很好的解釋——他們的說辭是給中國人看的,並不代表共產黨核心立場。但楊潔篪與王毅對布林肯的訓話總不好說也是表演吧?主和派的努力在這兩位中共核心高官的傲慢中失去了基礎。

應該說,楊王的表演是決定讓美國引領西方陣營調整中國政策的臨門一腳。這就是我們看到布林肯提出的中國嚴重威脅國際秩序的來由,他所提出的民主政體聯盟也是美國想要調整隊伍,調整策略,重新奪回對世界秩序掌控的走向端倪。

世界大格局已變,中共國依靠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急功近利的舊中國政策的順手牌打完了。

※作者為維吾爾人、無國界記者組織榮譽董事/落籍台灣中國民運人士

更多上報內容: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空軍事故頻傳 趙少康籲「全面學習無人機」
國民黨選主席 朱立倫坦言見韓國瑜多次
北市水價更廉? 立委促拉齊費率
影射成立疫苗調閱小組為洩密 陳玉珍:扣紅帽膚淺
美媒:蔡總統以貓對狼 或許是中國最畏懼的女性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