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彥鋒3D素描病歷 手術精益求精

鄭郁蓁╱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鄭郁蓁╱台北報導】

當婦產科已經成為「五大皆空」之一的項目時,年輕醫師呂彥鋒仍毅然決然投入這被視為醫糾多、勞力高的科別,為了減緩許多「新手準媽媽」的焦慮,他不僅大方和患者交換社群帳號,24小時回覆患者問題,甚至還在每次術後,在患者病歷親手繪製病灶器官的3D素描,只為能在下次手術前更精進自己的能力。

今年34歲的呂彥鋒,當住院醫師第一年時發現,每次術後這台刀怎麼開,常因時間緊湊而記憶模糊。為了加深印象,開始拿起原子筆,快速的素描方才開刀過程,想像「如果是我主刀的話,我會怎麼做」,透過空間建構與複習累積自己的外科實力。

成了主治醫師兩年來,呂彥鋒仍習慣每台刀後都會在患者的病歷資料上,用紅、藍色原子筆仔細畫下包含子宮肌瘤、遭內避孕器感染嚴重沾粘的輸卵管,別人一張病例5分鐘就能完成,呂彥鋒卻花上別其他人至少多出20分鐘的時間,一筆一畫重建記錄手術過程。

呂彥鋒說,雖然有影像資料,但都是一晃而過,透過繪畫可以放大視野,幫助自己更認識器官空間,素描後來還成為他向學弟、妹教學的最好教材。

而目前自然產「當道」,呂彥鋒直言,許多媽媽視自然產為「教條」,不少準媽媽會提出「超乎常理」的需求,例如第一胎剖腹過、胎頭大、或是懷雙胞胎等準媽媽,即使冒著風險也要自然產的要求,甚至還有老一輩希望媳婦要在「算好」的時間內自然產。

「站在產婦的角度思考才能有良好的溝通」,呂彥鋒認為「白袍」不代表絕對權威,面對這些不合理,他還是盡量溝通,除了理解產婦、病患,更盡其所能將所有風險狀況透明化,醫病雙方做出共同決定。

願意花時間和產婦溝通的呂彥鋒,面對特別容易緊張型的患者還會給line,不少產婦留鼻血、或是什麼食物能不能吃,都要line醫師一下才安心,「如果孕婦或是癌症患者心情緊張,對健康也沒有幫助」,呂彥鋒認為,婦產科雖辛苦,但是醫院內唯一有喜訊的科別,因此從不覺得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