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尹衍樑,急什麼?

呂紹煒

對南山人壽推派大股東尹衍樑之子尹崇堯,出任南山代理董事長一事,金管會上周正式作出「予以緩議」的決定。說緩議是好聽、讓大家下台階好看一點,實際上就是否決其擔任代理董事長的資格。

坐噴射機直升董事長,金管會難認可

金管會的決定並不讓人意外,更屬合理;在此之前,金管會的態度就是充滿疑慮─甚至疑懼,只差直接說出「不行」;大概少有金融機構高層,在被主管單位核准前,要先面對這種事前就敲鑼打鼓的說「要面試要面試」。

依照金管會的說法,年僅36歲的尹崇堯,在南山人壽工作資歷僅3年,之前是擔任董事與董事長特助。而「一般而言,(金融業)專業經理人從前一個職務,升任目前職務,至少要累積5年年資」,最後審查小組認為他「在保險專業能力及保險業經營經驗方面,仍有待進一步之歷練提升及累積經驗」,所以未核准此人事案。

雖然有人認為需要主管單位審查通過,才能擔任公司董事長,明顯是主管單位「撈過界」,多管閒事,只要公司股東、董事會等接受即可。不過,這種傾向「自由放任」的看法,用在一般企業上也許問題不大,但未必適合用在動輒影響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民眾權益的金融機構身上。

不論是銀行或保險,一個大型金融機構,掌握的資產大概就是數兆元台幣,影響的民眾超過百萬以上─以南山人壽而言,其壽險保戶人數為623萬人,保單數為1430萬件,資產總值超過台幣4兆元。

金融家族訓練子女都必須從經理部門作起

不具系統性影響、也非金融機構的企業,萬一作垮倒閉,就是大股東吞下虧損,因此大股東愛用自己眼中「青年才俊」的兒子任董事長、總經理,是其自由,政府可以少管甚至完全不管。但類似南山人壽這種大型金融機構如出事,到底影響多大、多少民眾的「身家性命」要賠進去,應該相當清楚,此所以金管會要對董事長等高階經理人事把關之故。

因此,金管會駁回這個人事案,合理而可被接受,甚至值得肯定讚美;真正讓人不解者,反而是為何尹衍樑要如此急著推自己兒子接董事長?

如果拿國內其它金融家族看,第二代兒女要進入企業接班,不能僅僅空降到董事會中,就能習得一身足夠守住基業、甚至打天下的技藝,大部份都要從專業經理部門開始歷練起,富邦蔡明忠進家族企業時是由「保險業務部代經理」作起,15年後才接保險公司董事長;中信辜家的辜大少,也是從銀行的副總經理開始作,之後再接總經理,董事長則一直由其父親擔。新光金家族的「公主們」也是擔任副總,元大馬家第二代也是從副總開始作;蔡宏圖兒子「國泰王子」蔡宗翰,先從子公司副總幹起、進國泰人壽後則是協理作起。

有那一個是如尹崇堯一樣,不必在經理部門歷練直升董事長?

金融業影響鉅大又牽涉到風險管控更應慎重

以股權、家族傳承而言,金融家族第二代幾乎是「註定」、或遲或早就是要接掌這些金融機構;但問題是,在此之前的訓練與傳承必須有起碼的水準。國內各大金融家族第二代,幾乎都要有在經理部門歷練的經驗,依照現在流行的說法是「要能接地氣」,對公司業務也會有較實務與深入的接觸、了解。

尹崇堯直接空降董事會、不待經理部門,短短3年就接代理董事長,真有那麼行嗎?

金融機構不僅要會賺錢,更重要的是,要懂得、同時作好風險管理,而對年輕氣盛的「領導」而言,則往往容易只看見明顯的獲利而大步衝上去,卻看不到潛藏的風險。有些金融家族,第一代領導者會安排一位年紀大、經驗豐富的金融界「長輩」來帶第二代─如富邦當年找來從央行副總裁退下來的俞政、元大找來前財政部長顏慶章。

南山人壽原來的董事長、投資銀行界大老級的杜英宗,或許也是這個角色,杜英宗因「境界成就計劃」因素被停職,但只有短短3年就要尹崇堯接代理董事長,而且要負責解決境界成就計劃捅出的馬蜂窩,難矣哉!

623萬保戶不必為尹衍樑疼兒子冒風險

當然,或許是外界不如尹衍樑對尹崇堯的了解,不知其為「天縱英明」、不世出的金融奇才,因此就算未待過經理部門、在南山只待短短幾年,卻已經是最恰當的代理董事長。但看看其它家族對第二代的訓練、歷練,尹衍樑的作法更可能是揠苗助長罷了。就算尹衍樑願意為訓練兒子、給兒子一個機會而冒此風險,但金管會不必亦不願冒此風險,623萬個保戶更不願冒此風險。

不論金管會喊金融業者要「去家族化」喊多大聲,但在可見的未來,南山人壽都會是尹家的家產,尹衍樑實在不必急,讓兒子蹲好馬步、訓練好一點、經驗多一點、風險意識變高一點後再接班,「對大家都好」,別置623萬保戶「於火上烤」!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尹衍樑之子出任南山董座 遭金管會正式打槍
相關報導》 新新聞》尹衍樑長子尹崇堯處女秀大手筆,肥了北市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