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殺無赦!新舊移民的差別待遇

呂紹煒
風傳媒

有一個「鳥新聞」,在一定程度上凸顯對「新舊移民」的大小眼與差別待遇─移除外來鳥種埃及聖䴉,而且這個報導用一個有點血淋淋的標題「殺無赦!」

從6隻到上萬隻,埃及聖䴉鳥口爆增壓迫本土生態

每年春天是大部份鳥類的繁殖季,農委會再次啟動移除埃及聖䴉的計劃。這個計劃是在2018年開始,執行的原因是埃及聖䴉是外來種,約在40年前由新竹的六福村動物園從國外引進,後因意外逃逸到野外。埃及聖䴉顯然適應台灣的氣候、土地,也非常「愛台灣」,在此留下生根、繁殖、進而種族大增。

而作為優勢種族,埃及聖䴉從當年逸出時的6隻「生生不息」的一直增加,10年前估計增到1000-1500隻,現在可能增為萬隻─這個數據應該不過頭,去年3月嘉義東石發現大量築巢的埃及聖䴉巢區,嘉義縣野鳥學會用空拍機拍攝估計,得到的數字就是:約1000巢、2000隻以上數量,而這只是一個繁殖區的數量,考慮到埃及聖䴉生活領域已拓展到花東以外的全台各地,萬隻以上的估計當為合理。

農委會要積極要移除埃及聖䴉有其道理,因為再不採取行動,後果會非常嚴重。埃及聖䴉在台灣顯然沒有什麼強大的天敵可抑制其「鳥口」增加,唯一能抑制其鳥口數者,大概就是供養其族群需要的資源(主要是食物,也包括土地)。在鳥類中埃及聖䴉算是大型鳥,體長70公分左右,比一般民眾熟悉、60公分長的小白鷺更大,這代表的是其需要的空間、消耗的資源也更多。

引進老鼠讓崔斯坦信天翁面臨絕種危機

恐怖的是:埃及聖䴉族群膨脹而且是以等比級數增加後,明顯在野外搶奪了其它食物、生活環境重疊的鳥類空間,如各種鷺科鳥類(大、中、小白鷺、黃頭鷺)就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而且,牠們已開始從原來的平原、溼地、溪河海邊,往低海拔山區擴展,連低海拔的山鳥都會受壓迫。再不採取行動,台灣的生態、許多鳥類族群縱然未必能稱得上「浩劫」但衝擊必然不小。

隨意引進外來種確實是可能釀成生態災難,古今中外案例非常多,台灣本從福壽螺到宗教放生引進的魚、蛇、烏龜帶來的生態災難,一般人已耳熟能詳。國外案例則有1859年有人從英國帶了24隻兔子到澳洲,百年後的1950年代澳洲已有6億隻兔子,牠們與澳洲本土野生動物與家畜爭奪食物、水源,澳洲人想方設法要殲滅這些兔子卻難竟其功。

再如一個大西洋上偏遠小島高夫島,是許多海鳥繁殖地,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全球只剩下2000對、瀕臨絕種的崔斯坦信天翁及大西洋海燕;19世紀航海船隻把老鼠帶到島上,在島上沒有天敵的老鼠經過多年繁殖,鼠口多體型又更大,英國皇家鳥類保護協會的科學家發現高夫島上的老鼠,每年大概會吃掉200萬隻海鳥蛋和幼鳥,再繼續下去這種信天翁可能要絕種,科學家已經開始設法要殲滅老鼠。

來得早的移民喜鵲融入本土不被視為外來種

雖然從埃及聖䴉的案例來看,台灣似乎相當嚴防外來種,但實際上,還是要視許多不同的條件與因素而定,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喜鵲。

喜鵲在台灣鳥類圖鑑等「官方手冊」中,已被列為本地的留鳥,但其實喜鵲屬於「有史可考」的外來種,是在康熙年間才從中國引進台灣,有些人幫其取另外一個類別叫「歸化種」 (Naturalized species),指本種已經融入本地,與其它種族形成生態平衡。也就是說,平平都是從外地被引進,喜鵲來台超過200年,所以被認可為本地鳥種;埃及聖䴉來台40年不到,所以是要移除的外來種。

埃及聖䴉如有知,必然要哀嘆為何平平是被人引進的外來種,早來就是本土種,慢來的新移民就是要被移除的外來種。

其實,時常在野外看得到的外來鳥種還不少,例如同樣從中國來的逸鳥灰喜鵲,來自東南亞、中國等外地的八哥科鳥:泰國八哥、林八哥、九冠鳥,這些八哥也搶奪了本土八哥的生存空間,今日在野外已較早年更難看到本土八哥。不過,這些外來種並未成為全面撲殺的對象,原因可能與其搶奪的生態資源相對較少、或是其引進的時間更早有關。

新移民黑翅鳶成為台灣天空最美麗的身影

不過,這種「移除」新種的對象,主要是針對人為引進,自然擴散出現者屬於「自然現象」不在此列。近年鳥界就有幾個著名案例,例如原本是金門留鳥、在台灣本島看不到的黑翅鳶─這是一種有著一雙如紅寶石般勾魂的眼睛、可愛的貓臉、及灰背加純白身軀的小型猛禽,身長只有35公分左右。

一直到1998年,黑翅鳶才首次出現在新北市貢寮,當時被視為「迷鳥」,到2000年,嘉義鰲鼓開始固定出現2隻黑翅鳶活動,隔年開始繁殖,是台灣本島首次的繁殖紀錄,也正式被登錄為台灣本島的留鳥。現在從南到北各地都看得到其美麗的身影。黑翅鳶算是21世紀才到台灣的「新住民」,不過卻極受歡迎,是拍鳥人追捧拍攝的對象。

相較之下,埃及聖䴉因來的時間不像喜鵲般早(200年前),來的方式也不是黑翅鳶的自然方式,對本地資源的搶奪與原有物種的壓力又高於其它,當然,長得「像貌」不佳、稀有性低(賞鳥與拍鳥人確實都有一定的「鳥種歧視」),也讓其不受鳥人青睞,終而接到一紙「絕命追殺令」,確實是「比較歹命」。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埃及神鳥聖䴉襲台 威脅本地鳥種 林務局啟動完「蛋」計畫
相關報導》 動物界開膛手?澳洲水鼠精準剖腹如「外科手術」 專吃蟾蜍「無毒心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