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應思聰2】拒絕參加試膽大會 林哲熹坦言「我看得見鬼」

翁健偉攝影協力|嚴鎮坤
鏡週刊Mirror Media
林哲熹說自己有一半的靈異體質,有時也會看得見鬼,但不會像鬼片那樣恐怖,「鬼片的鬼是衝著你來!」
林哲熹說自己有一半的靈異體質,有時也會看得見鬼,但不會像鬼片那樣恐怖,「鬼片的鬼是衝著你來!」

2017年就出道的林哲熹,拍了幾部戲都沒有成功引起大家的關注,託《 我們與惡的距離》熱潮,終於被看見了。新的一年,他終於不用繼續當應思聰,而是林哲熹。

勇敢不合群 坦白其實會怕

學生時代的林哲熹曾拒絕參加試膽大會,他解釋,大部分人往往會屈服於同儕壓力,「我們一定要一起怎麼樣,不然就是『不合群!』」但是林哲熹並不吃這套,「我的大膽,就是我勇於拒絕他們、拒絕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不過,現在說才是真正的膽子大,當時他的理由就很直接:「我怕!」而且以前他給同學的感覺是脾氣比較臭,所以反而沒人想強迫他參加,也就放過他。

「我覺得這種時候要淡淡地說『不去』,讓大家不知道你是真的怕,還是假的怕?他們就會放過你。」好玩的是,學生時代的林哲熹逃過了試膽大會,沒跟自己過不去,但誰能料到現在居然拍了以試膽大會為主題的《女鬼橋》?感覺上是當年躲過的,如今連本帶利,通通還回去了!

林哲熹在學生時代,是不玩試膽大會的,誰知道如今拍電影《女鬼橋》,整個連本帶利玩好玩滿。(傳影互動提供)
林哲熹在學生時代,是不玩試膽大會的,誰知道如今拍電影《女鬼橋》,整個連本帶利玩好玩滿。(傳影互動提供)

「我反而覺得當年沒有去,然後在電影裡面第一次嘗試蠻好的。有點像是我第一次參加試膽大會,心裡那種『為什麼要玩這個?』的聲音,蠻幫助我融入劇情。因為我們都在深夜拍戲,過程中會有『啊,我真的要過去嗎?』的想法,這是很可怕的!拍攝現場美術營造出的氛圍很好,讓我真的有種人在現場,卻沒有現在在拍戲的感覺。」

不是偶像派 假鬼比較可怕

才說人生際遇往往比戲劇還誇張,不喜歡試膽大會的林哲熹,也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其實我算有一半的敏感體質,所以我累的時候,是看得到的。我自己在想,其實拍鬼片是比真的看到鬼可怕。因為鬼片裡的鬼是針對你來、會嚇你!就是想要弄你!」至於現實中的鬼,他說就是生活中不同次元的「人」,「並不會特別對你怎麼樣,就只是看得到吧!在現實中看到,好像也就呆呆的。」加上他也沒有像通靈少女般那樣高明的程度,即便對方有事相求,也沒有找上他。

如果是去年訪問林哲熹,大概沒有人猜得到,他居然可以講出「我看得見鬼」這種靈異話題。感覺上,我們依然沒有很瞭解林哲熹,似乎對他還存在很多誤解,不是嗎?「啊,誤解我想當偶像!」林哲熹突然冒出這個答案,他自己都笑了出來,「因為我之前演的角色都偏向極端一點,大家會覺得我非怎麼樣不演。其實現在我也還在摸索自己適合演什麼、不適合什麼角色,我也想看到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

比較極端、比較難、往黑暗深淵走去的角色,現在都會優先想到林哲熹,但他還在尋找其他可能。
比較極端、比較難、往黑暗深淵走去的角色,現在都會優先想到林哲熹,但他還在尋找其他可能。

雖然已經告別了應思聰,林哲熹還是會被聯想到很多高難度挑戰的角色,「可能比較硬、比較艱難的角色,然後每個都要往很黑暗的深淵去!我不希望只有這樣,希望可以做到更多。」

  • 化妝:韓侑君 髮型:張喬飛 造型:李詩文 服裝提供:Peter Wu、Prada


更多鏡週刊報導
【告別應思聰3】林哲熹自爆以前比較笨 拍片連「卡」都聽不懂
【告別應思聰1】搭著《與惡》熱潮被看見 林哲熹再挑戰另一個極端
【文青當媽1】從少女成了習慣脹奶的媽 魏如萱新作「充滿腫脹」

更多新聞報導
原要攻擊蔡桃貴?揭孕妻癱軟扛送醫畫面
仍命危!劉真開顱手術結束 仍有血管栓塞
婚宴邀小S、曾寶儀出席?孟耿如給答案
被譙老女人做妖 伊能靜:你媽沒教教養?
焦糖哥哥遭親子台告侵權!裁決結果出爐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