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錫瑋專訪之三》跟侯友宜比較 「我一定強很多!」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雖然還未正式宣布參選,但走進周錫瑋位於板橋正隆廣場的新北政策中心,就讓人覺得像是個隱身的競選總部,而他正持續準備重返這個離開7年的政壇,希望國民黨給他一個機會,能以政見發表、電視辯論等方式,和新北市民對話,在2018選出一個帶領他們走向進步的城市,準備好的他正在等待答案揭曉。 

以下是周鍚瑋接受本刊專訪內容: 

Q:在黨內初選,預期會碰到什麼樣的困難?如何克服? 

A:國民黨要有勇氣,讓出來參選的人有很多機會出來做政見發表,甚至是辯論,讓新北市民都可以聽到,這只是基本的民主進程。 

我覺得國民黨候選人與黨中央,應該要有勇氣,甚至有真正民主的作法,如果只是關起門來做民調,就決定候選人,過去台北市長選舉,剛開始民調與結果有很大差別,新北市朱立倫與游錫堃選舉的時候,剛開始25~35%,後來只贏了不到1%,桃園完全是大翻轉,民調對於最後選舉,是否能真正正確反映出來,國民黨要好好思考。 

更重要的是,國民黨若要團結,就要讓參選人出來面對黨員與市民,到最後才能真正團結。 

不過,黨內的狀況慢慢地已經有一些改變了,我當時建議,黨中央把六都所有參選人都提出來,每一都均可以做政見發表會,像民進黨的彈性就比較大,它覺得誰夠打贏這個城市的選戰,它覺得誰能夠治理這個城市,就派誰去,而且民進黨有培養人才啊!我覺得,國民黨現在是比較晚,但國民黨不只單一思考直轄市,省轄縣市、立法委員、市議員、縣議員、代表、鄉鎮市長等,而是應該有一個全盤的規劃,開始找所有願意參選的人一起出來。 

我感覺,國民黨就是行動太慢了,對我們而言,其實還好,因為我過去在這裡20幾年,可是對很多人來講,是不OK的,因為你對這個地方根本不熟悉也沒有人脈,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每個參選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政策,有自己的目標以及態度。所以我一直講,黨裡面一定要讓這些有意要參選者都有曝光的機會,而且一定要做政見發表,政見發表還要透過網路或其他媒體讓它散播出去,讓國民黨參選人接受大家的檢驗,讓選民了解並且被說服「你是最好的候選人,我應該要投給你,城市才有未來」,這叫做民主的機制,我只是覺得,每一個政黨都要回到民主的機制,如果說民主的機制能夠建立起來,對所有的政黨才是最有幫助的。 

政見發表跟電視辯論一定都是要有的,哪一個候選人出來選這麼大的城市首長,你不站出來,人家不會對你有很多的想法、意見,他會有很多的看法評斷,尤其 是現在的選民,獨立自主的想法很高,沒那麼簡單。

Q:你說民調不準,與選舉結果有落差,無法真正反映民意,和黨內想法有出入嗎 

A:我覺得重要的還是那個過程啦!你必須要有政見發表,你必須讓那些有機會要參選的人報告給市民知道,我覺得,這是比較負責任的態度,因為我覺得,還是要比較樂觀一點,我的建議都讓中央知道了,我一直都覺得,不要把我想成一個破壞團結的人或者什麼人第二之類的,對我而言,我還想為這個社會做點事情,我認為,我有些想法、做法,如果大家覺得很好,大家一起努力把這個城市變得有希望、有未來,對很多事情,我是很輕鬆自在,這麼多年我們高低都有過了,這麼大的城市以前還不是叫台北縣,我還不是當過台北縣長,升格也是我促成的。 

Q:侯友宜是現任的新北市副市長,他也可能覺得自己瞭解新北市並不下於你,那你怎麼去看這個黨內的對手? 

A:「聽其言,觀其心」,你就會知道他的能力在哪裡?你去跟他談的時候,可以問他一些將來的政策是什麼,這個城市你要怎麼做,答案就會出來了,例如我今天一定要讓這個城市國際化,那你要讓這個城市如何國際化,你自己本身就是要國際化的人,你要推廣文化,那麼你自己就必須是一個文化人,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自己去做,做了以後,人家才會認同,因為你有做過,你有這個能力,那你要講對於人工智慧並不是那麼的瞭解,但是,我們去看、去學,我們必須走過這段路。至於市政的熟悉度,我可能比他更熟,我在這個城市是從選縣議員、省議員、立法委員一層一層上來,所有地方我不知道跑了多少回,我過去做縣長也做了五年,而且我是做縣長,他是做副手,不一樣的,很多大大小小的規劃是我們說的算,不是副手說的算,而且他就是負責那幾個局,他並沒有涉及到城鄉、工務、經發局等,他是警政系統出來的。 

他跟我們不一樣,我們在台灣唸書,然後去國外學習企管,去學行政管理,到處跑到處看,我也做過立法委員,在法律上的政治問題、政府的運作,我們都很熟悉,所以從專業的角度上來講,對我而言,我一定強很多。

我只希望能有一個舞台跟一個機會,你要身為一個這麼大城市的市長,你一定要說服人民,我都不認為新北市一定會落後在台北市後面,新北市後面一定會超越台北市,因為人口以及未來規劃的產業,將來台北市再不加油,我們的人口會是他們的7.5倍大,它的土地只有我們的7.5分之一,所以,這件事情可以證明新北的潛力,而且新北市的人口一直在增加,台北市的人口一直在減少。 

例如:林口有很多人都是從台北市過來的,新店、板橋甚至是三重,三重有很多台北人移居過去的,所以,這個城市已經在慢慢改變了,我們只希望它改變得更好、更快、更巨大,但是,這些改變都在發生的同時,你不能沒有以後的藍圖跟目標,否則你就會走偏掉,所以,我跟整個團隊溝通時,是用不同的面向、層次、經驗的人結合在一起。 

Q:如果你通過黨內初選,代表國民黨出來選,那你怎麼看民進黨有更多人要出來選新北市長這件事情? 

A:我覺得,現在檯面上的可能都不是我未來的對手,他們可能都不會代表民進黨,因為民進黨六都裡面最想贏的就是新北,民進黨如果拿下來,2020就是它的,所以他們的目標就是在新北。 

至於時力立委黃國昌,我認為,不可能會是一個對手,我不能批評他太多,但是,他不是大家認為的對手,在這個社會上做事情,還是要大多數民眾都要能接受,你可以有新的想法,你可以有憧憬。 

游錫堃是有可能的,上次大家都在談民調,我記得,上次朱立倫跟游錫堃的民調,大概都是25-35%,當時你看朱立倫跟小英民調都很高,可是到最後的結果,並沒有出乎意料,連勝文當初出來時,他的民調跟現在的柯P比差多少,民調都是不準的,胡志強、連勝文的民調有輸嗎?朱立倫贏多少,你從以前到現在去看一看,那個民調差距到最後都太大了,網路的民調更不用說了,根本不準,所以,你告訴我什麼是民調,你把最近六都的選舉拿出來看,尤其北部的三都,很有趣的,民調跟最後的結果差別都會很大。 

民進黨很靈活,不像國民黨死板板的,大家談好隨時弄好,就可以全部拉起來了。但是,國民黨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常在講的,不要用傳統的方法去打選戰,而且你要放牛吃草,讓她去衝!衝到之後,再做決定,你可以吃這片草,可以吃那片草,你看,民進黨到哪兒都可以跑,國民黨要讓大家衝,不然你看台北、桃園、台中你都要輸嗎?現在應該要遍地烽火,但看起來沒什麼作為,我不太懂,我以前政治選舉就是這樣衝,沒有想過什麼! 

Q:年輕族群似乎有不少人關心同婚議題,您的看法是?是否會影響你的年輕選票? 

A:我覺得就是尊重他們(同志),但是,不要影響到我們本身的家庭價值,我的意思是說,他們有他們的權力,但是,不要弄到最後強迫大家都跟他們學習,我覺得,今天在這個社會上的氛圍,只要你拿捏好那些分寸,否則那些基督教會怎麼叫得那麼兇、反對那麼厲害?學生家長也是,很多人反應就是,你把小學的教材改了,父母親要怎麼教,我覺得,社會上許多人都有他的權力。 

其實,要讓他們有保障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的,畢竟我們過去沒有這樣的保障,所以讓他們在社會上被歧視或被欺負,所以,我覺得這部分當然是用專法去保障,我舉一個全世界的議題「種族歧視」,種族歧視在全世界都有專法、專章,台灣並沒有所謂種族歧視的法律跟概念,有很多到台灣的移民,其實也是被欺負或被歧視的,我們在社會上有很多弱勢被欺負歧視,你要去看整個社會,很多議題你不能只看弱勢而已,弱勢的小朋友或沒有錢的老年人,社會上更應該要去關注這些人,看任何事情不會只單獨去看某一個部分,但是,我覺得普遍都要去照顧到,我們的心態會站在比較中間,畢竟我們自己的家庭倫裡還是很重要,家庭倫理沒有了,社會就會垮掉了,家庭跟社會都有各自的倫理,所以,這還是必須要存在的,某些比較特殊的情況,他們不應該受到歧視,我們給他們一個保護是對的,但我覺得,支持與反對兩方有些做的誇張了一點。 

至於年輕選票部份,我現在有很多事情都是問年輕人,我不會問像我這種年紀的,年輕人都懂,現在不是上YouTube很容易嗎?我很多東西都是看YouTube學的,YouTube影片會跟你講得非常清楚,我的英文可以,所以,我看東西學東西非常快,都是抓最新的東西下來,我天天都在學習,每一天最少有一個小時以上,全部看英文的東西。 

尤其是現在的年輕人,你跟他說,「我是國民黨,你要支持我」,他可能想,你當我瘋子,所以我覺得要跟大家談,我很謝謝你給我機會,但是為什麼,並不是因為你讓我曝光或是寫了一些東西,而是我有機會可以跟你們主要將來傳播的人了解,台灣其實有一群人想要改變台灣的選舉,改變台灣政治人物的傳統做法,他也會有一個未來的做法跟想法。做政府領導的人,你要領導而不是被領導,現在年輕人會看到政治人物說「老摳摳」,老摳摳不是代表你的年紀大,是代表你落伍了,我們在玩的,你都不懂,然後,你跟我說要當市長、立委,年輕人哪能接受這一套。

相關報導

周錫瑋專訪之一》參選最大挑戰 沒舞台缺平台

周錫瑋專訪之二》談起「打老虎、抓泥鰍」 稱不會留下陰影

周鍚瑋側寫》想重返榮耀 黨卻「走得很慢」

發展電競產業 周錫瑋:透過都更建置電競中心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