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漫步 finger food是個小宇宙

高靜芬

我有自己的太陽、月亮與星辰,有一個完全屬於我的小世界。--每當品嘗到精采的finger food,總是不禁聯想起美國作家梭羅的這句話。

可不是嗎?常見於衣香鬢影的派對之中、以食指及姆指即可輕易取用的finger food,色香味型完整呈現於方寸之間,一口吃進,食料醬料香料在口腔交融,主味副味隱味在舌蕾迸發,脆鬆軟硬乾溼在齒頰跳躍,像是炸開生態豐富的小宇宙,撞擊出了美妙的味覺星圖,觀之驚喜,品之驚歎。然精采的finger food,退休後潛入小日子的我已少有機會見識了,直到近來才有幸在幾個場合意外邂逅。

一次是「和平青鳥」書店的開幕。那天僅是恰巧得空前往,孰料待到傍晚竟有口福,風乾番茄小管鑲魚漿、越式鮮蔬米卷、迷你芋頭櫻花蝦鹹甜稞……,道道小而美,尤難忘台南椪餅卡士達爆米香,那是在台南黑糖椪餅頂端敲開一個大洞,擠入卡士達、撒上米香、置放檸檬角、綴飾一葉薄荷,創意融貫東方與西方,手法結合傳統與現代,乃我首見。

一次是姊妹淘石靜文邀我們去松菸參加「琉璃工房博物館」策辦的英國玻璃藝術展,當天是記者會,哪知會後又是口福不淺,那些盛在琉璃小碟小盅的酸黃瓜乳酪生菜堡、秋葵蘆筍青花奶蛋塔、藍莓橙瓣白巧克力慕斯等等,色靚味佳,造型似雕塑。誰的傑作?石靜文引我見了在廚房忙進忙出的「琉璃Cafe」主廚吳美玲,曾任「琉璃工房」工藝師的她,視finger food為食之工藝:「finger food放上陳列台,燈光一打,就是作品。」

的確,finger food是派對食物,吃巧不吃飽,不存在於我的生活之中,唯有次打鴨子上架竟做起家庭式finger food。那是某回幾位同學聚餐後意猶未盡,打算光臨寒舍續攤下午茶,好吧是在下的榮幸,趕緊到附近的家樂福買了兩條法式長棍,快速以bruschetta撐場:將法式長棍切斜片烘烤,磨了蒜泥薄施其上,片了火腿、炒了嫩蛋,又拿出所剩不多的自製熱納亞青醬,任意塗抹堆疊端出兩種口味;飲料呢,哈哈不是咖啡,而是沖一壺來自父親家鄉江蘇溧陽的天目湖白茶。

我是隨便搞,但「法菜南霸天」簡天才主廚的bruschetta就講究了。曾繳費親炙簡主廚在吳寶春台北店麵包文化沙龍示範的三道菜,其中一道便是bruschetta。簡主廚先備三種抹料:一是將百里香、荷蘭芹、迷迭香、生蒜、烤蒜、鹽、奶油打成蒜味奶油;二是將烏魚子烤後去膜切丁打成烏魚子粉;三是把南瓜用奶油炒過,再以小火燜軟、以鹽調味打成南瓜泥。

三寶齊備,簡主廚將法式長棍切斜片,以攝氏200度烤三分半鐘後,開始結構:在長棍斜片上,依序塗抹蒜味奶油、南瓜泥,鋪放芽菜和生菜如紅莧菜苗、綠卷鬚、香葉芹、茴香葉,再點綴食用花卉如金蓮花、石竹花、孔雀橘,最後撒上烏魚子粉。結構完畢,成品美極,那層層鋪抹又疊疊的三寶與青草小花,在金黃的烏魚子粉撒下後,宛如一座被陽光親吻的繽紛花園。

好吃嗎?太好吃了,精算過的烘烤溫度與時間還原了法式長棍剛出爐的外酥內軟,十幾二十種食材激盪出的華麗在口中迴繞不已。記得那天是農曆年剛過不久,冷鋒襲境,簡主廚煮了熱燙的玉米濃湯讓我們配著享用,心情其實有點低落的我食後頓覺身暖心暖,抬頭望向窗外灰沉街景,發現人行道有棵樹冒出了嫩葉尖,那是春天?

願在小日子裡獨舞的我,心靈自有富足,能像個繁花盛開有著溫度的小宇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