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書有關的故事

劉銘
中國時報

前不久,台中女子監獄邀請我去演講,這是面對監獄裡讀書會的收容人,他們讀了我七本著作之一的《從殘童到富爸》,所以這場演講更像是作者與讀者的相見歡。

現今的社會,是一個不愛閱讀的社會,所以寫書出書並不會有很多的收入,然而看到收容人,見到本尊的那種渴慕的眼神與期待,拚命鼓掌的歡喜之情,這可能是身為作者的一種小小的榮耀吧!

這使我想起多年前第一次到監獄演講,地點是桃園女子監獄,和我聯絡的工作人員表示,監獄裡的讀書會讀了我的《輪轉人生》一書,上課的時候,有些人竟提出如此的疑惑。

那位同學表示,這本書的主角,雙腳無法行走,雙手無法舉高,脊椎嚴重的側彎,端坐輪椅之上,在生活起居方面,幾乎都要假人之手。如此的癱瘓之身,重度障礙者,卻能成為廣播主持人,寫書的作者,演講的講師等等,而且得到許多大小獎項的肯定,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那些同學的疑惑就是,書中的主角應該是杜撰的,是主管機關法務部矯正署為了透過這本書,讓收容人產生教化的目的。

那位工作人員有些懇求的說,無論如何都要邀請我去和收容人面對面的說說話,讓他們知道確有其人而非杜撰,否則,以後讀書會就很難杜絕悠悠之口,產生正面的效益了。

我還深刻的記得那次在桃園女子監獄的演講,台下眾多觀眾的眼睛,看著我被抱上了講台,接著有人再將輪椅抬了上來,然後再將我抱上輪椅,這整個辛苦的畫面,都被他們看在眼裡。

由於《輪轉人生》這本書的封面,就是放著我帥帥的照片(嘻),還記得當我拿起麥克風講話的同時,看見了台下的收容人,已經有人紅了眼眶,或許是證明了這本書不是杜撰的,而是確有其人的一種感動。這時候身為寫書的作者的成就感,不啻大大的提升了。

說到《從殘童到富爸》這本書,我是作者,女兒劉亮亮是繪者,書的封面和書裡的插圖,都是出自於她的手,這是我們父女之間第一次的共同創作,或許如此,才會有之後我們父女共同主持,在復興廣播電台的「大小一家親」節目,我是大主持人,她是小主持人。這是屬於我們父女共有共享美好的親子時光。

這本書問世後,看了成品的女兒喜不自勝,於是我問她,下次我們再一起合作寫書,你先想想看,下一本書的書名叫什麼?沒想到她童言童語的說,就叫做《從富爸回到殘童》。我表示,這樣我所有的努力不是白費了嗎?哈哈!

再回到台中女子監獄的這場演講,最後做結尾的時候,我是這樣說的:大部分的殘童,終其到老不過是個「殘爸」,如何將殘爸變成「富爸」,當然我所指的富爸,除了經濟的獨立穩固之外,更重要的是心靈的富有,這一字之差,從「殘」到「富」,可是花了 30多年的努力和堅持,才能夠換字成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