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非不再?攝影集見證香港

許文貞/台北報導
《反送中攝影集》文字作者天爸表示,過去香港人一直相信和平遊行,但如今政府做錯事,強迫人民必須走上街頭,人們不是在暴動。(許文貞攝)
《反送中攝影集》文字作者天爸表示,過去香港人一直相信和平遊行,但如今政府做錯事,強迫人民必須走上街頭,人們不是在暴動。(許文貞攝)

有一群香港人,即使身在台灣,仍然努力用各種方式傳達、紀錄香港的故事。《反送中攝影集》近日在台出版,收錄香港自六月到十月初的抗爭行動照片。為其撰文註解的作者天爸表示,其實香港人從英國殖民時期開始,就被教育「有問題時不要反抗,去找能解決問題的人」,「香港人其實沒有反抗的基因,會演變成如今的狀況,是你(政府)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

天爸表示,過去香港人一直相信「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以前對遊行抗爭的概念就是從起點走到終點,喊個口號,遞交陳情信,有安排好的警察代表出來接收,然後就解散。我們從來不曉得,原來遊行之後可以留在原地,原來抗爭可以不只是這樣。」

天爸解釋,香港在1997年移交時也正值金融風暴,每天都有很多人破產、自殺,「當時每天都有示威活動,國際媒體甚至給香港取名叫『示威之都』,因為一年有一千多場示威,平均每天就有三場,但都還是很和平。」

然而在2012年的「國教事件」、2014年的「雨傘革命」、2016年「魚蛋革命」之後,到今年的反送中抗爭,香港人逐漸不再相信和平示威。天爸表示,會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就是因為不再接受「階段性勝利」,「人們不是在暴動,是政府做錯事,強迫我們走上街頭,不是我們犯法。如果犯錯的是政府不是人民,為什麼人民要承受政府犯的錯呢?」

天爸目前和家人定居台灣,但七八月時仍常回香港,參與遊行活動。他表示,過去在香港曾在傳媒工作,「2014年的抗爭中,有一次我在一座天橋上,一邊是示威者,另一邊是警察,我被夾在中間,扛著攝影機,是現場唯一的記者。出於本能的,我轉身背對示威者,面向警察。」他解釋,人在遇到危險時會看著害怕的事物,「我當時就是下意識認為,示威者不會傷害我,但警察會。」

雖然香港局勢不樂觀,對於未來,天爸卻還是認為有希望,因為「被喚醒的人,睡不回去」,「如果只有勝利者能詮釋歷史,我們香港人之所以能堅持這麼久,就是因為想成為勝利者,不願意讓政府扭曲我們的初衷。」

攝影集主編藝家表示,會號召香港攝影師們參與出版,是因為要替這些是留下記錄,不能只是手機螢幕滑過去而已,部分版稅也將捐給支援香港人民抗爭的單位,「出書這件事只能在台灣發生,因為香港已經沒有出版社敢出這個主題的書,最近也有另一本書,是在印刷廠偷偷印出來,私下帶來台灣的。」由於攝影集中只紀錄到十月初,藝家表示可能會再規劃一本續集,「香港政府的打壓是不會停止的,未來一年一定有愈來愈多的問題存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