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俄案不同 川普這回在劫難逃?

世界新聞網

國會眾院31日表決,確認彈劾調查總統的程序,聽證會朝透明化發展,等於訴諸選民,對川普是重大考驗。川普「不當行為」攤在陽光下,可能加深選民惡感;但也可能號召川粉「勤王」;眾院排除秘密調查和操縱疑慮後,可大張旗鼓,川普幕僚難再拒絕傳喚。川普這回可能在劫難逃,眾院最後勢必通過彈劾,參院審判通過的風險也大增。過去川普「綁架」共和黨、指控民主黨「獵巫」的反擊老招能否再奏效,形勢比「通俄案」更不利。

法律並未規定彈劾調查須經眾院院會表決,但共和黨質疑下,眾院議長波洛西等索性「將計就計」,讓眾院表決通過決議,使彈劾調查更具正當性,祛除法制的疑慮;更重要的,作證過程可能電視轉播,把川普言行內幕大量曝光,讓民眾看到川普濫用權力,輿論效應對川普殺傷力會更大。

民主黨未必能把還剩一年多任期的川普趕下台,但運用彈劾調查過程可能改變川普支持者態度,阻止川普連任。只是白登之子杭特憑什麼擔任烏克蘭Burisma能源公司董事,每月坐領5萬至8萬美元高薪,又擔任中國基金董事,其政商關係牟利和民主黨「偽善」一面,川普的子女雖不遑多讓,卻讓人見識兩黨的真面目,和華府的「腐敗沼澤」。

「烏克蘭電話門」和「通俄門」不同,川普可能在劫難逃,有幾個原因:一,穆勒通俄調查過程必須保密,即使報告公布,很多機密被塗黑,外界只知結論。川普妨礙司法證據確鑿,穆勒留下「司法部不允許起訴總統」伏筆,暗示有罪但難起訴川普。但通烏案調查轉為公開後,日後證人出席陳述川普濫權,要脅烏克蘭總統調查白登父子,用扣押3.91億美元軍援款、以及川普與倫澤斯基會面作交換條件,惡劣過程將活生生讓選民看到,輿論公審將是川普的夢魘。

二,不利川普的證人越來越多,除了身分尚未曝光的「吹哨者」,已有美駐歐盟大使桑德蘭、駐烏克蘭臨時大使泰勒、三歲從烏克蘭移民美國的國安會中校維德曼等人赴眾院作證,證詞不利川普。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古柏曼拒作證,但國安顧問波頓7日將作證,這些重量級的國安、外交和情報官員或軍人是跨黨派,都有公信力和聲譽,證詞對川普殺傷力會很大,遠非通俄案可比。

三,從眾院秘密聽證拼湊的過程,川普下令後,其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和桑德蘭暗箱操作,阻撓國家外交政策,凍結軍援撥款。7月10日波頓也參與和烏克蘭國安顧問的會議,能源部長培瑞、桑德蘭和波頓助理維德曼、Fiona Hill等都參與。會中,桑德蘭提出烏克蘭總統如想和川普見面,需要宣布調查白登父子。波頓聞言,中止會議,也警告桑德蘭此舉不恰當,波頓還要屬下向國安會律師檢舉反映。

後來維德曼中校兩次舉發川普。7月25日,川普和烏克蘭總統通話,直接表明「do us a favor though 」,暗示調查白登父子。波頓是否因沒有配合川普,後來被開除也很關鍵。外界認為,波頓「復仇」時機到了,他的證詞可能重傷川普;但川普一定會抹黑波頓在報復他,以減輕殺傷力。

四,朱利安尼在本案扮核心角色,既破壞法制,用體制外身分執行川普命令、干預外交政策,傷害國家利益,他會成川普的致命傷。駐歐盟大使桑德蘭、司法部長巴維理都可能涉案。

五,尼克森「水門案」的三大指控:違背維護國家利益和總統就職誓言;濫用職權,用公權力牟取私利;藐視國會,拒絕國會傳喚證人和相關文件。「通烏案」三者都齊備,川普親自出馬施壓,符合利益交換的對價關係(Quid Pro Quo),很難擺脫責任。

聯邦法院已下令,國務院須提交相關文件給眾院;維德曼作證說,白宮的川普通話書面紀錄有刪減,和他親耳聽到的不同,意味還涉及偽證。種種跡象顯示,川普為連任私利、打擊白登,指令外交官和私人律師干預正常外交政策執行,且人證、物證俱全,遠比通俄案嚴重。

關鍵在川普約占40%的鐵桿粉絲並不理會這些,也未改變對川普的支持。審判彈劾的參院,共和黨議員已有人支持彈劾,如有20席議員因聽證會公開內容而不再挺川普,川普的麻煩就大了。但即使參院認定彈劾不成立,調查過程會讓選民更認清川普,用選票趕川普下台,正是民主黨當前的策略。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郎朗妻舊照曝光 網:模樣差很大
18萬元 夠65歲婦活到百歲嗎?
紐約華裔死於胃癌比率高 醫:飲食習慣造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