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是長輩的進擊嗎

彭蕙仙
國民黨9日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舉辦「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凱道勝利晚會,景福門現場塞滿熱情韓粉。選舉大敗後,如何把韓粉轉成國民黨粉,攸關國民黨存亡。(鄧博仁攝)
國民黨9日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舉辦「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凱道勝利晚會,景福門現場塞滿熱情韓粉。選舉大敗後,如何把韓粉轉成國民黨粉,攸關國民黨存亡。(鄧博仁攝)

1月9日,幾位年長的韓國瑜支持者想要向附近的台大醫學院借廁所,結果被台大研究生大聲趕了出去。這個事件,具體呈現了2020年這次大選的兩個對立:國家與世代之間的對立。兩個對立的國家是「中華民國」與「台灣國」;兩個對立的世代則大致以教改為界,形成兩個在價值觀與世界觀極不相同的世代。

1月9日,在韓國瑜凱道的造勢晚會上,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第二天,1月10日蔡英文在同一個地點的造勢晚會上,則一面中華民國的國旗都看不到。

「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的關係,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幾經演化。1995年,前總統李登輝訪問母校美國康乃爾大學時,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論述;2005年,前總統陳水扁在接見美國福爾摩莎基金會青年親善大使時,提出了「中華民國4階段論」:中華民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以及現階段的中華民國是台灣。

2011年身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提出「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呼應陳水扁的說法;同一時間,前總統馬英九則以「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家,台灣是我們的家園」,定位兩者一為政治身分、一為生活實體的關係。

2016年6月,蔡英文上任後的第一次外交出訪,參觀巴拿馬運河時,她在留言簿裡的留言署名「台灣總統」,中華民國被放在括號裡(ROC),彷彿是一個「存而不論」的狀態。這是蔡英文上任後的「初試獨聲」。

2019年蔡英文在回應韓國瑜的提問「請問蔡總統要把2300萬台灣人帶到哪裡去」時說了「相較於過去的中華民國,我更在意的是中華民國台灣的現在與未來。」在不能完全把中華民國丟掉,或是如前蔡競辦發言人林靜儀說的,現階段只勉強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之下,蔡英文拋出了「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新論述。蔡英文把李、扁兩位前總統的「在」啊、「是」啊這些修飾用語拿掉,直接把「中華民國」和「台灣」黏在一起,聰明巧佞。

蔡英文宣告中華民國已經「過去了」,如今我們來到了一個叫「中華民國台灣」的新國度。下一階段,台灣當然就要拋開中華民國了,就像火箭成功發射後,側助推器只能功成身退、脫離火箭,最後降落回收台。817萬張選票的加持,正讓蔡英文的台灣國全速前進。

世代差異是很自然也很正常的事,不過像這次大選到了年輕人要把父母的身份證偷偷藏起來,免得他們「頭殼壞去」就是要投韓,或者是到了不借內急長輩廁所的程度,則是聞所未聞的事。

政治立場可以不同,但是誰說年輕世代有權利可以如此居高臨下的鄙夷態度看待與他們主張不同的長輩?難怪選舉結果出來後,Line的群組裡出現了「年輕人自己決定了未來,我們樂得輕鬆;既然孩子們覺得發大財不重要,那錢也別留給他們了,自己享受去吧!」或者是「如果將來因為顧主權要上戰場,那就讓護國保台第一品牌帶著年輕人去衝鋒陷陣啦。」

咦,這是長輩的進擊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