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因素會造成疫情數字漏報?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早在1月底,倫敦帝國學院的流行病學教授弗格森(Neil Ferguson)就提出,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總數可能已經突破了10萬,他的依據是其團隊開發的數學模型。弗格森在接受英國《衛報》采訪時認為,鑑於絕大多數中國境外的確診患者都是輕症患者,可以推論輕症患者的傳播能力更強。"這聽起來似乎是不錯的消息,但是這也意味著,人群中會有許多人攜帶病毒卻毫不自知,無意中再傳播給那些本來體質較弱、患有基礎疾病的人,釀成嚴重後果。"

弗格森教授指出,與SARS相比,新冠病毒的重症率要低得多,許多輕症患者、無症狀患者於是無法意識到自己可能患病,從而造成各國衛生系統不能把這些人列入疫情統計之中。

連續幾天來,中國各地的疾控部門已經大力加強了對已知確診患者的接觸者排查工作,其目的也是找出人群中渾不自知的輕症感染者或無症狀感染者,避免他們進一步擴散疫情。

不過,也有部分德國專家提出,如果算上漏報的輕症、無症狀感染者,此次疫情的死亡率、重症率將比當前數字更低。

咽部取樣"假陰性" 肺泡取樣門檻太高

另一個造成漏報的原因則是所謂的"假陰性"患者,即患者雖然出現了典型症狀,但是卻依然無法在咽拭子樣本中檢出病毒。

目前的新冠病毒檢測方法都是利用熒光PCR擴增技術,檢測患者生物樣本中的新冠病毒核酸含量。臨床醫護人員通常都是從上呼吸道取樣,也就是咽拭子。這種做法雖然便捷,但是時常會發生樣本中病毒數量過少,導致患者的檢測結果為陰性。

相比而言,下呼吸道樣本的效果更好,檢測准確率要高得多。但是,肺泡灌洗、支氣管纖維鏡取樣這樣的操作,對醫療設備、醫護人員的要求也要高得多,難以全面推廣。

2月6日夜間去世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早在1月中旬就發病住院,但是之前的幾次咽拭子樣本檢測都呈陰性,一直到2月1日才通過肺泡灌洗液樣本檢測得以確診。

檢測能力依舊不足

疫情爆發至今,社交媒體上還一直在流傳疫情重災區湖北的檢測能力不足,造成許多患者無法被及時確診。這一問題除了會造成統計數字"漏報",還會導致患者不能被及時收治、促成疫情進一步擴散。

新冠病毒檢測能力不足也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這種全新病毒的全基因組測序1月10日剛剛完成,而短短10天之後,疫情已經呈現幾何級增長態勢,診斷試劑盒的生產廠商難以在短短幾天內根據全基因組測序完成研發、試制、產能爬坡的工作。而中國政府在一月下旬也曾承認,即使廠商能夠迅速達到目標產能,藥監部門的審批此前也耗費了一些時間。

而在診斷試劑盒的產能在1月下旬逐漸上升之後,檢測能力的瓶頸則逐漸轉移到了實驗室、防護設備、專業檢驗人員緊缺的問題上。新冠狀病毒屬於傳染性較強的病毒,在疫情早期曾經出現過武漢某個醫院的檢驗科人員"全軍覆沒"的事件。為了防止測試過程中發生病毒洩露或人員感染等生物安全事件,當前從事新冠病毒檢驗的實驗室必須達到二級以上生物安全實驗室級別。實驗室的個人防護需采用生物安全三級,操作人員也必須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檢測員。此外,熒光PCR擴增技術檢測病毒,流程需要好幾個小時,每個實驗室的檢測能力也是有限的。

盡管衛生部門連日來已經擴充了檢測能力,但是截至2月5日,湖北省內依然只有18家疾控中心、66家醫院以及13家第三方檢測機構獲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資質,每天只能檢查大約1萬例。而目前全國依然有數萬例疑似病例。

在2月6日夜間的湖北省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透露,疫情爆發以來,全省總共檢測了8.96萬份。而武漢市衛健委主任張紅星則承認,盡管目前檢測試劑能滿足需求,但是采樣管、防護設施、采樣人員還存在一定的缺口;他表示,將開展采樣人員培訓,以減輕對下一步檢測工作的影響。副省長楊雲彥還說,2月初湖北省新增確診病例數大幅增長,與檢測速度加快有一定的關聯。

針對檢測能力不足的情況,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已經呼籲,建議以便捷的CT影像學檢查陽性替代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陽性,作為目前臨床確診武漢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據。不過,單純靠CT影像診斷,也會面臨錯報(比如流感患者)、檢查間交叉感染等問題。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