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低能兒 害台灣沒疫苗

王任賢
·3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Shutterstock)
(示意圖/Shutterstock)

離新冠病毒消失可能還有一段很長時間的折磨。但事情並沒那麼悲觀,當新冠病毒傳滿了2/3人口,病毒就會因為每個潛伏期傳不到一個人而停下,群體免疫因此達成。如果以接種新冠疫苗替代感染,也是在覆蓋6成人口以後就可阻斷疫情。這是新冠疫苗公衛面的接種策略。

若站在醫療面,也是保護國人的面向,凡是沒有保護抗體的人就必須接種疫苗。新冠病毒以前沒出現過,台灣又是最少受新冠荼毒的區域,幾乎全民都無保護力,理應全民接種,才能有效保護國人。此明顯不同於公衛觀點。

德國BNT疫苗最早是直接與陳時中部長接洽的,當初議定的階段性採購總數是3000萬支。基於此疫苗必須接種兩劑,等於採購了1500萬人份,合理的解釋是政府站在了公衛立場採購疫苗,並沒有站在保護國人的角度,省錢及延續防疫神話才是重點。

與中華民國政府打交道作買賣,很多政治敏感神經是不能碰的,所以BNT才會找來東洋公司代處理這些麻煩事。這些都是在檯面下大家先議訂好的,連數量、價錢都已談妥,東洋的記者會充其量只是個揭牌儀式。

然而很多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說的,一旦曝光就會引來殺身之禍。果然一樁美事,一旦公布就引來了一堆蟑螂。臨門一腳的協議書,因為政府反悔,只願意買200萬支,最後沒能在黃金時間簽約而破局。就這麼巧,破局之後這支疫苗就傳出了好消息,世界瘋搶。首批的5000萬劑疫苗,台灣可能連渣都分不到。

為什麼會破局?關鍵在於數量,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為什麼由有公衛學理依據的覆蓋量滾動成毫無學理依據的200萬劑,還煞有其事的規畫了接種順位,其中的轉折耐人尋味,是受了哪個低能兒的指點,必須揪出來讓他負該負的政治責任。

這一轉折破局,讓台灣沒法在第一時間獲得延續防疫成績的優雅工具,邊境沒法解封。老百姓變得很可憐,想出個國必須接受動物檢疫待遇,依附於能夠自由進出國門的權貴,如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身後,小老百姓還要關14天才能回家。老百姓這麼悲哀的犧牲,只為成就官員的防疫神話,用於大外宣,而錯誤可能只出在一個低能兒給指揮中心出了餿主意。那低能兒大家都很想知道是誰。

BNT這支疫苗台灣是真有必要取得,既然原始的接觸對象是政府,東洋又已協助政府排除了疫苗進口的阻礙。雖然已過疫苗採購的黃金時間,只要原始渠道還在,希望就還在。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政府能不能再為人民彎腰解一次鈴,就看政府的誠意。(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