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麼台灣模式

王欽
旺報
2月27日,大甲媽遶境活動雖延期,鎮瀾宮仍捐出3000萬元防疫經費,董事長顏清標亮出收據。(陳淑娥攝)
2月27日,大甲媽遶境活動雖延期,鎮瀾宮仍捐出3000萬元防疫經費,董事長顏清標亮出收據。(陳淑娥攝)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進入第二輪大傳播,同時蔡政府的宣傳戰也進行得如火如荼,各種台灣獨步全球以及世界各國競相學習台灣模式的所謂新聞不斷湧現。然而任何通盤了解疫情發展狀況的人,都不會認可這類宣傳說辭,例如,中研院宣布的所謂15秒快篩,大陸早已進入10秒階段,投入量產的新聞也在一個星期之前就已出現。

宣傳戰如火如荼

現在兩岸輿論戰的焦點,一個是台灣不肯承認大陸此輪抗疫有成,一個是大陸不願面對天佑台灣的事實,也不甘心蔡政府竟然沒有犯下大錯。兩岸官方和輿論界基於這種上不了檯面的心理,自然出現許多酸言酸語。

不過持平而論,台灣在此輪疫情的防治工作上確實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若說這體現出蔡政府的英明神武,或者台灣的準備充分,恐怕也是過度吹捧。事實上,世界各國除了中國大陸之外,在防疫工作上無非就是兩種模式,一種是對大陸封關,一種是不封關,然而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在疫情侷限在大陸的早期,基本上都沒有產生副作用。無論是封關的台灣、新加坡、美國、澳大利亞以及義大利,還是不封關的馬來西亞、泰國、日本(鑽石公主號除外)、南韓,都只是零星病例,除了大陸遊客的輸入,再就是撤僑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感染。從這個角度就可以看出,台灣的做法與其他國家並沒有什麼本質不同。

當然,台灣也有很成功的地方,那就是封關之後的內部防疫工作,相比如今遭遇大爆發的歐美諸國,台灣確實在防範社區感染方面表現的可圈可點,尤其是台灣預先開始儲備醫療物資,以及整備負壓病房,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比起其他國家的慌亂,台灣至少可以為後續的應急處理預留足夠的應對時間。

但是,這也只是預留時間而已,並不等於台灣就可以成功躲過疫情,在這其中,另一個關鍵變數始終沒有在輿論場上得到應有的評價。看看他國的教訓即可知道,同樣作為防疫優等生的南韓和馬來西亞,最終走向淪陷的地步,這其實跟他們沒有封關毫無關係,而是跟後續的宗教聚會有關,正是因為不聽勸阻甚至如南韓那樣的有意對抗,才有了後續的大規模群聚感染。但也正是這種感染帶有明顯的群聚特徵,所以其實也沒有真正進入社群感染大規模爆發的階段,所以可防可控也是可以預料的結果,一如南韓現在的增長情況已經大幅下降,而馬來西亞採取全面管控政策之後,相信也會出現數據上的快速調降。

真刀真槍的時刻

易言之,台灣如今的風平浪靜,與其說是政府層面的超前部署,不如說是台灣民眾包括反對黨的自我犧牲,他們面對防疫的政治正確,更傾向於做出妥協,而不是繼續高舉宗教自由、民主人權這些政治旗幟,而使台灣重蹈南韓大馬的覆轍。

但是,接下來的疫情爆發第二階段,台灣受困於政治考量,在行動上遠沒有應對大陸疫情的那種決絕,這也讓台灣的防疫開始可能出現破口。顯然,新的階段才是考驗防疫真刀真槍的時刻。而台灣要想避免浩劫,恐怕也要跟其他國家一樣開始全面封關、全面管控,一如中國大陸的低階版那樣。(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