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性觀念超開放 夫妻各自偷情也心照不宣

王一凡
·5 分鐘 (閱讀時間)

唐朝對「性」是個相對比較開放的時代,中國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才逐漸不再被人們看作是生活作風問題的婚前性行為和婚外戀情,這些在唐朝根本就不算什麼。

大家一定聽過《西廂記》的崔鶯鶯。

她是唐代大詩人元稹的小說《鶯鶯傳》的人物,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元稹,但提起這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那可就幾乎是無人不知了。這首詩是元稹寫給老婆韋從的,怎麼聽都是一片情深似海的樣子,誰讀了會不說他是個多情郎呢?

實際上,元稹還真不怎麼厚道。不信聽我聊一聊。《鶯鶯傳》是元稹的原創,幾乎是部自傳體小說,後來被元朝的王實甫改成《西廂記》,但情節大變。元稹小說裡的崔鶯鶯後來沒有和張生花好月圓,而是被始亂終棄,只好另嫁他人。而張生看上了京城丞相家的女兒,跑去攀高枝了。

張生的人物原型就是元稹,小說中「鶯鶯」的原型是他要韋從之前的戀人。拋卻這段感情後,還利用這段感情在文學之路上賺足人氣,留下這部經典的《鶯鶯傳》。

重點不是元稹,今天要聊他塑造的崔鶯鶯。從元稹的小說直到王實甫的戲劇,這個多情的女子經過了將近一千年的時間後,雖然結局從不幸被拋棄變成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她在愛情之初主動向張生投懷送抱的情節,卻始終沒有改變過,這位千金抱著她的小枕頭,在丫鬟紅娘的攙扶下,大大方方地上了張生的床。

說到這裡,好多人會不信,古代的女人多保守,萬喜良不小心看見孟姜的一隻手腕,孟姜就非他不嫁了,這是多麼嚴格的封建禮教啊!崔鶯鶯為什麼能大大方方地和張生未婚同居呢?

那是因為在唐代,女人的貞潔觀念其實非常淡薄。

「貞潔」二字是孔孟之道強加給女人,尤其到了宋明理學後,更是大行其道。但大唐的女人受「胡風」影響,貞潔看得沒那麼重,社會也從不要求她們持有貞潔觀。不信看看唐朝的皇帝們,李治娶了老爸的女人,李隆基娶了兒子的媳婦,一個個都愛得死去活來,壓根兒沒有想過她從前屬於另一個男人。

所以,崔鶯鶯趁著夜深人靜,由紅娘陪伴到了張生的小屋,這個情節被寫進元稹的小說裡能得到社會的認可,說明這點事在唐朝根本不算什麼。

大唐男人沒有「處女情節」,不僅像鶯鶯這樣的婚前性行為非常普遍,即便是婚內出軌,往往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夫妻倆似乎心照不宣,各玩各的,誰也不太干涉誰。

武則天的兒子李顯,大家都知道是個倒楣的兒子,沒當幾天皇帝就被老媽收走皇權,趕到房州去了。李顯和老婆韋氏在房州過的日子和普通老百姓沒什麼區別,韋氏天天發脾氣抱怨,天天作著有朝一日重回皇宮的美夢。李顯也想回長安,從小在皇宮裡長大的人,怎麼可能甘願住在房州這種地方。於是李顯對韋氏說:「一朝見天日,誓不相禁忌。」意思是,有朝一日要是真的過上好日子,我們誰都不要管誰,可以使勁地玩。

這話後來真的應驗了,李顯回到長安當皇帝,韋氏榮升皇后寶座。韋氏找情人,李顯裝作看不見。

還有更絕的,唐朝第一美女楊玉環有個兄弟楊國忠,家裡的姊妹一得勢,他從此成為人上人。有一次,楊國忠到江浙出差,江浙是什麼地方啊 風景如畫,美女如雲,楊國忠便多玩了一段時間。這一玩可不得了,他們家後院出事了。什麼事呢?老婆懷孕了,孩子是誰的?不用管是誰的,反正不是楊國忠的。

等楊國忠從江浙歸來,一看老婆的肚子怎麼大了?楊夫人手不抖,心不慌,反倒深情款款,滿面淚痕,拉著楊國忠的手說:「我想你想到簡直不行了,天天晚上作夢夢見你。不光夢見你,還夢見和你共赴雲雨。然後,就懷上了。」

這樣的鬼話,楊國忠真的信嗎?他又不傻,只是懶得管這件事。要真把那頂綠帽子大張旗鼓地找出來,面子也不好看啊!既然是夢裡懷的,那就夢裡懷的吧!反正妳和別人製造孩子時,我在外面也沒有休息過嘛!

唐朝的婚姻制度雖然提倡一夫一妻制,但其實婚外情屢見不鮮。大唐的風氣之所以能夠容忍這樣的現象發生,和唐代開國之君帶來的胡人血統有關,因此整個大唐的中前期,大家就是這麼亂,連皇帝老兒也沒辦法管。

*本文摘自《時尚大唐:泡酒吧、迎娶闖關、造型假髮……你玩的,都是唐朝人玩剩的​​》,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王一凡

地地道道的關中女子,喜歡用自己的文字書寫關中的歷史故事與傳奇。

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穿過塵霧》,2018年出版長篇小說《離離原上草》。 現為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

更多上報內容:

唐朝女人怎麼穿?流行低胸露乳其實是因為武則天

在唐朝,吃豬肉是種處罰,吃牛肉會被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