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生技醫學獎得主岸本忠三 奪諾貝爾獎呼聲高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25日專電)2020年唐獎生技醫藥獎頒發給日本大阪大學名譽教授岸本忠三及英、美教授共3人,表彰其促成細胞激素成為生物製劑之作用標的,用以治療發炎性疾病。他被預測獲諾貝爾醫學獎呼聲高。

岸本與美國的查爾斯.迪納雷羅(Charles Dinarello)、英國的馬克.費爾德曼(Marc Feldmann)獲頒2020年唐獎生技醫學獎。岸本發現白血球介素-(IL-6)是調節抗體產量的細胞激素,進而純化並選殖出IL-6及其受體,證明IL-6和許多發炎性疾病的成因有關。

岸本製備出抗IL-6受體抗體,也協助執行大規模的臨床實驗,證明該抗體對數種自體免疫疾病有療效,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幼年特發性關節炎等。

這項顛覆性的研究,使細胞激素的研究領域從描述生物學跨進了現代的分子科學與醫學領域,造就許多臨床上的大幅躍進,為多重器官嚴重衰竭的慢性病開發出新藥物。

岸本研發的藥物安挺樂(Actemra)主要功效是阻斷IL-6的作用,進而達到抗發炎的效果。今年6月安挺樂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世界衛生組織(WHO)緊急授權用於治療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這使得促炎細胞因子在免疫發炎疾病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再次受到關注。

去年COVID-19疫情爆發時,相關報告顯示,COVID-19病患體內細胞激素濃度偏高,特別是IL-6、IL-8與MCP-1的濃度偏高。

岸本於8月26日在大阪大學的免疫學領域研究中心(IFReC)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被問到,去年疫情爆發時,他如何率領團隊討論COVID-19造成的細胞激素釋放症候群(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CRS)並評估可能有效治療的方式。

岸本說,人體IL-6上升,可能出現休克、「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狀態,IL-6飆升,若能予以抑制的話,休克症狀可能治癒。

COVID-19疫情爆發時,最初是中國的武漢有人罹患此病,檢測病患的IL-6後,發現IL-6過高,引起「細胞激素風暴」或休克症狀,就投予IL-6受體抗原,結果患者病情好轉。報告顯示,約有20個這樣的案例。之後有人認為COVID-19重症化可能與IL-6有關。

美國FDA今年6月通過安挺樂於COVID-19治療的緊急授權,特別是正在接受皮質類固醇藥物、氧氣輔助治療、或利用葉克膜治療的成人和兩歲以上的兒童病患,可降低死亡風險。

COVID-19疫情襲捲全球一年多時間,陸續幾項大型臨床試驗也證實岸本所提IL-6受體抗體藥物「給藥時間點」對治療COVID-19有很大的關聯。

岸本說,如果引起急性「細胞激素風暴」,用安挺樂治療或可產生療效。藉由許多臨床實驗,結果顯示其中約2/3很順利。此外,英國牛津大學的大規模臨床實驗結果顯示患者死亡率可降低約一成,患者住院天數也可縮短。

岸本表示,在更早之前,他與其他機構進行共同研究,在大阪的羽曳野醫院,針對住院患者使用安挺樂進行治療。此外,中國的報告顯示,針對IL-6急速增高導致患者出現休克症狀,若以安挺樂治療的話,病情可獲得改善。

他說,當時有注意到,當IL-6濃度升高時,C-反應蛋白(CRP,C-Reactive Protein)上升,投予安挺樂治療,病情會好轉。投予安挺樂的時間點很重要,沒掌握好的話,治療不順利的案例也多。

岸本研發出IL-6受體抑制劑,不論是造福類風濕關節炎病患或是因應COVID-19疫情,安挺樂被用於治療患者,都是人類努力使世界更美好的重要貢獻。

被問及是否對IL-6療法的應用有更多未來可能性,岸本回應說,IL-6受體抑制劑治療逾100萬名類風濕關節炎病患,成為眾所周知的藥物,他引以為榮。而這對治療COVID-19可能產生療效,已獲美國FDA和WHO承認,算是受到世界公認,他為此感到很高興。

岸本所帶領的研究團隊不僅發現IL-6,並清楚闡釋其在人體內的運作模式,更發現IL-6過度增生的話,將導致各種自體免疫性疾病,並後續研發出IL-6受體的單株抗體,協助進行大規模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幼年型類風濕性關節炎的臨床試驗。

岸本率領的研究團隊被稱為「岸本軍團」(Kishimoto's army),在IL-6的研究領域,無人能望其項背,為何「岸本軍團」如此強呢?

岸本說,發現了IL-6之後,基於對IL-6及其受體、訊號傳輸等都一一加以釐清,這可能是其他研究者認為即使再研究IL-6也無法超越之處。

他指出,患者IL-6過高會引發休克,在醫院加護病房也在調查這種情況。譬如敗血症、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這些患者體內IL-6都非常高,若給予抑制IL-6作用的抗體藥物,或許可得救。

岸本說,在做IL-6研究時,都是基礎研究的人員一同努力,1991年開始,研究全面拓展開來,將研究轉化成臨床內科治療方法,去接觸病患,了解疾病。如此一來,從基礎研究到治療疾病就可做連結。

岸本微笑說,研究團隊有非常優秀的人,當然也有不是那麼優秀的人加入,不過他的恩師山村雄一曾說:「正宗(名刀)不能用來削鉛筆」。若要削鉛筆,只需普通的削鉛筆器即可,不需用到名大刀。他認為,如何培育研究人員,激發他們的才能最重要。

被問及可否透露目前的研究計畫時,他答說,在加護病房呈現重度休克狀態的患者是否能用安挺樂救治,這樣的臨床實驗仍持續在進行,然後思考進一步應用,以利治療。

岸本說:「雖然我說正在做這些事,但我已82歲了。」

岸本無子女,但培養了很多優秀人才。他說:「我恩師山村雄一說,第一就是要作育英才、第二要留下工作、第三就是要留下遺產。」

安挺樂去年營業額就高達3500億日圓(約新台幣900億元),他感覺預想的目標大致上已達標。

岸本強調,他率領的團隊這20年來都是在做非常基礎的研究,然後把研究轉化為疾病的治療法。他說:「做好基礎研究,更進一步可找到治病的方法,一以貫之。這就是恩師山村雄一所說的『繼續努力將帶來創造』。」

山村雄一是臨床免疫學者,對以結核為主的免疫學及醫學研究貢獻卓著,曾擔任大阪大學校長,曾針對醫學院學生實習制度進行改革,對醫學教育改革有極大功績。

日本小說家撰寫的小說、被翻拍成日劇、電影的「白色巨塔」就是以大阪大學附屬醫院為舞台。

岸本很感念恩師的栽培,至今辦公室還掛著寫有恩師的贈語的「愛 、信 、恕」毛筆字匾額,這就是他的座右銘。(編輯:周永捷)110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