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策劃/記者王輝丹】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徐紀芳,中國文化大學教授、文學博士之作品。
徐紀芳,中國文化大學教授、文學博士之作品。

▲徐紀芳,中國文化大學教授、文學博士之作品。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出自唐代詩人杜甫所作的七言律詩《聞官軍收河南河北》。這首詩欣喜之情洋溢於筆墨之間,是杜甫給世人留下的一千四百多首詩中少見的言「喜」之作。雖然是一首七言律詩,但讀起來卻無緊束之感,全篇如行雲流水一般,氣勢風馳電掣,一氣呵成,情感真切,質樸無華,卻句句令人感動。

詩作背景

唐代宗廣德元年(七六三年)正月,史朝義(史思明之子)兵敗,自縊于林中,其將田承嗣、李懷仙皆舉地降。至此,河南、河北地區相繼收復,「安史之亂」終於結束。時杜甫寓居梓州(今四川三臺縣),乃作此詩,抒發了作者無比喜悅興奮的心情,一改其沉鬱頓挫之詩風。


詩詞原文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逐句釋義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劍門關外忽然傳來收復薊北的消息,剛剛聽到時(分外歡喜)涕淚沾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回頭看妻子和孩子哪還有一點的憂傷(愁已無影無蹤),隨手捲起詩書欣喜若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晴朗的日子放聲高歌,還要縱情飲酒;眼下正是春光明媚,美麗的景色將伴我(們)一路返回家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立即動身啟程從巴峽再穿過巫峽,便下到襄陽再直奔洛陽。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敘事抒情詩。當時作者在四川避難,突然聽到薊北光復(安史之亂終於結束),不禁大喜若狂,于欣喜之中寫下了這首情真意切、輕快活潑、爽朗奔放的著名七律詩篇。

全詩感情奔放,處處滲透著「喜」字,痛快淋漓地抒發了作者無比喜悅興奮的心情。因此被稱為杜甫「生平第一快詩」。除第一句敘事點題外,其餘各句,都是抒發作者忽聞勝利消息之後的驚喜之情。後六句都是對偶,但卻明白自然像說話一般,有水到渠成之妙。

首聯「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起勢迅猛,恰切地表現了捷報的突然。七年多的時間作者攜家眷風雨飄零在外,備嘗艱苦,想回故鄉而不可能,就是由於「薊北」未收,安史之亂未平。如今「忽傳收薊北」,驚喜的洪流一下子沖開了鬱積已久的情感閘門,令詩人心中濤翻浪涌。「初聞」緊承「忽傳」,「忽傳」表現捷報來得太突然,「涕淚滿衣裳」則以形傳神,表現突然傳來的捷報在「初聞」的一霎那所激發的感情波濤,由高興到激動流淚,甚至眼淚浸濕了衣裳的情景。「薊北」已收,戰亂將息,人們顛沛流離、感時恨別的苦日子總算熬過來了,作者也可以返回故鄉了。這「初聞」捷報之時的心理變化、複雜感情,如果用散文的寫法,必需很多筆墨,而作者只用「涕淚滿衣裳」五個字作形象的描繪,就概括了這一切。

頷聯「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以轉作承,落腳于「喜欲狂」,這是驚喜的更高峰。「卻看妻子」「漫捲詩書」這是兩個連續性的動作,帶有一定的因果關係。當詩人悲喜交集,「涕淚滿衣裳」之時,自然想到多年來同受苦難的妻子兒女。「卻看」就是「回頭看」。「回頭看」這個動作極富意蘊,作者似乎想向家人說些什麼,但又不知從何說起。其實,無需說什麼了,多年籠罩全家的愁雲不知跑到哪兒去了,親人們都不再是愁眉苦臉,而是笑逐顏開,喜氣洋洋。這一句是用妻兒的歡欣來襯托詩人的欣喜之情。親人的喜反轉來增加了作者的喜,作者再也無心去做手中的事了,隨手捲起詩書,大家同享勝利的歡樂。

頸聯「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是對「喜欲狂」所做的進一步抒寫。老年人難得「放歌」,也不宜「縱酒」;如今既要「放歌」,還須「縱酒」,正是「喜欲狂」的具體表現。這句寫「狂」態,下句則寫「狂」想。「青春」指春天的景物,春天已經來臨,在鳥語花香中與妻子兒女們「作伴」,正好「還鄉」。想到這裡,又怎能不「喜欲狂」。

尾聯「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寫「青春作伴好還鄉」的狂想鼓翼而飛,作者身在梓州(今四川省三臺縣),而彈指之間,心已回到故鄉。這一聯包涵四個地名。「巴峽」與「巫峽」,「襄陽」與「洛陽」,既各自對偶(句內對),又前後對偶,形成工整的地名對;而用「即從」、「便下」綰合,兩句緊連,一氣貫注,又是活潑流走的流水對。再加上「穿」、「向」的動態與兩「峽」兩「陽」的重複,文勢、音調,迅急有如閃電,準確地表現了想象的飛馳。試想,「巴峽」、「巫峽」、「襄陽」、「洛陽」,這四個地方之間都有多麼漫長的距離,而一用「即從」、「穿」、「便下」、「向」貫串起來,就出現了「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疾速飛馳的畫面,一個接一個地從眼前一閃而過。這裡需要指出的是:詩人既展示想象,又描繪實境。從「巴峽」到「巫峽」,峽險而窄,舟行如梭,所以用「穿」;出「巫峽」到「襄陽」,順流急駛,所以用「下」;從「襄陽」到「洛陽」,已換陸路,所以用「向」,用字高度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