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策劃:記者王輝丹】
·4 分鐘 (閱讀時間)
臺灣中國美術協會理事長王愷作品。
臺灣中國美術協會理事長王愷作品。

▲臺灣中國美術協會理事長王愷作品。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出自唐朝詩人李白所作《清平調三首》中的第一首,為七言樂府詩。清平調:唐大麴名,《樂府詩集》卷八十列于《近代曲辭》,後用為詞牌。

詩作背景

據晚唐五代人的記載,這《清平調三首》是李白在長安供奉翰林時所作。唐玄宗天寶二年(七四三年)或天寶三年(七四四年)春日,唐玄宗和楊妃在宮中在沉香亭觀賞牡丹花,伶人們正準備表演歌舞以助興。唐玄宗卻說,賞名花,對妃子,不可用舊日樂詞。因急召翰林待詔李白進宮寫新樂章。李白奉詔進宮,即在金花箋上作了這三首詩,其中以第一首最為出色。

詩詞原文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作品賞析

運用比喻、擬人、誇張等多種修辭手法,描寫了楊貴妃的容顏與衣裳之美,表現出楊貴妃的富貴之態和高貴身份。首句以雲霞比衣服,以花比容貌;二句寫花受春風露華潤澤,猶如妃子受君王寵幸;三、四句以仙女比貴妃。這樣反復作比,塑造了豔麗有如牡丹的美人形象。

「雲想衣裳花想容」,這一句是可以雙解的,或者說,看見天邊的雲彩就想起楊貴妃的衣裳,看見嬌嫩的牡丹花兒就不由得想起楊貴妃的容顏。也可以理解為,衣裳像雲彩一樣輕盈,容顏像花兒一樣美麗可人。「想」即「像」。「花」指牡丹花。無論那種解讀,都是運用了比喻的修辭手法和豐富的聯想方法,形象而生動地描寫了楊貴妃的富貴及其容顏之美。

「春風拂檻露華濃」是說,春風吹拂欄杆,露珠潤澤花色更濃。「拂」即輕輕擦過。「檻」即花圃的圍欄。「華」通「花」。

「春風」一詞具有雙重意義,一是寫自然環境之美,春風和煦;二是暗示楊貴妃受到皇帝的恩寵,正是春風得意之時。這一句表面描寫了環境之美,其實暗示了楊貴妃春風得意狀態。表現了楊貴妃那似如花兒上沾滿了露水一樣澤潤容顏來突出了內心的驕人之態。

可以說,作者在比喻中兼有誇張和擬人的修辭手法,放大了楊貴妃的嬌態與大紅大紫(「華濃」)的美豔。以「露華濃」來點染花容,美麗的牡丹花在晶瑩的露水中顯得更加豔冶,這就使上句更為酣滿,同時也以風露暗喻君王的恩澤,使花容人面倍見精神。

「若非群玉山頭見」是說,如此天姿國色似如天仙的女人,如果不在「群玉山頭」見到你是見不到的這樣的美人的。把楊貴妃比作了天仙。這一句是在上面把楊貴妃的玉顏比作花兒而的過渡到寫人的整體。「群玉」即山名。「群玉山」指神話中的仙山。出自《穆天子傳》(又名《周王遊行》,作者不詳,約成書于戰國時期,記載周穆王巡遊之事的著作),書中說,「群玉山」是西王母住的地方。這裡以西王母居處來指代仙界,藉此暗寓楊貴妃美貌似天仙。天仙美,本身就是朦朧之美,這樣,給人留下了審美想象的空間。

「會向瑤台月下逢」是說,那一定只有在瑤台月下,才能相逢。這一句還是寫楊貴妃是天仙。這一句的「逢」字與上一句的「見」字,都有相遇的意思。也就是說,楊貴妃不是「群玉山頭」所見的飄飄仙子,就是瑤台殿前月光照耀下相逢的神女。

在藝術上,這首詩歌主要運用了多種修辭手法。首先,運用比喻的修辭手法。比如,「雲想衣裳花想容」一句,就通過比喻的修辭手法,描寫了楊貴妃的容顏與衣裳之美,表現出楊貴妃的富貴之態。

其次,運用了擬人、誇張的修辭手法。比如,「春風拂檻露華濃」一句就是通過擬人和誇張的修辭手法,描寫了楊貴妃的亮麗容顏和高貴身份。

玉山、瑤台、月色,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襯花容人面,使人自然聯想到白玉般的人兒,又像一朵溫馨的白牡丹花。與此同時,詩人又不露痕跡,把楊妃比作天女下凡,真是精妙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