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策劃/記者王輝丹】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市長遠畫藝學會理事長黃慶源書法作品。
台北市長遠畫藝學會理事長黃慶源書法作品。

▲台北市長遠畫藝學會理事長黃慶源書法作品。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出自唐代詩人李白所作的樂府詩《關山月》。此千古絕唱使玉門關聲譽遠播,千古流傳。作品為歎息征戰戍邊將士的苦辛與後方家中妻室的思念之情所作。

詩作背景

關山月,樂府舊題,屬橫吹曲辭,多抒離別哀傷之情。《樂府古題要解》:「『關山月』,傷離別也。」本詩具體創作時間不詳。李白在詩中所指的玉門關,並不是漢武帝時修建玉門關,而是隋唐時期已東移後的甘肅安西玉門關,距原來地點尚有數百公里之遙。

詩人放眼于古來邊塞上的漫無休止的民族衝突,揭示了戰爭所造成的巨大犧牲和給無數征人及其家屬所帶來的痛苦。作品對戰爭並沒有作單純的譴責或歌頌,而像是沉思著一代代人為戰爭所支付的沉重代價,激起一種類似「乃知兵者是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渴望與想法。

詩詞原文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閒。

逐句釋義

一輪明月從祁連山(因漢時匈奴稱「天」為「祁連」,所以祁連山也叫做天山)升起,穿行在空闊遼遠,沒有邊際的雲海之間。

將士身處邊疆,月光下佇立遙望故園時,只覺長風浩蕩,似掠過幾萬里關山(故址在今甘肅敦煌西北,古代通嚮西域的交通要道),來到駐守的邊關。

當年漢高祖曾親自率軍與匈奴交戰,被困于白登山(在今山西大同市東)七天,青海灣(今青海湖)連年征戰,因吐蕃覬覦青海大片河山。

這裡就是歷代征戰之地,烽火不息,使得來出征的戰士,幾乎見不到有人生還故鄉。

駐守這的將士眼望著邊城,思戀故里時,臉上多會現出愁苦的表情。

此時他們家中妻子的哀愁歎息大概也沒停歇(何時能見遠方親人)。

作品賞析

全詩分為三層,開頭四句,以「明月」「天山」「長風」「玉門關」描繪遼闊的邊塞圖景,用雄渾的景象烘托了駐守邊疆官兵們深沉的思鄉之情;中間四句,具體寫到戰爭的景象,戰場悲慘殘酷;後四句寫出征之人望邊地而思念家鄉,進而推想妻子月夜高樓歎息不止。

開頭二句「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可以說是一幅包含著關、山、月三種因素在內的遼闊的邊塞圖景。在一般文學作品里,常見「月出東海」或「月出東山」一類描寫,而天山在中國西部,似乎應該是月落的地方,何以說「明月出天山」呢?這是從征戰戍邊將士的角度述說。征人戍守在天山之西,回首東望,所看到的是明月從天山升起的景象。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範圍比前兩句更為廣闊。這兩句仍然是從征戍將士角度而言的,士卒們身在西北邊疆,月光下佇立遙望故園時,但覺長風浩浩,似掠過幾萬里中原國土,橫度玉門關而來。連同上面的描寫,便以長風、明月、天山、玉門關為特徵,構成一幅萬裡邊塞圖。這裡表面上似乎只是寫了自然景象,但只要設身處地體會這是征戍將士東望所見,那種懷念鄉土的情緒就顯而易見了。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是在前四句廣闊的邊塞自然圖景上,迭印出征戰的景象。漢高祖劉邦曾被匈奴在白登山圍困了七天。而青海灣一帶,則是唐軍與吐蕃連年征戰之地。這種歷代無休止的戰爭,使得從來出征的戰士,幾乎見不到有人生還故鄉。這四句在結構上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描寫的對象由邊塞過渡到戰爭,由戰爭過渡到征戍者。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閒」,「望邊邑」三個字在李白筆下似乎只是漫不經心地寫出,但卻把以上那幅萬里邊塞圖和征戰的景象,跟「戍客」緊緊聯系起來了。詩人運筆舉重若輕,思緒不局促于一時一事,而帶著一種更為廣遠沉靜的思索,用廣闊的空間和時間做背景,并在這樣的思索中,把眼前的思鄉離別之情融合進去,從而展開更深遠的意境。

作品寫離人思婦之情有別於風花雪月,愁苦纖弱筆調,其思想境界雄渾,似在呼籲,希望當政者慎用兵器,切勿隨意發動戰爭,盡量以政治手段解決問題,讓廣大百姓安享太平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