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圈「老K、龍龍血戰」挨轟不入流!呱吉反曝關鍵:社會先鋒

·5 分鐘 (閱讀時間)

薩泰爾成員「老K」與脫口秀演員「龍龍」霸凌爭議持續延燒,除了引起雙方支持者互相攻訐,也讓部分民眾對台灣喜劇圈感到失望。對此,北市議員「呱吉」邱威傑4日發文表示,喜劇表演無法讓每個人都喜歡,但不代表所有表演者都「不入流」,「喜劇演員是社會的先鋒,探索文化的邊界與底線」,正如美國喜劇演員Dave Chapelle也曾多次道歉,「但他從沒因此害怕冒犯觀眾。」

針對老K、龍龍霸凌事件,呱吉日前在直播談到「不知怎和龍龍相處」、「認為雙方都沒有惡意」等,反遭龍龍譏諷是「需要寫手的外行人」,呱吉隨即道歉,然而爭議仍燒向整個台灣喜劇圈。對此,呱吉昨天在臉書發文坦言,自己確實稱不上是喜劇演員,「但是14年前台灣第一家喜劇俱樂部(卡米地)成立的時候,我是最早期的股東,開幕時期缺演員,還客串過幾場。」

回憶台灣站立喜劇發展之初 「真的是外行人小打小鬧」

呱吉回憶,當時真的是一群外行人小打小鬧,想學外國人那一套,但是又沒人做過,全部土法煉鋼,「有一天晚上,台灣早年備受敬重的外交官陸以正帶著太太一起造訪,當下真是既興奮又羞愧,待過紐約的他一定是想在台北找到一些當年體驗過的樂趣,但我們哪能端出什麼像樣的菜色呢?」

無任所大使陸以正過世,享壽92歲。(取自淡江大學)
無任所大使陸以正過世,享壽92歲。(取自淡江大學)

前無任所大使陸以正。(資料照,取自淡江大學)

「就這樣十幾年過去,從沒人知道我們在幹嘛」呱吉談到,從辦活動都是個位數的票房,到北市有不只一間喜劇俱樂部,每次參加年輕演員聚會,眾人眼神發光討論喜劇技術細節、段子還有哪些細節可以精進,「裡面有很多表演者可能連及格都稱不上,甚至可能一輩子也上不了檯面。但這不就是所有娛樂產業的常態?大嘻哈時代也只會有一個優勝者啊。」

只能性愛當笑點「不入流」?呱吉反擊:很多人從未買票看表演

而在「K龍爭議」爆發後,呱吉提到,看到很多從未買票看表演的人在談論「台灣喜劇就是搞內地憲那一套」、「除了雞雞和做愛,沒有其他笑點」,用置身事外的態度批判自己也不熟悉的行業,甚至羅織不存在於產業裡的政治傾向來羞辱其中成員,「當然有愛講雞雞和做愛的演員,但是也有很多表演者或段子不只是雞雞和做愛而已,愛講雞雞的也不是只有男性演員。」

呱吉說,這讓他想起自己前幾年大港開唱曾被批評是「不入流的活動」,不是一種藝術,但作為一種廣納百川的表演活動,當然有些不是你或每個人都喜歡的表演,「這不表示這活動的出發點或者所有表演者都不入流或是不值得尊敬,這些批評者通常也不是會參加音樂祭的人。」

探索文化邊界與底線 喜劇演員「總有人玩火自焚」

談起K龍爭議,呱吉坦言自己「最感到遺憾也最不希望見到的,就是這個紛爭變成如此簡化的討論,我很抱歉我沒有說得清楚、也沒有講得很好,我希望大家能看到這個產業裡的人努力的樣子,也希望大家創作的活力不會因此受到任何限制。」

呱吉直言,自己從說過喜劇演員是社會的先鋒,要探索文化的邊界與底線,「總是會有人玩火自焚,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喜劇演員都會面臨的挑戰」,現在美國最當紅、也最受尊重的Dave Chapelle一生也道歉過很多次,「但他從沒因此害怕冒犯觀眾。」他最後也指出,「我很慶幸的是,至少就我現在觀察,大家都還是躍躍欲試。」

至於有網友質疑「評論得好不好究竟跟是否買票進場有何關聯?」呱吉則直言,「連表演都沒看過幾場,卻可以批評這個產業嗎?不聽搖滾樂的歐吉桑說搖滾樂都是帶壞青少年的垃圾,你覺得可以嗎?」他也舉例,評論電影、餐廳並非希望電影產業、餐廳倒閉,而是期待產業變得更好,所以影評人都會花錢看很多電影、食評家會去吃很多餐廳,「今天有個不看不消費的傢伙批評一個產業,是有建設性的嗎?」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大新竹升格有譜?數據曝光 「這群人」反對最激
相關報導》 好好的「woman」不用,歐美國家為何以「有陰道的身體」、「分娩人」稱呼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