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器一生 漆陌凝聚時光之美

專訪何志平
中國時報

不論是金屬、陶土、石材的工藝品,鮮有能逃脫歲月侵蝕,獨有漆器能穿越千古而不腐不壞、絢麗如新,恍如凍齡的古典美女,令人驚豔。「耐得住寂寞,才能留住時光之美。」這是藝術家伉儷林華志、溫子荷十年如一日、醉心漆藝創作領會的生命真味。

漆器的製作使用由來已久,早在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時期,就被運用於日常器皿。漆器製作工序極其繁瑣,一器之成往往費時數月,不僅需要創作者手、腦高度協調,還極考驗其耐心與毅力。漆藝製作則包含車胚、刮灰、裱布、鑲嵌、裝飾、推光等數十道工序,且每道皆需蔭乾、打磨,因此藝術家從設計作品草圖開始,就需嚴謹根據操作工序反覆解構、推演,才能將心中佳構轉現紙上,讓大漆濃郁內斂的色澤,完美呈現在平滑如鏡的漆層下。

「大漆是活的!」每每提到漆器的神奇原料,素來安靜的溫子荷總忍不住脫口而出。不同於常見的陶土、青銅或水粉等工藝原料,大漆是完全取自漆樹的天然塗料,不僅擁有千年不腐的特性,更有因地制宜、歷久彌新的「靈性」。漆器的製作需保持溼度80%,溫度23至28度間,初完成時往往色彩沉著,但其光澤和堅固度卻會隨著時日遞增,是一門不折不扣的「時間藝術」。

時間藝術歷久彌新

林華志與溫子荷均受教於著名脫胎漆器產地福州之高校,追隨名師學習。畢業後除潛心漆器創作外,因漆結緣的兩人亦常相偕外出考察,北京的雕漆、揚洲的螺鈿、四川的鏤嵌填漆……,他們行腳四方,在漆藝的路上不斷精進。

日本民藝大師柳宗悅曾提出,民藝的精髓在於「用之美」,器物與人透過日積月累的使用和相伴,建立起親密的心靈聯繫。面對講究效率和實用的當代市場,當很多人為節省成本混用價格較低的工業漆,或藉助機器縮短製作時間時,林華志與溫子荷卻堅持只以天然大漆為原料,遵循手工製作傳統,用雙手最真誠的溫度,賦予漆器以堅固的質地、優雅的形體、沉靜的色調,喚起人們久違的器物「陪伴」感受。他們更引入跨界創作思維,將漆藝與茶道、香道、花藝、服飾等不同領域融合,以富有現代感的設計與巧思,開發出更貼近現代生活的多元用具和飾品。

漆藝之美走進生活

因漆結緣的一對佳偶,將工作室取名「漆陌」,意為「漆如流水,阡陌縱橫」,期許漆器精神和文化能如鄉間清澈的溪水一般,重新滋養人們的生活,帶來內心寧靜的同時,亦傳達對悠悠歲月的祝福。「我們希望每一件器物都可以恆久地陪伴我們成長、歡樂、悲傷、老去,甚至裝載著生命記憶,代代相傳。」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