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德發的哀痛

呂昭隆
(圖/軍聞社)
(圖/軍聞社)

這次黑鷹直升機失事,以及2007年4月1架陸軍UH-1H直升機撞上高雄縣中寮山區的警廣發射塔,都是8名將士殉職,都在山區,令人感觸良深。

UH-1H直升機在中寮山區失事,陸軍601旅的旅長與副旅長殉職,一人追晉中將,一人追晉少將。當時的陸軍參謀長是現任國防部長嚴德發,戰訓處長是現任陸軍司令陳寶餘上將;沒想到相隔12年餘,又遇上直升機在山區失事,而且失去了朝夕相處的故參謀總長沈一鳴。嚴德發悲痛哀傷之情,外界感受深刻。

直升機飛行員和戰機飛行員的文化不一樣。以陸軍言,飛直升機的,喜歡目視,也認為飛行路線很熟,技術很好,不太會靠儀器飛。2007年那次失事後,陸軍立刻對空騎旅下達6道命令,除了1道命令和心輔相關,其餘都是飛安事項,嚴格要求飛行員要相信儀器。

一般來說,在直升機剛失事幾年,飛行員都會照規定來做,但飛了幾年,飛久了,怕是飛行員的心情和警覺性又放鬆了。這次黑鷹失事是慘痛無比的教訓,國軍的直升機飛行文化一定要痛定思痛改正。

上次UH-1H失事,一是山區天候不好,起大濃霧,二則撞到發射塔,代表高度不夠。這次黑鷹失事的原因還待調查,運安會雖解讀黑盒子,但軍方仍相當慎重,還把黑盒子送到美國讓美軍再去解讀。但有一件事應可確定,直升機失事前是在雲中,另有一可能是飛行員失事前,已失去狀態感知。當然,初步的失事調查報告還有待軍方詳查。

這次黑鷹失事,軍方說的資訊很少,一來還在調查,二則14日公奠,在此之前,軍方也不好多做說明,無論原因初判是人為或天候,或是機械因素,或是這三者的複合因素,說什麼都會被外界批評,所以把辦好沈一鳴安奠做為最優先重要的事。8名殉職將士移柩、啟靈到安奠隆重崇榮,哀戚中透著一股悲壯氛圍,堪稱是「沒有國葬之名的國葬」。

1月2日失事當天,陳寶餘正好要去宜蘭視察部隊,得知黑鷹失聯,沈一鳴坐在機上,立刻趕到搜救前進指揮地方,嚴德發隨後也抵達;這3人在國防部時,中午都會在一起吃飯,嚴德發坐中間,沈一鳴在一旁,接著就是坐陳寶餘,那時陳還在當副總長兼執行官。天天在一起相處的人,又是部長總長搭擋,突然有一天就離開,對嚴德發與軍方的衝擊,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現在公奠已結束,黑鷹失事原因一定要調查並公布,記取慘痛教訓。此外,前漢翔董事長廖榮鑫說,全世界有4000架黑鷹,重大事件只有10次,而台灣僅60架,卻有2次,究竟是哪裡出問題,更值得軍方深刻檢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