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億人的遊戲世界 瘋狂直播

石詠琦(新世紀形象管理學院創辦人)
旺報

張大媽目不轉睛,快速的迎接一天直播的開始,無論今天主播賣的是甚麼都不重要,她的快樂就是要買買買,特別是這一年,她迷上了這個女主播,感覺中,這個女孩就像她已經離開人世的女兒跟她招手…。

直播主播的魅力有這麼大,值得每天瘋狂投錢在他們身上?或許,你可以看看這些粉絲們都說些甚麼?四億人可不是一個小數字,直播主播帶貨的能力也不容小覷,首席主播據說可以在一年帶貨27億人民幣。

「直播」這個名詞在最早不過是個電視現場轉播而已,演變到現在,不僅是市井小民的最愛,而且是商家必爭之地。當以往的電視購物畫面不再限制在電視頻道之內,網紅直播男女主角早已經凌駕在影視紅星之上,成為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焦點人物。而且,無論是幾年級生,幾乎都可以找到自己最能嗨起來的頻道。

不僅是要上網購物,還要欣賞的是這些奇形怪狀、思想特異的少男少女到底在直播些甚麼?想甚麼?玩甚麼?他們的網路語言和對世界的看法,成了社會學家研究當下購物的新趨勢、感情的新模式,還有他們的心理素質及背後形成行動的成因。

快手和抖音大熱門

無論走到大街小巷,哪一個城市的哪一條路上,假使看到有一對男女在吵架,可別去攔阻,也別湊過去看。他們正在拍「尬」(ㄍㄚ)劇。話說有一男要與一女分手,一男先與一女大吵一架,然後一女離開,一男隨即歇斯底里的朝著鏡頭大喊倒楣,最後的結局是拿起一瓶礦泉水,從頭頂灑下。劇終。

這是小視頻「快手」天天上演的情節,別小看這麼無聊的肥皂劇,不但每天都有上億的人,隨時隨地的在手機裡面觀看,地鐵裡面如果隔壁有個人,戴著耳機突然狂笑,那個人肯定在看「快手」,不僅如此,還有專門點評這類視頻的頻道,他們會分門別類把這些五花八門的網紅今天的表現告訴觀眾,這又加添了更多的收視率。

不遑多讓的還有起步更早的國際複製品「抖音」,這個頻道發掘了無限多的網紅歌手和舞星,他們可不一定是小年輕或者是脫星,而是普羅大眾喜歡顯擺或者有表演狂的群眾,特別是學校裡面的學生和跳廣場舞的大媽們,只要免費註冊一個帳號,用手機瘋狂自拍一段配好的音樂節奏或者一段動作,馬上有千計萬計的網民粉絲立刻蜂擁圍觀。

電商靠直播吸引買家

仔細看看這幾年的電商直播,無論在任何新媒體都是瘋搶的對象。淘寶直播從2016年開始到2019年,線上的直播主播已經超過3000人。傳統購物只有單一的平面介紹,弄幾張圖片,現在的買家不會有興趣,必須看某位心儀的主播介紹,現場示範,直接下單,還有福利,這才能吸引買家的購買慾。

最厲害的主播可以秒殺一種產品、到介紹完不到一分鐘就售完所有存貨,無論是消費品或是冷門的東西都一樣,甚至幫忙農村的脫貧,他們也有一份功勞,原來默默無名的水果,滯銷的貨物,不愁沒人買,只要直播一姐或直播一哥出動,馬上線上一空,銷售驚人的背後,是一個「信任」或者「迷戀」,粉絲團相信這些主播推薦的是貨真價實的東西,經過篩選、經過性價比的考驗,一定沒問題。

《中國經濟報導》在一篇名為《從劉鴻飛與喜哈哈的聯合直播,看2020電商直播新趨勢》指出,2019年電商直播在「雙11」爆發出驚人活力,超過50%的品牌商抓住直播風口,單單是淘寶直播全天靠直播就創下200億成交量,其中超過億元的直播間就有10個;超過千萬的直播間有上百個。這樣龐大的數字背後是無數剁手族的功勞,直播帶貨成了商家的新利器。

該文指出,隨著高速發展的直播行業逐漸成熟,未來的直播趨勢還是「內容」為王、創意取勝。平台主播不僅限於只是和觀眾聊天、唱歌、跳舞或玩遊戲,而是更趨向於多元化和新媒體化,就像快手主播「喜哈哈」所建立的「情感電台」,成為知名的情感主播就是一例。

淺見菁英愈來愈多

跨界主播,也是另一個趨勢,因為,一加一總會大於二。如果能把兩人的粉絲團互粉一下,增加粉絲的黏度與活躍度,不失為更好的方法。單打獨鬥總沒有腦力激盪來的強;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電商主播玩的是群體和對談的遊戲,傳統的直播效應已經燒完,現在要玩更新的花樣,才能有人買帳。

正如今年網路熱詞一樣:我太難(nan)了。要想在一片紅海裡面找到藍海,還得靠本事。當紅的直播大咖可以一天只睡3至4個小時,全天候賣各種品牌商所提供的海量商品,但畢竟是有彈性疲乏的時候,當粉絲專享價商品、專享紅包逐漸沒有誘惑力,而被人超越的時候,下一步棋該怎麼走?是個難題。

不僅是商品,其他各式各樣的產品,如今也都打著直播的鮮明旗號進入直播平台。比方兒童直播平台,小孩子下課就拿起手機窩在沙發裡面,一邊玩遊戲,一邊進入直播間看看主播都在幹甚麼?這些主播所說的每一句話,往往都是孩子們學習的對象,如果主播口出髒話,當然也就容易讓這些孩子們有樣學樣。

有識之士開始對這種淺知識和次文化感到擔憂,當群眾喜歡的語詞是粗淺的知識供應者所帶來的膚淺意見或建議,是不是許多人也會爭相響應這種甜食或辛辣所帶來的快感?

「微趨勢」概念的始創者馬克潘在他的新?《未來十年的微趨勢》裡面就提到:現在美國的百萬粉絲網紅,是那些集藝術家、創業家和評論家於一身的人。最新最熱門的行銷手法是影響力行銷,推特上面大約有5000名擁有百萬粉絲的網紅;YouTube則大約有4000名。因為這些人的影響力,美國出現了許多「淺見菁英」,淺見菁英不會獨立思考,而是道聽塗說媒體和智庫連番祭出的說詞。

美國如此,其他地方當然也不可能倖免於難,直播帶來了有趣的畫面與直白的對話,當然也帶來新的影響社會群體操持者,這些每天在小小直播間裡對著手機畫面自我陶醉的人們,不知道會不會也逐漸麻醉於這些淺知識所帶來的新自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