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在絕望中投給川普,「鐵鏽帶」工業州有再次偉大嗎?

·14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林宜萱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2016年在大選時誓言「讓美國再次偉大」,主打帶動美國經濟繁榮,藉此吸引了大批選民,最終使他在全美30個州勝過民主黨籍參選人希拉蕊(Hilary Clinton,港譯「希拉莉」),成功入主白宮。在這30個州之中,有3個民主黨鐵票倉因為經濟長期低迷而「生鏽」倒向共和黨,被認為是川普致勝關鍵。

這3個州分別是賓州、密西根州與威斯康辛州,共擁有46張選舉人票。這3州自1992年開始,每屆總統大選都由民主黨籍參選人勝出,是民主黨的「藍牆」州。如果川普當初沒能攻破這3道牆,選舉人票就會反輸希拉蕊15票,而不是像現實中以304票壓垮希拉蕊的227票。

川普上屆大選拿下這3州,得票率都只比希拉蕊多不到1%,非常驚險;隨著今(2020)年大選逼近,它們的動向更令人好奇。據政治民調新聞網站《真清晰政治》(Real Politics),計算最近1個月各家民調平均,民主黨籍參選人拜登(Joe Biden)在這3州領先川普6%至7%。

這3州產業都以工業為主,生產鋼鐵、煤炭、汽車等,屬於美國「鐵鏽帶」(rust belt)的一部份。

鐵鏽帶泛指美國東岸至五大湖周邊以工業為主的地區,強盛時期名號為「鋼鐵帶」;1980和90年代,美元升值、全球貿易自由化,美國產品出口價格競爭力下降,加上自動化技術導致裁員,工業城市沒落,變成慘澹的生鏽地區。好不容易逐漸復甦,2008年又遇到全球金融海嘯,創傷至今還沒完全恢復。

鐵鏽帶選情難料,俄亥俄州風向最神準

有美國選舉「章魚哥」之名的俄亥俄州也在鐵鏽帶上。據美國《政治百科全書》(Ballotpedia)紀錄,自1900年至2016年的30場總統大選,俄亥俄州支持的候選人贏得其中28次,精確率達93%;自2000年起的5場大選,俄亥俄州的命中率是100%。川普2016年在此獲得逾半數普選票,拿走全部18張選舉人票。

川普當時在俄亥俄州得票率比希拉蕊多8%,不過現在民調與拜登緊張拉鋸中,拜登在10月第二周微幅領先0.6%,10月第三周川普取得0.5%優勢。由此看來,鐵鏽帶對於川普任內表現不盡滿意,《美聯社》報導指出,川普當初選前承諾讓煤炭和鋼鐵成為美國經濟復甦的心臟,這一點並未達成。

據美國勞動統計局數據,川普就任的2017年1月時,賓州從事製造業的人口約56萬人、密西根州近62萬人、俄亥俄州約69萬人、威斯康辛州約48萬人;截至今年8月,這四州的製造業勞工數全都少於當時,其中以密西根州最慘,製造業就業勞工減少至56萬人左右,比川普上任初時少了約9%。

由數據來看,川普就任後頭兩年,鐵鏽帶製造業確實有要起飛的感覺、就業機會增加,但從2019年開始放緩,下半年略走弱。2020年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就業數據直接跳水。

川普上台大打貿易戰,經濟承諾沒達成

《消費者新聞和財經頻道》(CNBC)報導指出,自川普就任後,家具、食品、飲料、電子業持續成長,這股態勢維持至2019年8月,全美各地共增加約40萬個製造業職缺,然後開始停滯。鐵鏽帶4個搖擺州狀況則是急轉直下,2019年1月至9月,這4州的製造業勞工共減少逾2萬5000人。

就業數字下降的主因是海外市場疲軟、鋼鋁關稅和貿易戰導致的不穩定,使大型跨國公司裁員,總部在賓州的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和肯納金屬(Kennametal)、密西根州的通用汽車(GM)、明尼蘇達州的3M都宣布關閉部分工廠。

川普上任後,對北美洲原有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啟動談判,2018年春季開始以鋼鋁關稅作為談判手段,一下揚言提高關稅、一下又豁免加稅,可說美國和加拿大版的貿易戰;同年7月,美中貿易戰開打,美國對中國製的螢幕面板與汽車零件加稅,中國對美國汽車和部分零件實施報復性關稅。

鋼鋁關稅確實略有保護美國鋼鐵業的功效,可減少外國鋼材進口、提振國內生產,但並沒有達到「神效」。據美國商務部數據,加拿大是美國最大鋼鐵進口地,墨西哥排第3。美國沒有對第2大進口國巴西加徵關稅;而中國雖僅是美國鋼鐵第11大進口國,但卻是世界最大鋼鐵產地。

金屬數據公司Argus Metal對事實查核網站《FactCheck》表示:

「即使中國鋼鐵直接進口美國的狀況較少,也會間接進口到美國,且中國鋼鐵無論如何一定會影響全球鋼鐵價格,讓美國鋼鐵競爭力下降。」

直到2019年12月,美國和加拿大、墨西哥簽訂《美墨加協議》(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同月也與中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談判,暫時休戰,今年1月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目前持續觀察中方是否遵守協議內容,狀況才趨於穩定。那時還沒有人想到,武漢肺炎疫情將給全球帶來莫大重創。

貿易戰期間,鐵鏽帶各企業咬緊牙關苦撐,如果只是關閉部分工廠,那還算運氣好,最糟就是像美國煤炭龍頭默里能源(Murray Energy)得申請破產。《美聯社》報導,默里能源總部位於俄亥俄州貝爾蒙特郡(Belmont County),是個靠近賓州與西維吉尼亞州邊界的小鎮,業務範圍遍及全美7州,有十幾處礦山。

貝爾蒙特郡在2016年大選一面倒挺川普,川普得到此處68%普選票,比希拉蕊多40%。曾捐款給川普競選團隊的默里能源前執行長默里(Bob Murray),在公司面臨危機時公開向川普施壓,要求川普發布緊急命令,讓公司可暫免遵守環境法規;川普嘴上說好,卻從沒批准命令。2019年10月底,默里能源申請破產,7000名員工的收入、退休金和健保都岌岌可危。

另一家鋼鐵公司Timken去(2019)年7月開除55名職員,企圖在下一財政年節省700萬美元人事成本;之後也開除執行長,給予400萬資遣費。Timken去年資遣至少250人,美國鋼鐵勞工工會(USW)分部主席哈伯(Bob Harper)表示,一份Timken的工作機會能帶來當地其他5份工作機會,大規模裁員可能導致居民開始反對川普。

Timken前執行長的妻子提姆肯(Jane Timken)是俄亥俄州的共和黨主席。針對裁員,提姆肯仍然為川普說話,指川普上任3年內為俄亥俄州帶來近1萬4500個製造業職缺,歐巴馬政府8年治理只創造1萬1700個機會,「民主黨可以罵川普是經濟騙子,但俄亥俄州人知道真相。」

「藍牆」三州為經濟而轉投川普,結果慘遭重擊

俄亥俄州人或許知道一些外界不知道的真相,所以押寶格外準確,才能當上美版選舉「章魚哥」。西北邊的密西根州2016年也押寶川普,但依2018年期中選舉和目前民調看來,恐怕比較想撿回民主黨的「藍牆」身份。

密西根州是全美汽車製造中心,其最大城市底特律別稱「汽車城」(Motor City),美國3大汽車製造龍頭通用汽車、福特汽車和克萊斯勒集團總部都在底特律,在鐵鏽帶多地設有零件廠、裝配廠等。

通用汽車去年3月關閉在俄亥俄州揚斯敦(Youngstown)的裝配廠,這間廠已有50年歷史,鄰近賓州邊境,約1700名兼職計時人員失業,震驚當地。這只是通用汽車的重整計劃之一;通用汽車去年2月明確指出,2019年全年將裁減1萬4000人。

福特汽車則在去年5月宣布,將在3個月內裁減7000名員工。克萊斯勒集團今年1月底宣布,已向伊利諾州貝爾維迪爾(Belvidere)廠的3900名兼職計時工提出自願離職補償計劃。

這都還是武漢肺炎疫情在美國爆發之前的事。川普政府在1月底果斷暫停美國往來武漢之間的航班,2月上旬禁止外國人從中國入境美國,是初期較快採取行動的歐美國家之一。

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在防疫初期連連挨批,首批快篩試劑不精確延誤發送試劑到全國各地、誤將確診者送回一般醫院而非隔離所。美國疫情從3月急遽升溫,川普政府接下來沒有及時宣導戴口罩和社交距離,疫情升溫後沒有作為,民眾大多只能仰賴地方州長和市長指揮。5月下旬,疫情才出現放緩跡象,川普就亟欲重開經濟,部分地區疫情從未平息,很快又開始第二波高峰。

疫情對工商業的影響大於農業。工商業城市大多人口密集、工作場所在室內,感染風險高,這些地區政府普遍採取較嚴格的防疫措施,例如暫停商店營運、要求遠距上班、限制外出等。據美國勞動統計局,全美受創最深的是加州和紐約(含紐約州和紐約市),失業率直到8月還比全國平均高3%以上。

鐵鏽帶4州疫情期間的失業率,只有威斯康辛州始終能維持在全國平均之下。另一方面,根據哈佛大學等3所東岸名校調查,這4州之中,威斯康辛州民對於州長的防疫滿意度雖有58%,卻是4州最低,獲好評比例只比川普多19%。

防疫和經濟無法兼顧,選民內心矛盾

防疫不得人心,不見得是州長單方面的問題。政治雜誌《Politico》報導,5月中旬,威斯康辛州長埃佛斯(Tony Evers)想要持續實施禁足令,遭到州議會反對,告到該州最高法院,法院駁回州長命令。

鐵鏽帶4州之中,只有俄亥俄州州長和州議會都來自共和黨;威斯康辛州、賓州、密西根州都是民主黨籍州長,州議會以共和黨籍議員為多數,使這3州州長在推動防疫措施時綁手綁腳,一面防疫還要一面處理政治問題。

威斯康辛州長埃佛斯和密西根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都是在2018年11月期中選舉時讓州長黨派由紅轉藍。埃佛斯當時得票率僅險勝1.1%,惠特默則是大勝9.6%。

惠特默面臨與埃佛斯一樣的困境。她強力推行嚴格防疫措施,導致重視工作和自由的民眾在4月和5月數度上街抗議;惠特默當時對此回應,示威遊行可能使疫情加劇,反而導致更晚才能重啟經濟。10月份更發生激進武裝份子不滿健身房沒開放,因而密謀綁架惠特默。

疫情對鐵鏽帶勞工帶來衝擊的最大原因是過於突然,美國水管工人聯合工會密西根州分部主席班奈特(Ryan Bennett)對《Politico》雜誌指出:

「有些行業的勞工知道工作會有週期,例如營造業,沒有建案時可能就得放無薪假,許多勞工都曾申請過失業,也懂得提前省點錢或提早安排其他案子;但疫情帶來的停工沒有明確預警,失業補助也因為大量人口申請而作業緩慢,聯邦政府的救濟法案還卡在國會。」

疫情大爆發之下,勞工不免心情矛盾,一面擔憂染疫、一面害怕斷炊。執政者要設法尋找平衡,但不保證能讓所有人都滿意、也不保證人們對執政方的努力一定有感,這終將反映在選票。

調查顯示,7成威斯康辛州人和密西根州人覺得州長對疫情處理適當;這兩州覺得州長反應過度的比例則是全美最高,約25%。由此看來,多數民眾還是能夠理解防疫的嚴肅和必要性,這或許也是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拜登目前在這兩州民調能稍微領先的原因之一。

鐵鏽帶選民期望落空,再次帶著絕望投票

《CNN》採訪4名上屆大選中投給川普的賓州女性,其中2人是民主黨、1人是共和黨;還有1人原本是民主黨員,當初為了支持川普在賓州的共和黨初選而轉換黨籍。她們表示,當時覺得川普講話直接、有點頑固,不會容許其他國家踐踏美國,認為川普可以改善經濟。對於川普的一些醜聞或性別歧視等批評,她們選擇視而不見,當作是八卦。

這回,4人都表示將投給拜登;她們在川普對於種族抗爭和疫情的處置方式,看見了川普對人民缺乏同情心,置人民於風險、加深社會分裂。她們感覺被欺騙,不僅後悔4年前投給川普,更感到有點羞恥。

共和黨籍的蓋特納(Hollie Geitner)和2016年大選前轉入共和黨的貝爾(Nin Bell)說,今年5月底發生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方壓頸致死、以及川普隨後處理種族抗爭的方式,是她們無法再支持川普的原因。

貝爾說,她以為川普當選之後,就會停止那些似是而非的煽動言論,冷靜下來好好當總統,事實上卻並非如此。

對民主黨籍的斯梅澤(Joan Smeltzer)和布瑞迪(Julie Brady)而言,種族抗爭是原因之一。川普以「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作為口號,川普支持者在推文裡對「美國郊區的家庭主婦們」喊話,宣稱拜登才會破壞社區和美國社會,在她們聽來就像是嘲諷,「他覺得我、和其他這些跟我一樣的主婦會笨到相信這種話。簡直瞧不起人。」

但壓垮斯梅澤和布瑞迪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川普對疫情的處置。布瑞迪說,川普不是製造病毒的元凶,但當他知道疫情時,他也沒有做好該做的事,讓大家只能猜測武漢肺炎的嚴重性,導致許多人受到傷害。布瑞迪自己也在這次疫情衝擊下失去了從事超過10年的工作。

《CNN》向來是反川普的媒體,其報導角度也許無法說服其它立場的民眾;上次大選也顯示,選前民調不一定能反映出選舉結果。對鐵鏽帶選民而言,他們最想要的經濟繁榮穩定,即使換了執政政府,終究也沒能達成。賓州大學勞動與就業關係學系主任克拉克(Paul Clark)對《Politico》雜誌表示:

「我對2016年大選的解讀是,這些工業州勞工選民在惆悵和絕望之下投給了川普,而這份惆悵絕望至今依舊存在。」

如果選民受夠了的話,或許就會像上屆大選那樣,轉向對手陣營。不過也有可能,對於這4年來的一切,意志堅如鋼鐵的鐵鏽帶選民覺得還可以再忍受。

特別報導|搖擺州風向指南:這次要投誰?先看黃豆和鋼鐵怎麼說

更多關鍵評論網文章
【台灣好友邦】台灣最後的非洲好友史瓦帝尼,國王靠著一人意志抵擋中國
《大故宮Ⅲ》:太監這個特殊群體,身上總帶著「大毛巾」和「厚護膝」
《鬼滅之刃劇場版》天時、地利、人和,造就日本現象級票房狂潮
Jessica《Shine》小說選摘:身為練習生,交男朋友等於毀了自己的人生
被網購打趴的日本小賣業,因Amazon充斥「某國劣質貨」獲得喘息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