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安全對話 難成為亞洲北約

連雋偉/綜合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周波現為北京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論壇特約專家。歷任廣州軍區空軍司令部參謀、大陸國防部外事辦公室參謀、西亞非洲局副局長、綜合局副局長,及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等職務。

針對圍繞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簡稱Quad),周波在大陸《觀察者網》上撰文分析指出,該對話機制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2007年發起,但在協調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政策方面幾乎沒有太大作用。這就是為什麼在3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召集日本首相菅義偉、印度總理莫迪和澳洲總理莫里森舉行首次四方安全對話視頻峰會,特別是宣布為東南亞提供10億劑新冠疫苗的Quad疫苗夥伴關係計畫,引起了世界關注。

周波認為,儘管峰會沒有明確提到中國,但四方安全對話實質上就是關於中國的。問題是:如果它是針對中國的,那麼維繫這個團體的黏合劑遠遠不夠牢固;如果它不是針對中國的,建立四方安全對話則根本沒有必要。讓我們從可能最糟糕的情境開始設想一下:如果中美在南海或台灣海峽發生衝突,日本和澳洲一定會絞盡腦汁,苦想如何能在不引火燒身的情況下,履行作為美國盟友的義務。印度卻完全不會考慮站在美國一邊。印度軍事介入中國周邊地區引發中美衝突的可能性,就像美國出兵捲入中印邊境衝突一樣渺茫。

印度是四方安全對話的核心,因為其他3個國家互為盟友。儘管印度將印度洋視為自己的後院,不願意看到中國海軍在印度洋存在,但沒有證據表明雙方存在利益衝突。如果印度選擇投入美國的懷抱,將招致兩個其無法承受的後果。首先,它將威脅到印度的戰略自主性和在大國間的迴旋餘地。其次,它將導致印俄關係下滑。印度是世界上第二大武器進口國,而俄羅斯則是其最大的武器供應國,占據印度一半的市場份額。新德里對於華盛頓的任何舉動都會引起莫斯科的警覺。

無論四方安全對話如何發展,周波表示,它都不太可能成為一個針對中國的亞洲北約。因為四方安全對話中的每個成員國都與中國有著牢固的經濟關係。中國不僅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也是日本、澳洲和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他們中沒有一方願意犧牲自己與中國的經濟聯繫。

儘管四國大肆宣傳在氣候變化和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合作,但是這種合作不會牢靠。因為這些都是全球性挑戰,只有世界各國共同應對才能解決。印度洋和太平洋對「四個警察」來說太大了。除非四方安全對話以該地區共同的戰略問題為驅動,並證明自己是包容的而並非排他的,否則這個小集團,未來可能存活,但不可能壯大。